丽都遇般若,久旱逢甘霖

meng

(法)圆秋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深秋的巴黎,冷风萧瑟,却依旧五光十色,繁华如梦。这个丽都的各个角落:大街、地铁、商店、博物馆,挤满了如蚂蚁般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追逐着水泡般绚丽耀眼的时尚、奢侈、浪漫和优雅。秋风吹动满树金黄的叶飘起、落下,无声地述说着红尘中太多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有多少人在倾听?又有多少人在思考?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法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尊贵的法王如意宝携同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一行曾到此传法,让有缘众生与佛法结缘。2013年11月16日,蒙上师三宝加持,我们欧洲菩提学会的圆亚师兄来到巴黎,宣讲大乘佛法的精髓——般若空性《金刚经》。

缘起不可思议。十几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对于生活和未来,心中常常充满莫名的悲哀和伤感,似乎已迷失了自己。这是我要过的人生吗?和其他人一样,工作、结婚、生子、退休、死亡?每天都在忙,努力赚钱,似乎很有意义,戴着虚伪的面具,说着空洞的话……人生的意义仅仅如此吗?我现在常常想,大悲怙主法王如意宝和上师索达吉堪布那时一定用无碍的智慧照见了我这个蚂蚁般渺小的呐喊,虽然渺小卑微,但声嘶力竭,痛彻心扉。在写法国留学签证意愿书时,我无意中发了一个愿:“愿我在法国找到自己。”所以,后来每次听“想念上师”这首歌时,当歌中唱到:“上师,在迷失的人群之中,我找到了自己,我是幸运的……”禁不住泪流满面。上师,对不起,弟子好惭愧。内心的贪嗔痴、无明烦恼如烈火般炙烤着我的心灵,愿您用佛法甘露洗净我浑浊的双眼,让我能看清诸法实相;愿您加持我生起无伪的大悲心和菩提心,真实地利益众生。

在法国寻找自己的过程中,我也经历了波折和坎坷。诸法因缘生,由于过去业力和因缘的牵引,我一到法国,就被吸引到一个基督教会,在里面呆了十年,并嫁作他人妇,抚育有一双儿女。我出生于世三十几年,遇不到正法,一直心外求法,直至有一天,遇见了佛法。六祖慧能大师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众生本具佛性。尽管我依然脆弱,依旧满身缺点,世间八法常常冲击着我的内心,有时不堪一击,但我相信一切都是因缘所生的,也是上师和诸佛菩萨的慈悲化现。也正因如此,我们的解脱之路才分外精彩,极具考验。

巴黎《金刚经》法会无疑是亮丽温暖的一幕。感恩三宝加持、龙天护助和师兄们的发心,让我们法国道友能有福报遇见般若。11月16日上午,我们去美丽的塞纳河畔放生。两大箱鱼儿,在洒下甘露圣水、念完放生仪轨后,迫不急待地跃入江中。大家不由心生感慨:“我们如慈母般的有情,由于不得已,你们披上了旁生的外衣。我们虽相隔咫尺,却无法交流。愿你们永远离苦得乐,往生净土,终成佛道。”

下午两点半,在师兄们精心布置的庄严美好的佛教中心,法会正式开始了。慈悲的圆亚师兄宣讲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缘起,第二部分是性空。

第一部分,圆亚师兄深入浅出,举了很多生动的例子,帮助我们理解生死轮回、业因果等佛教基本道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幸福美好的人生,来源于种下幸福美好的种子,再经过阳光雨露,自然会开花结果。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佛教就是教导大家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道友们仔细聆听,踊跃发问,气氛活跃而融洽。

中场休息时,有好多佛友报名参加我们欧洲菩提学会。上师的《能断》很快就一请而空了,大家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园。其中有位老奶奶,带着她的朋友——另一位腿脚不方便的老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听法。她朋友听不太懂普通话,老奶奶必须每句话都翻译给她朋友听。她们的专注和虔诚令人动容。还有一位法国老爷爷,特地请了一本法语版的《金刚经》,他很努力地想听懂圆亚师兄的讲解。他说他的中文不够好,虽然不能全部都听懂,但他相信这部经非同寻常,含义甚深。看到这些与会佛友们强烈的求法意乐,不由深感上师弘扬佛法事业的伟大。

第二部分,性空。圆亚师兄精心准备了讲义,并让道友们每人读诵一段《金刚经》经文。通过这种善巧方便,给大家播下菩提种子。三个小时的讲解后,大家似乎已“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并且“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努力行持“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圆亚师兄讲解完时,天色已晚,众人皆大欢喜,希望信受奉行。

遇见佛法,遇见般若,漫漫轮回路,到此方可断。昨天的一切,已成为今天的梦。今天的一切,也将成为明天的梦。梦中的你,梦中的我,梦中的他,醒来时,蓦然回首,那人仍在灯火阑珊处。上师微笑着说,BONJOUR。

注:BONJOUR,法语,是“你好”的意思,发音为“笨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