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正念:不仅仅是“大脑训练”

Mindfulness: Not Just “Brain Training”

作者:埃德·哈利维尔

Ed Halliwell

2013年2月25日,星期一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zhengnian

作者简介:

埃德·哈利维尔是英国苏塞克斯的一位作家和正念导师,也是《正念宣言:觉知慎行如何令我们在不堪重负的世界中强大》一书的合著者。他向个人和团体广传冥想之道,还为精神健康基金会Be Mindful网站撰写报导。他任教于伦敦人生学院(The School of Life),经常通过文字、传媒以及其他活动来促进正念和相关学科的探索,并与多个组织合作,提供关于正念的讲座、研讨会、课程和顾问咨询。

我很高兴科学家们正在对正念修习进行研究,而且历代禅修者所描述的、由修行带来的改变正被科学证实,这也令正念修习变得更有魅力。这些科学发现有很大助益并令人信服,因为这是对正念修行的客观评价;特别对有些人而言,如果没有这些评价,他们是不会被类似冥想这样的“灵性”训练所吸引的。

不过,我常常想,如果我们过分依赖科学方法和语言来进行这项工作是否会错失什么。我以前写过,科研得出的结果会让人们对未来有所期待,这有时可能会妨碍正念修习,因为在修习时内心期待成功会徒增压力,并令人脱离了当下觉知。现在我认为可能还有另一种风险:我们的体验会被局限化,以致于不知不觉中落入概念的框架。

近来,尤其在商业环境下,当人们谈及正念时,往往将其称做“大脑训练”。有时我也这么说,因为神经学研究确实发现,在正念修习之后,大脑的活动和结构发生了改变。这样说没什么错,但传统上,冥想更多地被视作心灵训练而不是大脑训练——它帮助我们对自己、他人和世界敞开心扉。事实上,这个词的梵文(citta)虽被翻译为意识(mind),但有时也有心灵(heart)之意,正如乔·卡巴金提出的,正念(mindfulness)也可以被称为正心(heartfulness)。

科学研究采用的是第三方视角,要保持心理距离以便观察;同时科学也要进行逻辑阐释,这必然是在思考和分析的层次上进行;鉴于以上两点,如果我们只以科学的方式单一地接触事物,就会错失事物在心灵方面的特质。大脑当然是个重要器官,但有意思的是,人们把重心和关注大量集中在神经学研究上,却不太关心人体内实际发生了什么;似乎大脑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正念课程中,人们经常体会到:以大脑为代表的思想本来“应该”是理性的,但实际上常常并不理性——往往被偏见和成见所迷惑。思想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强大,它在试图摆脱压力和情绪失控时通常效果不大。因此,对很多人来说,通过正念修习可以放下内心的各种执著,恢复对身心的感知——让我们与感觉和体验紧密相连。这种重新定位让我们感觉到身心更加平衡和完整,通常也会变得更友善、更富同情心和更开放。

当然,思想没什么不好——有时我们只需要略微改变一下对待它的方式,也就是认识到它只是我们的一部分、认识到不一定非得由它支配一切。与此相反,很多人不仅接受了“我思故我在”的观点,而且认为“我即我所想”。当进入正念修习时,我们的部分工作就是放下这些明显的执念,让思想变得更为流畅、更多可能,但也更加丰富和更有价值。当我们放下僵化的思想,就能更敏锐地感受到生活的本质——触及事物的核心。而这就是正念的艺术,富含各种风格——鲜活、生动、梦幻,而将正念理解为“大脑训练”——听起来就很乏味、枯燥。

也许,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不是排斥科学或艺术,而是将丰富的体验与透彻的观察相融合。事实上,圆融这两者不正是正念的重要特点之一吗?

文章来源:

http://www.mindful.org/mindful-voices/the-examined-life/mindfulness-heart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慧

一校:YYY

二校:圆善、圆因

终审:阿游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