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谁的肉?

0420-5

当我在外科实习的时候,每一天都要开好几刀,每一次的手术,总是会切掉病人身体里面一些组织或者器官;比如说:切掉一段胃喽,切掉一节肠子,或者把胆割掉,或者拿掉子宫,甚至锯掉一只脚,甚至用电锯把人的头盖骨锯开……医院都会把手术切下来的东西,送一些切片去检查,其它的部份没有用,就由专人去处理。

 我们读医学院,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要研究“人体解剖学”,很多同学都自然不敢吃肉,为什么呢?动物的肉和人肉实在太像了!在解剖台解剖尸体下来,再去自助餐店看到肉,无论平常多爱吃肉的人,都没胃口,总觉得和台上的人体肌肉、内脏、形状、味道都一模一样。

 人有时很奇怪,假如知道某人有病,即使是亲人,也不敢用他用过的碗筷,甚至怕吃到他的剩菜,怕吃到他的一滴唾液。而且和“人类”共餐,常强调“公筷母匙”,大家都认为这叫“讲究卫生”。假如亲人肉上长脓包,大多数人也绝不敢去吸他的肉和脓。但是,人们却常把很多不知有没有生病的动物,大块大块的尸体(当然含唾液、体液)放入口中亲吻又嚼食,也把其肉汁、血液(比唾液严重多多)放入口中吸,还说“好吃”,完全都没考虑:这是否符合自己对“人”时所讲究的“卫生观念”?可能是动物比人更干净健康吧!

 很多人晚上不敢自己一人到人体解剖室,也不敢自己一人到殡仪馆冷冻库,说是怕死尸,不知道自己家中的冰箱内,死尸更多,而且有的断头,有的断脚。

 也有很多人不敢晚上自己去坟墓,说是怕闹鬼,不知道自己的肚子也经常作动物的坟墓、鬼屋,而且随便“下葬”,都没看“好风水”。

 有个孩子看完这个故事后和他妈妈说:“原来我们爱吃的香肠,那个肠原是装猪大便的啊?汉堡里包的原来是牛尸体啊……”。

 假如我们自己要被开刀割肉,就会害怕得全身发抖,但是吃别的动物被割下来的肉,就说:“真香!真好吃!不吃不行,吃了有营养。”令我想起一首诗:

 莫道群生性命微——我们不要认为其它众生的生命都是微不足道,不值得重视的;

 一般体肉一般皮——它的骨肉和皮都跟我们一样,是会痛的;

 设身处地扪心问——我们设身处地交换角色来问问自己!

 谁肯将刀割自身——有谁肯拿刀割自己的肉给人吃呢?

http://www.hxfjw.com/ttyd/

zhunzhunjiaodao/2014012424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