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水果的新加坡富豪

0417-6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是新加坡的一个富豪,大概有几千亿身价。在他拥有这样身价的时候,生活非常奢侈。他吃喝玩乐享受离谱到什么程度呢?他曾经跟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无聊,他到酒吧里去,叫来很多酒吧小姐,让她们每个人在自己身上涂油和酒,爱涂什么都可以,然后他就把钱撒在地下,叫她们打滚,沾到身上多少,钱就归这些小姐多少。他就无聊到这个程度。

让他做善事,做好事,他坚决不肯做。他就是不爱做慈善,他觉得没意思,没有必要。他认为:我有能力赚来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为什么要送人呢?

20世纪80年代,遇到了一次很大的世界性金融危机,他生意上出了一些事情,资金周转发生了严重问题。说不行,生意就像玩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崩溃了。他从一个身价亿万的富翁很快变成了穷光蛋。

那段时间他经常叫苦连天,要拿钱叫我念经了。他觉得佛菩萨有能力帮他挽救,只有佛有能力了,他让我帮他修财神。

我跟他讲:没有用了。你以前那么有钱的时候,叫你多做一点善事你不做,现在谁也帮不了你了。

实际上,他的家业是自己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他最早起步是开面馆。当他变成富豪,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让他太太关掉那个面馆。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做面馆起家的,所以他不希望人家看到,觉得让别人知道他是做小生意的就很没有面子。我经常开玩笑说,这就像美国大兵要扮英国绅士一样,他就想把自己过去当小老板的历史抹掉。这就是他过度膨胀的虚荣心在作怪。但是,他太太坚决不答应,说:“你做你的大生意,我做我的小面馆。”所以她一直开着小面馆。他后来在外面花天酒地,也不回家了。

等到他的企业倒闭,很多所谓有钱的好朋友都不现身了,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最后他连自己住的房子都要被查封了。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富豪虽然对佛教不虔诚,但对我好过,以前常请我吃饭。我的一个弟子觉得可以帮帮,就出钱把他的房子给保留了。于是他感恩得不得了,认为还是佛弟子好。他就和我说,以前他曾经帮了那么多的人,可当他有困难,这些人全躲起来了。其实有时候他只是想打个电话,跟以前的朋友聊聊天,可人家都躲着他。

这个时候,他老婆那一直没有关张的小面馆成了他唯一的经济来源。以前他得意扬扬的时候,不屑理睬老婆,现在老婆每天指着他鼻子骂。以前那个满身豪服、满嘴霸气的大老板样现在荡然无存了,生意一亏,他头发白了,成天衣衫不整,闷在家里,整个精神都垮了。因为受了打击,才50多岁,牙齿也掉了,连补牙的心情都没有。一个大男人,每天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苦。

后来我专门把他叫出来,对他说:“你登过山没有?一般登山登得越高的人,在山上待的时间是最短的。但所有人都想爬到最高处,很多人都向往登珠穆朗玛峰,多少人一辈子都有个愿望,不管是商人还是学者,都想登到自己行业的顶峰,但是愿望很难实现。人生其实就是在爬山,每个人都想往上爬,管他能到哪儿、哪一个营地。你虽然现在在山谷底下,但你曾经是登到过山顶的人。你见到任何人都可以自豪地告诉他们你曾经登过喜马拉雅山的最高峰了。登过珠峰的人,他下了山,没几个人知道,而他登到顶峰时的自豪感只有他自己清楚,当他说起自己曾经登过珠峰这段历史时,那种雄心实现、壮志大展的霸气会追随他一辈子。

“你在商场上曾经是一个顶尖的商人,为什么就没脸见人了呢?难道登过珠峰顶的人,都要天天待在山上叫唤‘我在山顶啦’?谁都要下山的,只有下得晚和下得早的区别。你看看那些富豪,死之前不退休的也没几个。死之前不退休、跟你一样倾家荡产的也有很多。不管他多么有钱,多么有能力,最后都有进入棺材的那一天,那个时候拥有的财富、权力、家人、亲人、友情……所谓的面子就都一文不值了。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希望拥有财产的所有权,少有人想过,实际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有使用权。

“你现在认为你的财产名分都没了。每一个人最后,包括自己的躯壳,只是一个使用权。因为你的灵魂都要走,连这个最舍不得的躯壳都要完了。我们认为它是我们的财产,连它都要归还,这种所有权实际上通通不是我们的,你我只不过是使用者。所以不要在乎你拥有权的问题,要在乎的是你有没有曾经使用过它,在乎过程。

“我为什么和你交往呢?就是觉得你虽然目中无人,不太懂得感恩社会,但是你把手下的员工照顾得很好。你白手起家,而且在事业上达到了最高峰,这就是你最大的成功,这是你的智慧财产,这种财产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为什么不好好用它,反而天天在家怨天怨地?还是要怨自己。

“为什么你那些朋友最后都离你而去了?你跟他们不是用心去交往的,你只不过是用酒杯跟他们交往的,不过是用金钱跟他们交往。如果是你用心交往的人,就像我那个做手表的弟子一样,当你有能力的时候,他根本跟你不相干;但在你没有能力的时候,他会过来帮你一把。这就是用心交的朋友。你以前交朋友,有自己本身为人处世的问题,跟别人不相干。”

后来,他干起了自己认为最快乐的事——卖水果。因为他太太卖面,他就找个车子在面馆旁边卖水果。现在卖得不错,最大的改变就是每个月还寄几千块新币(新加坡元)给我,让我帮他做善事。

他说:“现在发现,用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赚来的钱,拿去给需要帮助的人,感觉真是好。而且我天天接触的都是那些和我一样卖水果的人,跟他们聊天,不像以前那样都没有人理我。”

他现在觉得,做善事的人很快乐。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65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