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生命中心主义和造物主的存在与否

Biocentrism And The Existence of God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shengming

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相互关联的。如果没有黑暗的话,光又是什么?如果没有邪恶的话,善行又是什么?也许自由意志论和宿命论、有序和混乱、有和无仅仅是同一个科学逻辑圈的不同方面罢了。科学已经穿透了原子,并且已经发现固体物质主要由真空构成;我们也已经发现惰性物体比如岩石是由每秒相互旋转上万亿次的粒子们组成的。同样地,相信和不相信有造物主的人们可能都是正确的,也许他们仅仅是在同一圈的相反方向旅行着。

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相互关联的。艾默生曾经说过:“如果视不一致的观点为一个法则的两个极端时,它们是和谐一致的。”

当然,自人类文明出现以来,就有多种造物主概念的存在。例如亚伯拉罕上帝的概念就包括一神论的犹太教的上帝和三位一体的基督教的上帝。在佛教中,造物主是非一神论的。实际上,造物主的概念多种多样,对造物主的定义大家没有得出一致性的明确定论。简而言之,信仰造物主的人认为造物主是无形的非物质存在,并且后世是存在的;无神论者则认为存在一个严格的有形的物质的世界,当你死亡时一切就结束。

根据生命中心主义,一个新的“万有理论”认为物质和非物质世界是相互关联的。生命和意识代表了方程的一端,而物质和能量代表了方程的另一端。它们是不可分割的。如果将他们分开,现实将不复存在。尽管如今的科学范式是建立在“世界有客观的观察者独立存在的”这一信念之上,但是很多实验却证明事实是相反的。想想双狭缝实验:当科学家们观测到粒子从一个有双狭缝的挡板穿过时,这些粒子的行为就像子弹一样穿过任意一个狭缝。但是,如果你不观察的话,这些粒子的行为就像波一样同时穿过两个狭缝。一个粒子怎么可能根据是否被观察到而改变自已的行为呢?生命中心主义认为现实是一个包括意识的过程。

我们认为生命仅仅是原子和分子的运动——我们生活一段时间后就会死亡。但是生命中心主义认为:如果我们把生命添加到一个方程中时,便可以解释一些科学中最大的难题。举个例子,遵循上述的思考方式时,空间和时间、还有物质的自身性质为什么是依赖于观察者便清楚明了。相互有牵连的粒子是如何能在一瞬间向银河相反的两侧连接,就好像在他们之间没有超越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而当今的事物又怎么能够影响过去的事物呢?最近,科学家们将粒子送入到一个仪器中,并且展示了这些粒子能够追溯到过去进而能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一些事情(Science, 2007)。按生命中心主义的观点,这些现象之所以发生,并不是因为空间和时间仅仅“就在那里”,而是因为它们是我们思想的工具。要知道,你不能够穿过大脑周围的骨头看到你的大脑——其实所有的事物在你的意识中都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

归结到底,生命是运动和瞬息万变的,它只有通过生物学概念上的时间才可以理解。从时间的表象上来看,运动这一概念是可行的。伊曼努尔•康德曾说过:“无论哪一种概念,都无法理解改变的可能性……比如说,一个事物的存在或不存在,同一个事物在某一个地方或在相同的地方。”同样,造物主存在于运动之中并且它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概念,在相同的时刻具有存在与非存在的特质。艾默生曾经说过:“如果视不一致的观点为一个法则的两个极端时,它们是和谐一致的。” 如果我们排除一个更高视角的话,就决不能走得更远。

那些相信有造物主的人肯定相信后世的存在;不信仰造物主的人相信死亡是生命的终结。生命中心主义再次强调了康德、笛卡尔、贝克莱、叔本华和柏格森的著作中意识的首要性。没有意识的话,空间和时间什么都不是。在濒死阶段,空间和时间的连续性上有个间断;那时你可以将任何一点作为新的参考系并且估计所有与之相关的事物。像粒子能同时穿过两个孔隙一样,你可以认为你自己是同时活着并且死亡,这完全超乎时间概念之外。

根据不信造物主人士的观点,你只是简单的死亡然后尸体腐烂化为尘埃。宇宙却同钟表一样继续“滴答”向前。未来的几十亿年后,太阳将会扩大成一个红色巨星并毁灭它所有的行星,当然包括地球在内。有这样一种设想:认为宇宙将会逆转自身的膨胀,从而逐渐变热直到一切都被粉碎消灭。一些理论家断言宇宙可能在“大反弹”中重新恢复到膨胀状态,并且无限地持续下去。依这种观点,宇宙大爆炸是一个200亿年循环周期的开始。我们可能正生活在第万亿个宇宙(或者是任意一个无限连续的宇宙)。一些人认为这种振荡的模式和佛陀的世界观是一致的。虽然是推测,但是它提供了一种规模感;如果宇宙需要无数年才能重生的话,那么仅仅是70年即人类一生的循环数应是无穷大 ——物质的死亡在数学上应等价于此。

和旧的机械世界观相反,生命中心主义认为时间是动物直觉感知的一种方式而并非一种独立于观测者而流逝的事物。如果没有意识的话,时间的推移是没有意义的。按这种观点来看你永远不会死亡(请参考《死亡是终点吗?》“Is Death the End?” 和《死亡存在吗?》“Does Death Exist?”来拓展对这种观点的理解)。

这种观点的寓意变得十分地清晰。它让我联想到朋友比尔•考德威尔的离我而去。一次度假时打完高尔夫球后,他死于心脏病突发。比尔是先进细胞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也在这家公司工作),并且是我认识的最正直的人之一。他为治疗人类的疾病而奋斗终身。当公司几乎倒闭时,比尔是唯一一个没有背弃公司的高层管理员。他拒绝放弃并且相信我们有能力为了上百万的忍受可怕疾病的人们而将世界变得更好。确实如此:就在几个礼拜前,我们接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复,获准我们可进行世界上首例试图用胚胎干细胞来预防失明的临床实验。比尔深知自己承担了实现患者希望的责任,他说:“我们不会让患者们失望的。”某一天当患者们受益于干细胞治疗时,没人能了解比尔和他夫人南希为人们健康安乐所做出的牺牲,这太令人遗憾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南希俯身靠着棺材,在葬礼上泪流满面的样子。她一直陪伴在比尔身边,不管生命中的哪一个阶段:当公司发不出工资的时候,她掏出自己的储蓄发给员工们。仿佛如同昨日,在他们的新婚舞会上,我在南希身边,她穿着曳地长裙,衬着繁星点点。而此时南希正守护在比尔的遗体旁,四周簇拥着庄严的花卉,我想到了洛伦•艾斯利曾经说过的话:“在一群追逐太阳的群花中,唯有一棵老植物的枯干留在了他的花园里。”但是我想知道造物主的存在与否;我知道在我们原始思维外的某个地方,存在着任何某种特定时空的可能,我也知道在那个地方比尔依旧错过了另一场高尔夫球赛,彼时我和他还有南希正坐在沙滩上享用着香槟庆祝着最新的一次成功。

文章来源: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biocentrism-and-the-existence-of-god/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航
一校:马卫丽、圆言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