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狗情缘

0413-5

柳香芹

新年伊始,收到“孝心”包裹的父亲,回我电话时,我又一次听到“沙皮狗”熟悉的汪汪叫声,禁不住地泪流满面。

沙皮狗,只是一只普通的狗。从见到它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惺惺相惜。10余年中,它与我们一家人,演绎了一场感人至深的“人狗情缘”。

10多年前,我在北京南站捡到了它。它通体金黄色,黑色的小斑点布满全身,如弃婴,惊恐地躲避在角落里。我心生怜悯,将它带回了家。初为人母的我,被儿子折腾得手忙脚乱,无暇顾及它。征求母亲同意后,把它送回河北老家,给它一个温暖的家。

最初,聪明伶俐、漂亮可爱的它,博得一家人的喜爱。后来,由于它的调皮,经常惹恼母亲:它用新买来的鞋子磨牙齿,把刚绕好的线团当球耍,给晾在笸箩里的面粉印梅花,还追着小鸡满院跑。

它身上的斑点,慢慢不见了,毛的颜色,也由黄变黑。高大健壮的它,成为远近闻名的看家好手。不食嗟来之食的它,屡屡躲过狗贩子们的圈套,成为村中为数不多的幸运狗。

它与我们一家人,感情日久弥坚。母亲误以为是它咬死了小鸡,擀面杖抡在了它身上。第二天,跟在母亲身后去赶集的它,还是毫不犹豫地叼住了小偷的裤腿,让母亲避免一次意外“破财”。无论年幼的儿子如何不懂事欺负它,它都不翻脸,依然为东跑西跑的儿子壮胆,甚至为救儿子,差点被池塘水灌死,而丢了命。

天有不测风云,母亲罹难于车祸,我奔丧回家。进门时,它就扑过来,哀嚎不断,令我肝肠寸断。母亲下葬时,它泪水连连地趴在棺材上,久久不愿离开。人们越赶它,它的爪子越往棺材板里抠,最后还跳下墓穴,好不容易才把它连哄带劝地抱出来。

母亲过世后,它也十分体谅悲恸中的老父亲,给他叼拐棍,给他铺被子,但老父亲并不领情。他一不顺心,就借狗出气。它对父亲,也一直退避三舍。

自从它救了老父亲一命后,老父亲才消除了心中的芥蒂。那一天,扫院子的老父亲,心脏病突发,晕倒在地。沙皮狗跑过去,连拉带拽,不见动静,急得一圈圈转。它疯了般地狂吠乱叫,惊动了邻居。幸好抢救及时,父亲躲过一劫。从此,父亲与它,形影不离,互相照顾,命运相连。

十余年,一晃而过,相依为命的老父亲和沙皮狗,都已垂垂老矣!我重组家庭后,孩子多,工作忙,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每次和老父亲通电话,他都会打开免提,让沙皮狗也能感受到我的温暖。但千里之外的老父亲与沙皮狗,却是我心中永远的牵挂!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5611680101ijc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