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我们停战! ——如果你也听说过特蕾莎

0411-5-1

人类缺少爱心是导致世界贫穷的主要原因,而贫穷是我们拒绝和别人分享的结果。我们必须在爱中成长,为此我们必须不停地去爱,去给予,直到无疾而终。

她出生于1910年8月26日,12岁时立志当修女。18岁,她进入修道院,并被派往印度。后来被命名为特蕾莎修女。

特蕾莎修女18岁来到印度,之后就再没有离开那里。1952年夏,为帮助穷人找到爱与尊严,她在印度加尔各答建立“垂死者之家”。

一个18岁的姑娘,自己都居无定所,而她每天做的事,就是推着小车在垃圾堆里、水沟里、教堂门口、公共建筑的台阶上,去拣回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被遗弃的婴孩、垂死的老人,然后到处去找吃的喂他们,找药给他们治病,求医生来帮助他们……

许多人亲眼看见特蕾莎修女从水沟里抱起被蛆吃掉一条腿的乞丐;看见她把额头贴在濒死的病人的脸上;看见她从一条狗的嘴里抢下还在哭叫的婴儿;看见她把爱滋病患者紧紧地搂在怀里,告诉他:耶稣爱你,他在天上等你……

0411-5-2

一颗纯洁的心会,自由地给予,自由地爱,直到它受到创伤。

1979年12月10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一个大礼堂里,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典礼正在进行。在人们热切的期待中,一位矮小瘦弱的老修女激动而安详地走上了领奖台。她是那样瘦小,以致人们努力抬头,也只能看到她那张皱纹纵横的脸。她就是特蕾莎修女。

“这个荣誉,我个人不配,我是代表世界上所有的穷人、病人和孤独的人来领奖的,因为我相信,你们愿意借着颁奖给我,而承认穷人也有尊严。”她说。

这是继史怀泽博士195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最没有争议最令人欣慰的得奖者。

当她知道诺贝尔奖颁奖大会的宴席要花7000美金时,她恳求大会主席取消宴席,她说:“你们用这些钱只宴请135人,而这笔钱够15000人吃一天。”评奖委员会委员长萨涅斯同意了特蕾莎的建议。在她的影响下,颁奖仪式一结束,挪威的邻国瑞典立即发起全国性的捐助活动,一次募集的款项就达到了40多万瑞币。那个被所有人仰慕的诺贝尔奖牌也被她卖掉了,所得售款连同奖金,全部捐献给贫民和麻风病患者。对她来说,那块奖牌如果不变成钱为穷人服务就一钱不值。

0411-5-3

有时你需要做的只是握住他的手,给他一个微笑,听听他说的话,这就够了。

以穷人的名义领奖,她的一生也都以穷人的名义活着。她把一切献给了穷人、病人、孤儿、孤独者、无家可归者和垂死临终者;她从18岁起,直到87岁去世,从来不为自己、而只为受苦受难的人活着。

特蕾莎在印度时,衣食住行都极其简单。即使外出需要,她只穿鞋,不穿袜子,甚至是在寒冷的冬天;她只食用简单的食物,即使生病时,也只是吃盐和米饭。她后来出国参加会议时,常常把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在一个纸包里,再用一根绳子捆一下,这就算是行李了。在印度,这种纸包通常是穷人才用的包裹。一次,特蕾莎提着一个草筐前往美国参加底特律分会的落成典礼,前来迎接她的同工看到她提着这样的行李走出飞机场时,不禁落下泪来。不仅是自己,特蕾莎还让其他修女,在衣食住行上都努力保持清贫:夏天没有电扇,冬天没有暖气,没有冰箱、洗衣机,甚至连肥皂和刷子都没有。特蕾莎说:“除非你过贫苦者的生活,否则你如何了解他们?”

特蕾莎以自己的付出而成为了20世纪获奖最多的人,一生大约获得过80多项荣誉和奖励。但她却说:“有时候我觉得悲伤,因为我们做得这么少。许多人赞扬我们的工作,但我们所做的不过是沧海一粟,而人类的痛苦却无边无际。”特蕾莎获得过丰厚的荣誉、显赫的名声,世界各地有无数的人敬仰她;美国《时代》周刊,曾以一篇题为“活在我们中间的圣者”的文章报道过她。但她只是默默地工作着,她作为一个修女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

0411-5-4

我不确定天堂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确定,当我们死后,面对神的审判时,他不会问:你一生做了多少好事?倒是会问:你一生付出了多少爱在你的工作上?

1980年6月,一个仰慕特蕾莎的西班牙青年辗转多地,最终见到特蕾莎时,他看到这样的情景:特蕾莎正在修道院后院工作,手把手地教几个小修女晾晒衣服。她对小修女们说:如果不把绳子固定在一个适当的地方和适当的高度,房屋的阴影就会妨碍衣服晒干。事后,这个青年对他的朋友说:“真是令人惊异,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一个圣人,居然在晾衣服。”

而在加尔各答,人们甚至常常看到这个享有盛名的老修女,坐在货车车厢高如山包的面粉袋上左摇右晃。许多人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如此奔波劳碌。特蕾莎说,如果不押送,这些送给穷人的面粉,就有可能被偷走。

1996年8月,在10天之内,她三次心脏病发作,有一次,心脏已经停搏,医生不得不使用电休克,才勉强挽回了她的生命。不久,她又染上了肺炎、天花、脑血栓、慢性肾病,每天不得不接受3次人工输氧。次年8月,特蕾莎前往罗马接受教皇祝福,她是背着氧气桶去的。

0411-5-5

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

特蕾莎87岁寿辰之时,修女们在加尔各答为她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庆典,并且专门为她敬献了一台特别的感恩祭弥撒。1997年9月5日晚9点30分,特蕾莎因心脏衰竭在加尔各答仁爱传教修女会总部安然辞世。去世时,她的个人财产只有一张耶稣受难像、一双凉鞋和三件粗布莎丽。

从1928年特蕾莎修女只身到印度一直到1980年,她的同工超过了139万,分布于全世界。她的同工没有任何待遇,连证件都没有,他们不需要这些东西,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牺牲和奉献。她创建的仁爱传教修女会有4亿多美金的资产。但是,她一生却坚守贫困,她住的地方只有两样电器:电灯和电话。她的全部财产是一尊耶稣像、3套衣服、一双凉鞋。她努力要使自己成为穷人,为了服务最穷的人,她的修士、修女们都要把自己变成穷人,只有如此,被他们服务的穷人才会感到有尊严。在她看来,给予爱和尊严比给予食物和衣服更为重要。

她在全世界的127个国家有600多个分支机构,她用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在全世界发展慈善机构,仅在1960年一年内,她就在印度建起了26所收容中心和儿童之家。

但是她的总部只有两个修女和一台老式打字机。她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她接待全世界的来访者总是在她的工作岗位上:平民窟、弃婴院、临终医院、麻风病院、收容院、爱滋病收容所……在她那里服务的有银行家、大企业家、政治家、大学生、演员、模特、富家小姐、美国加州州长……

台湾大学校长李家同也千里迢迢去那里,做了他一辈子没有做过的事情:洗碗、给病人穿衣服、喂水喂饭、洗衣服、送药、搬运尸体……之后,他写道:“现在我才知道,我一直在躲避着人类的真正穷困和不幸,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

0411-5-6

好的工作就是:事事都让你联接到爱。

后来南斯拉夫爆发科索沃内战,特蕾莎找到负责战争的指挥官,说战区里的妇女儿童都逃不出来。指挥官跟她这样讲:“修女啊,我想停火,对方不停啊,没有办法。”特蕾莎说:“那么,只好我去了!”特蕾莎走进战区,双方一听说特蕾莎修女在战区,双方立刻停火。当她把战区里的妇女儿童带出后,两边又打起来了。

这个消息后来传到了联合国。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听到这则消息赞叹道:这件事连我也做不到。之前,联合国曾调停了好几次,南斯拉夫的内战始终没有停火,特蕾莎走进去之后双方却能立刻自动停火,可见特蕾莎的人格魅力。

0411-5-7

从血缘上讲,我是阿尔巴尼亚人;从公民身份上讲,我是印度人,但从信仰上讲,我属于全世界。

特蕾莎在印度逝世后,她的祖国塞尔维亚希望她能回国归葬。印度总理特意为此打电话给塞尔维亚领导人,让她安葬在印度,后来塞尔维亚同意把她安葬在印度。她的去世,被印度人视作“失去了母亲”。印度总理说:“她是少有的慈悲天使,是光明和希望的象征,她抹去了千千万万人苦难的眼泪,她给印度带来了巨大的荣誉。”

印度政府宣布为特蕾莎举行国葬,全国哀悼两天,总统取消了官方活动,总理亲往加尔各答敬献花圈、发表吊唁演说。出殡那天,她身上覆盖的是印度国旗,就在她的遗体被12个印度人抬起来时,在场的印度人全部下跪,包括当时的印度总理。遗体抬过大街时,大街两旁大楼上的印度人全下楼来,跪在地上向这位爱的天使表达最高的敬意。

9月7日,远在罗马的教宗若望•保罗专门为特蕾莎献上了一台追思弥撒,教宗说:“这位举世公认的穷人之母,为所有人——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树立了一个强有力的榜样,即向我们见证了上主的爱。她的经验使我们知道:就算在最艰难最困苦的时刻,人生仍然是有价值的,只要有爱。”

文章来源:http://userqzoneqqcom/435347753/blog/139303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