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三小時

0410-6

黄胜坚

 摘自《生死谜藏》

一个肝硬化末期的爸爸,全身腊黄、肚子涨得大大的插着鼻胃管,由三个女儿连扶带撑着,一路喘进医院。

 医生一看病人情况不对,马上进行急救,准备插气管内管,没想到病人看来像个国中生年纪的二女儿立刻出言阻止:“医师叔叔,不要帮我爸爸插管,他是末期病人。”

 医生听了很不高兴:“这样还不要插管?那你们来医院做什么?”

高中生的大女儿哽咽的说:“如果医生你判断我爸就要死了,那我们就带他回家,我们还能帮忙他撑着,好好地陪在他身边。”

女儿继续说:“如果说我爸爸还有一段时间,三四天或一两个礼拜,我爸爸喘成这样,我们姐妹没有医学专业知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医生你可不可以先打个吗啡,让我爸舒服一点就好?”

医生说:“你爸爸现在这样,不急救,不插管,直接要打吗啡,万一一针下去出了人命,那是要算谁的错?”

喘得说不出话的爸爸眼神绝望,吃力的揣着大女儿手不停摇晃,大女儿再怎么装镇定,也掩饰不了害怕。

女儿含泪说:“我爸说他受够了折磨,再也不要这样喘下去,该签什么放弃急救的文件,我们都同意都签。”

签完DNR后,医生说:“那我帮你们爸爸找间病房好了”

电话打到内科问,内科说:“他都已经这样了,没有什么可治疗了呀!”

打到加护病房,加护病房说:“满床呐,一时之间也调不出床位来!”

医生从病历上看到外科曾帮这个爸爸开过刀,打电话把状况说一说,然后问我可不可以收这样的病人?

“好吧,我收!”心里也不忍那垂危的父亲,和三个年纪不大的女儿们,只能窝在急诊的走廊上,眼睁睁看着爸爸受苦,却又束手无策的抹泪干着急。

病人送上来了,住院医生一个头两个大:“主任你收这样的病人啊?我们真的已经都帮不上什么忙了,要怎么照顾啊?现在要写住院病历,待会儿就得写出院病历了!”

资深的护理长更是直言:“这种病人,不用四小时就走人了。”

“这种事,请大家勉为其难吧,别让三个姐妹太难过、太无助了。”我硬着头皮说。

住进一间三人房的床位,其他两床病人和家属一看,流露出的神色,让三个女儿难堪又不安。

护士看了也觉很不妥,又回头找我想办法,总算调出间隔离病房来,让他们可以单独相处。

“爸爸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就在这里好好的陪陪爸爸吧!”我实话实说,虽然为了她们爸爸,我被同事念到臭头,但也不能就丢下撒手不管。

我们的资深护理长还真神准,三个半钟头后,那位爸爸过世了。

住院医师忍不住摇头:“看吧,收这种病人,住院病历才刚写完,现在又要开始写出院病历了……”。

停尸间推车来了,简单的遗体整理后就往外推走,三个女儿跟在车后嘤嘤哭泣。

经过护理站的时候,姐姐拉着两个妹妹跪下去,向护理站里的医护人员磕头:“谢谢医生叔叔,谢谢护士阿姨,没把我爸爸丢在急诊走廊上等死,没人管,没人理,谢谢你们,谢谢。”

护理站里的医护人员,被突来的震撼,震到寂静无声,刚还在碎碎念的医生悄悄低下了头、护士眼眶泛红;护理长忍不住跑出来,抱着三个女孩,轻声的安慰,眼泪,却也跟着掉个不停。

想想看,如果没有病房愿意收治这个病人,让这个爸爸真的死在急诊的走廊上,这三个年龄不大的女儿,在往后的人生,因为这个事件,对人情世故,对这个社会的观感,会产生什么样的偏差?甚至怨怼?

这个案例,给了我们大家扎扎实实上了一课:虽然救不了爸爸的生命,却救了他的三个女儿,给了她们人性可贵的温暖——雪中送炭。

她们就算孤贫一身,也不曾被遗弃、被不闻不问过!

上天让医生我们穿上这白衣,赋予的责任绝对不是只有治病与救命!

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的基层社区照护,能够照顾死亡,女儿们也不必千辛万苦把父亲送到医院。

民众要能够寿终正寝,社区生命末期照护还有得努力!

@ 近来出入加护病房频繁,对此类文章特有感受,现在医疗进步,却也造成了许多生命末期病人不得好死,“如何有尊严的死去”,值得大家省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