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中抹不去的印记

——电影《云图》的佛学试读

 

0407-4

文化的复兴与突破永远引领社会的全面进步与发展,而文艺的创新往往走在更前沿,一部好的影片几乎可以预示一个崭新的未来。

一、轮回中抹不去的印记

轮回,梵语为samsāra,音译僧娑洛,即生命的流转。《云图》中为我们穿插展开的这六段生命故事,主人公在身上都有明显相同的彗星胎记,只是部位略有差异。

这些胎记分别在胸前(1849年的美国律师亚当·尤因)、后腰(1936年的年轻作曲家罗伯特·费罗比舍)、锁骨(1973年的记者路易莎·雷)、腿部(2012年的老出版商蒂莫西·卡文迪什)、脖子(2144年的克隆人星美-451)、后脑勺(大毁灭后106年的溪谷人扎克里)。

通过特写的展现,我们似乎看到导演想表达的意图。六个故事的主人公其实是一个人,而他的爱人几乎每一世都与他相遇,星美说“我们一直相爱”!

两人在各世的人物脉络大体如下:

律师亚当·尤因(男)——妻子蒂尔达

作曲家费罗比舍(男)——希克·斯密斯

记者路易莎·雷(女)——老年希克·斯密斯

出版商卡文迪什(男)——初恋厄苏拉

克隆人星美-451(女)——张海柱

溪谷人扎克里(男)——先知麦克·尼姆

左为主人公的不同转世,右为他(她)的爱人。

说到这里,有人会说让我们承认有来生也就罢了,但此世为男彼世为女,未免太过惊悚,难道一个人转生为男或女都是不确定的吗?答案是:Yes!

让我不得不狠下心再对您说:如果我们有神通,能够看到自己所有的过去世曾经投生为谁,你会发现岂止是投生过人类这样简单!!这是本片为我们揭示的惊人的秘密。

二、道具中演绎的心相续

“我们的生命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从子宫到坟墓,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

片中也精巧地设计了故事间的紧密联系,前一段人生决定了下一段:

律师亚当·尤因将经历的生死磨难写成了尤因日记;

日记被他的灵魂转世费罗比舍在作曲家家里发现,并谱成了《云图六重奏》,自杀前交给了基友希克·斯密斯;

希克·斯密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与费罗比舍的灵魂转世路易莎·雷相见,由核绝密文件引发系列事件,路易莎的邻居将其写成小说;

伦敦出版商蒂莫西·卡文迪什作为该小说的出版商,将自己在老人院的越逃事件拍成电影;

转世成克隆人的星美-451看了卡文迪什的电影,有了觉醒的完善意识,她的临终警示成了第六个故事主人公溪谷人扎克里的圣典。

特别是两件重要道具的运用,使前世与后世的联系更加丰满。当杂志记者路易莎·雷在音像店第一次听到她的前一世费罗比舍创作的《云图六重奏》时,睁大双眼呢喃:我知道我懂这音乐……而她此生从未听过它,这种“知道”的感受就犹如健阳活佛(觉囊派大德转世)终于发现他上一世一直闭关的小屋,坐在久违的小窗前,蓝天与雪山一如往昔,回忆的影像历历于眼前,无以言说!

除了音乐,另一件珍宝在第一个轮回历程中是律师亚当·尤因的衬衫纽扣,发着迷人的幽蓝,似一颗珠宝,又似一颗魔眼,窥视着人们内心的贪婪。在最后一段故事开头,在山坡小憩的扎克里刚刚拾到这颗多世前的珠宝,蓝脸血口的心魔就张牙舞爪地显现了,他既是扎克里潜意识中的心魔——执着与自私,也是前世为财宝而谋害他反而被他所杀的医生的阴魂不散,佛教的轮回公案中有多个守财奴死后将怨灵寄生于所贪之物的事例,这颗蓝扣正如魔戒一般,是医生亨利·古斯的贪婪与扎克里心魔的依附。

片中大量闪回、划入划出等等技巧的运用,惊憾瞬间的回眸,使悬疑点如爆破般呈现与解答,影迷大呼如《少年PAI之奇幻漂流》样烧脑,急需脑补影评化解滋养,而实际上主人公的生命恰是这些瞬间的累积,心的相续从过去、现在到未来,整一个令人惶恐不安。

三、救助中折射的作用力

“残破的桥,躲在下面

手在流血,不能松开

敌人睡着,不要割喉”

女祭司的警示样样都应验了。

自始至终,片中都为我们揭示了放下自我、救助他人的力量,终究都会折射到我们自己身上。我们怎样对待别人,生活就怎样对待我们,这好比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一样自然。

当律师亚当·尤因冒险救下黑奴的时候,正为自己日后摆脱死亡的危险开了一扇窗;

当先知人将绳索固定在岩石上,对溪谷人说:“如果你掉下,我会拉住。”而这条绳索恰恰救了她自己的命,扎克里把她的话还给她:“你掉下去,我来拉住。”意味深长……

而老人院的故事中,对木讷、拖后腿的“I know 、I know”先生的救助,更具黑色幽默,如果当初没带上他,越逃的谋划将付之东流;

震惊的一幕就在扎克里被食人族按住的一剎那,正是他妹夫遇难的翻版。同一处地点、同一批敌人、同一个场景,曾经的他为保全自己躲在山石下,而今那个恐惧至极、亟待救助的生命已换成自己,原来,他人的现在常常就是我们的将来,任何时候我们都没有权利漠视生命的苦难!

四、纠结中信仰的终极拷问

死亡就如同关上一扇窗,同时又为我们打开另一道门,此生的尽头并不是生命的终点,轮回中我们无数次的流转,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无论前世今生,我们的每一个罪行,每一项善举,都会孕育我们未来的重生”,星美-451宁舍弃自己与爱人的生命,向世人预言“生命的不朽性质是行为语言的结果”。轮回与因果论是主人公一世又一世生命探索的结论,而世界也如是循环。第六个故事中吃人族的餐厅,正是本片开头亚当·尤因初见医生的地点,一把食人族噬下的弱者的牙骨,正如人们吐出的桃核一般。

扎克里对星美崇拜的破灭挣扎,可以视为现代社会众生对自己固有价值观的拷问,或者我对自己所崇拜的这个对境到底有怎样的认知的追问。如果我们认为善恶没有果报,生命只此一世,看过此片,激发的是你对真理的追索、怀疑、探求,总有一天真相终会大白——true truth!

此片导演沃卓斯基姐弟及汤姆·提克威曾表示,倡议影迷以开放、多元的思维来观影,打破常规的禁锢。片中对基督教、祭祖、星美崇拜、萨满教等都有深浅不一的涉猎,主演之一星美-451的扮演者韩国影星裴斗娜及部分演员都是基督教信徒。同名小说作者大卫·米切尔是文学硕士,曾在日本教过8年英文,对佛教有过研究。主演周迅则表示:“自己也信佛,因此当时接到《云图》剧本很兴奋,能用这样的一个表述方式去阐释因果轮回。”

五、云雾过后见虚空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以为这是一部佛教题材电影,但如纯粹以佛教的观点观《云图》将迷雾重重,在此列述一二仅作参考。

迷雾一:

如果后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前一个故事人物的转世,那么三、四故事间的主人公将无法对接。1973年时记者路易莎·雷年近三十岁,2012年的老出版商蒂莫西·卡文迪什已过花甲,就是说两人是同一时代出生的,卡文迪什不可能是路易莎的转世,那他是谁?

迷雾二:

佛教中一位大成就者圆寂后,可以依据愿力投生为多个化身,如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五大化身现分布在世界各处,那么是否卡文迪什和路易莎都是费罗比舍的转世呢?

从影片中我们看到年轻的费罗比舍满腹才华无从施展,他令人咂舌的性取向,个性中的自卑与自尊纠结扭曲。吞枪自尽的生命下一世投生为人的几率几乎为零,自杀的灵魂基本舍弃了了业还债及短期内重生的机会,罪业极深,从粗大的因果看,两者都不是他的转世。

迷雾三:

片中曾出现《永恒的轮回》这个书名,暗示轮回永无止境,而从究竟意义上讲,当我们依法断除了轮回粗大与微细的业因之后,轮回总有一天会停止。

迷雾四:

众生的轮回日久,是业缘与习气使然,每一个众生都会多多少少潜伏着上一世生命的特质,如个性、喜好、气质。而此片的六位主人公几乎个性迥异,除了彗星胎记,基本上找不出共同的习性,让人匪夷所思,如果能在细节处为此略加几笔就更为好看。

迷雾五:

生命有规律,自然有法则。片中部分自杀与他杀的冲突解决手段与佛教的基本慈悲观已南辕北辙,而对同性恋突破律条与规范的同情鼓呼,希望不要误导青年人从这一观念滑向另一个极端,探索与追求真理并不等于放任与荒蛮。是的,当众生的痛苦无以复加到人吃人的时代,天人就会降临予以开示和光明,而下一个轮回正悄然开始……

大卫·米切尔在影片原著中说:“要和人性的九头蛇斗争的人必须以经受巨大的痛苦为代价……你要明白,你生命的价值不过像是无边无垠的海洋里的一滴水——但是如果没有众多的水滴,哪里会有海洋呢?”

是啊,没有水滴,何以得汪洋,无有跬步,何以至千里。无论如何本片已为众多迷茫的人们打开了又一扇天窗,将我们周遭的世界照得更清亮,而人类艺术与智慧的海洋从此又注入了一泓清新的山泉!离真相更接近了一点!

Where is the truth? 当我们拨开云图见虚空的那一天,抬头看,佛早已将这一切看穿!!

感恩一切从未放弃探索生命真意的人们!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4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