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当下的宁静

Serenity now

中西结合疗法——心理学家借助古老传统提升治疗效果

East meets West as psychologists embrace ancient traditions to enhance modern practice.

 

作者:劳里·迈耶斯

By Laurie Meyers

 

2007年12月,38卷11期;印刷版32页

December 2007, Vol 38, No. 11

Print version: page 32

 

 y140402-5

 

美国心理学会简介

美国心理学会是美国心理学界最具规模的科学与专业机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心理学会,会员人数逾13万4千人, 包括研究人员、教育工作者、临床心理学家、顾问及学者等。

 

现代心理治疗师办公室设备清单:一张舒服的椅子或沙发,几本旧杂志;一套针灸用具?

当很多人仍然无法想象会花钱雇人在自己身上扎针时,另一些人已接受了东方传统疗法,比如针灸、草药和禅修。

数十年来,人们对于辅助和替代治疗的兴趣与日俱增。美国国家辅助及替代医药中心(NCCAM)在2004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36%的美国人正在采用不同类型的辅助或替代治疗,包括草药、禅修、针灸、整脊和瑜伽。

美国国家辅助及替代医药中心副主任暨临床心理学家玛格丽特·切斯尼(Margaret Chesney)博士称:“大部分表示曾接受这类疗法的人,他们会视之为‘辅助’的方式,即透过综合形式,比如结合禅修和传统心理辅导,来改善健康状况。”

肖娜·L·夏皮罗(Shauna L. Shapiro)博士是美国加州圣塔克拉拉大学咨询心理学助理教授暨研究员,曾发表不少关于禅修和正念的研究、论文和著作,她指出:“正念正在开启人们对不同辅助疗法的认识,引发对东方智慧的好奇。”

尽管目前还需要更多证据来支持东方医学的有效性,但一些研究已经指出,有关疗法,诸如正念、禅修和针灸等,能有助减缓身体和精神方面的痛楚。

 

正念的指引比事情本身更重要

马萨诸塞州阿林顿心理学家克里斯多夫·杰默(Christopher Germer)博士,便是以东方传统疗法为治疗核心,尤其是那些糅合了佛教理念和正念的心理学。他也在禅修和心理治疗学院——非牟利机构——主理持续教育工作,致力于协助从事有关精神健康的专业人士,结合正念来进行心理治疗。

哈佛医学院的临床主管杰默(Germer)是一位资深的禅修学生及佛教修行者,他指出:“所谓正念,就是去觉知任何主导和占据你当下意识的思想、情绪和感受。”

在接触病人的过程中,他会寻找“病人不愿意接受的事物”。人们因受情绪困扰之苦前来接受治疗,他们希望这种痛苦能马上止息。但杰默认为,这不仅不太可能,反而常会事与愿违。

一位患有焦虑症的病人曾经告诉他:“所有该做的事我都做了,我坦诚面对自己的恐惧,我能够制止自己的恐惧症发作,并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我为什么还是这么焦虑不安?”

杰默协助这位病人改变他对焦虑的看法。他忆述说:“你认为焦虑不好、需要避免,但这种想法只会将它放大。”因此,杰默把治疗方法从减轻焦虑转变为加强对焦虑的承受能力。他说,这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结果。他解释,尽管病人认为焦虑、抑郁和痛苦确实极为难受,但藉着忍耐和接纳,他可以缓和及减少负面情绪。

正念是一种核心感知过程,它可以与任何一种治疗方法相结合。杰默说:“正如弗洛伊德(Freud)所言,‘人们会伴随其精神官能症一同死亡,我们需要学会与之配合。’他的见解是正确的,我们不可能把它们消灭,我们需要学会与自己和睦相处。”

曾私人执业的心理学家塔拉·布莱克(Tara Brach)博士,现正从事结合疗法的培训工作,指导心理学家和其他精神健康专业人士,把正念和禅修与心理学治疗互相结合。她表示,通过培养人们对当下的觉知,能有效改变他们的情绪经验,这亦是这种疗法吸引她之处。

布莱克(Brach)表示,保持正念,专注当下,能有效协助人们认知并接受负面的情绪和经验。她解释说:“引导一个人去觉知和辨别他们的体验——它可能是轻柔的,也可能是内心私语——有助于减轻对负面情绪和经验的一些认同及反应。”

布莱克指出,并非所有病人皆能完全接受正念治疗。在处理那些心理创伤个案时,尤需谨慎。她说,协助这些病人联系任何能让他们产生安全感和被关爱感觉的事物往往是首要工作──无论是宗教活动,还是一位家庭成员或他们的狗。借着创建布莱克所谓的安全罩,治疗师可以为病人提供一个类似康复庇护所的感觉,以作支持。事实上,所有病人均能受益于某种形式的稳定感或归属感的建立。她说,通过回归某一事物,比如呼吸、身体感受或声音,可以让心灵平静下来。

运用正念对治布莱克所称的“自贬状态”,即惯常地不断严苛自责,亦见成效。改变人的内心脚本是认知治疗的关键(译者注:内心脚本可延伸意为内部思维模式,心理疾病被认为是错误的内部思维模式所引发,所谓模式就是一系列的错误想法。因为这些错误想法固定地出现,具有跨情境的稳定性,比如在遇到某些人和某些情境时,便会出现)。于2000年在《咨询与临床心理学期刊》(第68卷,第4期,615-623页)发表的一篇研究文章指出,以正念为基础的认知疗法,对于那些曾经历抑郁症复发达三次或以上的病人,预防效果尤为显著。

尽管多种正念技巧能与治疗互相结合,但布莱克认为禅修对保持正念非常重要。

“我发现除了正式修行外,没有其他可替代的办法”,她解释:“苛待自己和他人的习气是如此强烈……你真的需要持之以恒地每天进行练习。”

 

对针灸的解析

美国国家辅助与替代医药中心的切斯尼(Chesney)表示,按东方传统,针灸和禅修经常会在全系统治疗方法中结合使用。对于结合这些东方疗法与其他心理介入措施一并使用,会对身心健康产生怎样的疗效,该中心亦有志作进一步研究。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布里瓦德市私人执业医师吉姆·诺斯(Jim Nourse)博士,一直专注于这方面的工作。他在读过《龙飞凤舞:心理学和中医》(”Dragon Rises, Red Bird Flies: Psychology & Chinese Medicine”,东域出版社,2005年)一书后,决定采用针灸来增强他的治疗效果。该书作者是精神病医师莱昂·哈默(Leon Hammer)博士,书中阐释了东方医学和西方心理学的交汇问题。

虽然很少研究特别探讨针灸在精神健康方面的疗效,但2004年在《情感障碍期刊》(第83卷,第1期,89-95页)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在患有抑郁症的孕妇中,施针在能控制抑郁症的穴位,比施针在普通穴位或按摩更见成效。2006年发表在《临床精神病学期刊》(第67卷,第11期,1665-73页)的另一项研究指出,对比两组患有重度抑郁症的病人,接受针灸治疗的一组患者,相较另一组正等候接受同样治疗的患者,前者展现出显著改善。诺斯说,当针灸能对治自己的偏头痛和秋季过敏症状时,他终于相信此法具有相当可观的疗效。他对哈默(Hammer)所提出的创新疗法能够在短期内见效这一点,甚有同感。

他说:“哈默指出,自己能够妥善解决精神方面的问题,但也注意到,病人的情况常常会有倒退的倾向。” 诺斯赞同仅仅依靠谈话治疗并不足够, 如果一个人的基本能量没有丝毫改变,问题还会不断出现。

诺斯说,针灸让他更迅速地改善病人的情况,在某些个案中,针灸更是唯一的有效方法。例如,近日有一位正经历重度抑郁症发作的病人,她的严重程度已达到对任何事物提不起劲,包括她的生活、日常活动以及治疗。

诺斯说:“她就差自杀了,我们已试用两种不同的抗抑郁药。”病人同意试试针灸,他集中病人的肾部穴位施针,因为中医认为,肾主意志力、元气和干劲。他说,经过两次治疗后,她更能投入治疗,并更愿意接受进一步治疗。

针灸对于治疗焦虑、愤怒、恐慌症及强迫性精神障碍也有帮助。诺斯相信,相对其他疗法,针灸能够减少自主神经的负荷,可以恢复身体的能量平衡,及一切与能量系统相关的运作。

他说:“中医是最早的身心医学,按照中国人的观点,一个人的能量系统在身体和心灵两方面都是平衡的。当你改变其中一方,另一方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延伸阅读

 美国心理学会(制片人),《运用“正念”认知疗法治疗抑郁症:美国心理学会精神系列视频之一》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roducer).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for depression: Part of the APA spirituality video series [DVD or VHS]. (Available from APA, 750 First St., N.E.,Washington, DC 20002-4242).

美国心理学会(制片人),《正念疗法:美国心理会精神系列视频之一》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roducer). Mindful therapy: Part of the APA spirituality video series [DVD]. (Available from APA, 750 First St., NE, Washington, DC 20002-4242).

《运用针灸治疗抑郁症: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临床精神病学期刊》Allen, J.B.J., Schnyer, R.N., Chambers, A.S., Hitt, S.K., Moreno, F.A., & Manber, R. (2006). Acupuncture for depress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68, 1665–73.

《彻底的接纳:以佛陀的心来拥抱你的生活》Brach, T. (2004). Radical acceptance: Embracing your life with the heart of a Buddha. New York, NY: Bantam.

《龙飞凤舞:心理学和中医》(修订版)Hammer, L. (2005). Dragon rises, red bird flies: Psychology & Chinese medicine, Rev. ed. Vista, CA: Eastland Press.

《生活大灾难:用身心智慧来面对压力、痛苦和疾病》Kabat-Zinn, J. (1990). Full catastrophe living: Using the wisdom of your body and mind to face stress, pain and illness. New York, NY: Delacorte Press.

《针灸:孕期抑郁症的一种有效疗法》,《情感性精神障碍期刊》Manber, R., Schnyer, R.N., Allen, J.B.J., Rush, J.A., & Blasey, C.M. (2004). Acupuncture: A promising treatment for depression during pregnancy.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83, 89–95.

《将灵性融入治疗:执业医师的实务锦囊》Miller, W.R., Ed. (1999). Integrating spirituality into treatment: Resources for Practitioner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文章来源:http://www.apa.org/monitor/dec07/serenity.aspx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永丹卓嘎

一校:光目、扎西尼措、圆精、明心

二校:释然、圆言

终审:铭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