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伤

0330-5

宣智读大学时有一个朋友圈子,圈子里飞飞年龄最小,长得很漂亮,是学生会主席。这么优秀的女孩,一般男生都不敢追她。后来她初恋男友出现了,那个男生比她大四岁,相貌虽然一般点,但嗓子很好,唱歌很好听。穷追不舍三个月后,飞飞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飞飞是初恋,那男生谈过几次,很会哄女孩。陷入情网的情侣,那是朝朝暮暮不舍,隔帘也相思。

相处不久后,男朋友让飞飞在学生会提拔他。他跟飞飞说:“我只有站在你一样的高度,才能够更好地配得上你。”这话听着,还真是很有道理。都说女人一落情网,智商就直线下降。这男生虽然没什么能力,圈子里也不太接受他,但在恋爱中的女孩眼中,他就是最完美的。在飞飞的极力提携之下,男朋友从学生会的干事,渐渐地升到组长,再到部长。

转眼大三下学期了,大家要去实习了。飞飞要去南方,而男友留在学校。离校前不久,他们约会的时候,男友提出了非分之想。飞飞不答应,他便用强的,幸好飞飞挣脱了,哭着跑回来。第二天,男友来道歉,说自己昏了头,不是有意的。一番安慰之后,飞飞很快就原谅了他。

他接着说要飞飞帮他运作一下,让他接替学生会主席一职,飞飞答应了。但这事没有运作成功,在投票的时候,这个提案被大哥一票否决了——当时在她们的朋友圈子里,还有个玩得好的男同学,一直非常照顾她们,大家都喊他大哥。大哥说“狼子野心,其心可诛”。其实在恋爱之初,大哥就私下里劝告过飞飞:“我感觉他不是真的喜欢你,他只是想利用你。”飞飞纯净美好的初恋,哪里容得了这样的无端猜疑。大哥的话,让她听着很剌耳。她感觉大哥对她男朋友有敌意,从此就逐渐远离了大哥。现在这事,又直接让大哥否决了,飞飞虽然生气,也没办法。

实习离别前夕,一轮轮的散伙饭,学校的角落总是传来伤情的歌声。南来北往的飞燕啊,带来了离的愁绪。在离人眼中,整个校园都陷入了忧伤。飞飞去广东后不到一个月,男友已经带着新的女友招摇过市,大家都不敢告诉飞飞。后来飞飞终于知道了,质问他为什么?争执之中,他说:“跟你说实话吧,当时我追你,只是因为你能帮我。我也想过真心爱你。但是,我骗不了自己,我做不到。我现在的女友能给我的,你给不了我。”

纯净如童话的初恋,瞬间变成了狗血剧情。这种打击,简直一击而溃。男友的话象利刃一样,割得飞飞遍体鳞伤。宣智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飞飞已经哭得嘶哑得说不出话来。那时飞飞实习的公司是有名的自杀公司,本来就工作压力大,同事们相互倾轧、排挤,现在又加上离谱的失恋,飞飞终于扛不住了,她在酒店里割脉自杀。也许是上天有灵,不忍心这么好的姑娘就这样死去,她自尽的时候,她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感觉心里特别不对劲,就打电话给她,才知道她出事了。赶紧找到了一起实习的师兄妹们,一群人终于找到了她,从死亡边缘救回了这个可怜的女孩。自此飞飞的左手,再也提不起2斤以上的东西。

宣智去看飞飞时,简直不敢看飞飞那绝望的样子,哀莫大于心死。飞飞抱着她说:“姐姐,我活不下去啊,活不下去啊,我真的活不下去啊……”

绝望的尽头,就是新生,男友的电话让飞飞梦醒了。飞飞还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前男友打电话过来说:“别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回心转意。”飞飞听完,淡淡地笑了,宣智便知道,这场情伤已经到头了。飞飞在电话里说:“你好好待你现在的女友,让她幸福。”把智宣听得忍不住落泪了,这般善良的姑娘,你怎么忍心伤她?

在苏州工作的师兄听说了飞飞的遭遇,邀请她去了江苏一家销售公司。飞飞的才干很快就表现出来了,她做得非常出色。开始是3000元一个月,后来是5000元,再后来是年薪20万。如今,一个25岁的小姑娘,已经是年薪40万了。

飞飞的优秀也收获了爱情,一个爱她如掌上珍宝的男人。她的美好,值得好男人珍爱。这个男人家境极好,家里有几座工厂。为了飞飞,他离开自己发展得很好的事业,进了飞飞那家公司,这就是《唐伯虎点秋香》的现代版么?如今飞飞已经生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不用细表了。

在飞飞走向幸福的过程中,大家也零零碎碎地从同学们嘴里听说了一些关于飞飞前男友的消息。飞飞离开后,学生会就嫌他能力不足,把他免职了。学生会混不下去了,他觉着还是自己做点生意吧。没想到的是做啥赔啥,最后欠了好多钱,到处借债。借到了飞飞那里,飞飞听他说得这般潦倒,念及相恋一场,于心不忍,借了好几次。

毕业时前男友没拿到毕业证,因为成绩太差,考试过不了。他的心思都用在钻营上了,根本没用在读书上。可怜他农村的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为了供他读书,供得一贫如洗,临了他却连毕业证都没拿上。他出去后找了份工作,一个月1800元。女友说了,没有房子不结婚。北京的房价,大家都懂的。前男友衣食尚且不济,房子更是如同天边的云。一年之后,在他最潦倒的时候,他女友找了新男友,离开了他。这时他打电话给飞飞,想再续旧情——他知道飞飞已经年薪30万了。那时飞飞还没有遇到后来的老公,飞飞心软,但不傻,断然拒绝了他。

后来他去做传销,到处借钱欠债。还因为投资书画什么的,被人家告了诈骗。有次他借钱借到宣智这里,宣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说是妈妈生病了,几个姐姐也不借钱给他,家里人都怕跟他联系了。他的话让人不敢再相信,他的潦倒又是真的,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后来他打电话给飞飞:“飞飞,这就是我伤害你的报应吗?”飞飞已经淡然了:“是也好,不是也罢,还提这些干什么?”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因为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任何消息。

那时飞飞因为跟着宣智去放生,信了因果。她问宣智说:“姐姐,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宣智说:“苍天有眼,都看着呢。”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8578440101hx1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