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藏传佛教修行者的临终关怀须知

End-of-Life Needs of Patients Who Practice Tibetan Buddhism

 

作者:玛丽莲·史密斯·斯托纳博士

Marilyn Smith-Stoner, PhD, RN

Journal of Hospice and Palliative Nursing. 2005;7(4):228-233.

 

y140321-1

 

在美国,修习藏传佛教的人群,正迅速增加。他们临终时所需的照料,与传统的临终关怀有很多不同之处。临终护理的专业人员,有必要了解这些需求,以便帮助那些接受其服务的佛教修行人。本文将介绍如何使用护理程序,以安排好相关的临终关怀;并为临终护理团队的每个成员提供建议,以满足这些临终者及其家属的需求。

与其他宗教一样,佛教并非一脉单传。佛教的两大源流,一支是在泰国、柬埔寨、老挝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所修持的南传佛教;另一支为大乘佛教,遍布世界各地,如中国、日本、越南。隶属大乘佛教的密宗,包括本文所讨论的藏传佛教修行,都源自后者。有很多极富盛名的大师居住在美国,能够帮到这些临终关怀的提供者。由于佛教徒的一些要求迥异于当地的主流文化,所以本文旨在和临终护理人员之间创建一些对话,以探讨相关的临终需求。本文对于藏传佛教徒临终实践的描述,应视为一次开端,而非结论性的。

藏传佛教是美国发展最快的宗教之一。藏族人和新修行人的主要聚居地,在纽约、明尼苏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和科罗拉多州等地。但很多佛教导师,已经将佛教渠道拓展至全国各地。大多数临终关怀院的周边,可能就有一家修行中心。在网上搜索“佛教”一词,并输入你的城市或地区名,你会发现离你最近的一家中心。

修行者们敬仰的佛陀或“觉悟者”,出生于大约2500年前。他在印度“觉悟”,并终其一生游历各地。他生为王位继承人,但是当意识到在自己的宫殿周围,人们正在遭受痛苦时,便转而致力于寻求证悟。他的教法,强调众生皆苦,力主以禅修方法调伏内心和情绪。在此教法的不同传承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例如,有时候,为死者所做的特别仪式或祈祷,历时100天;而在密宗里,一般为期49天。这似乎只是一个细微的差别,但在临终关怀中,它和个性化的悼亡服务密切相关。

在所有佛教传承中,有四种基本思维是见解和禅修的基础:其一,人身极其难得,故应当致力于实现其最高的精神潜质;其二,所有和合现象皆是无常,而生际必死;其三,较之根本实相,众生所体验的相对现实,产生并相应于他们自身的行为;其四,众生皆苦,而人类尤其身受生老病死之苦。

虽然佛教对于生病和死亡的痛苦,有着清醒的认识,但是它的教义决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安乐死。如果病人要求结束自己的生命,除了启用传统的护理干预(那些适用于亟需及时心理关怀情形的措施),还应该立即联系一位上师。

鉴于消除痛苦是临终关怀的核心,这里做进一步的解释很有必要。索甲仁波切讲述过一个著名的故事,以阐述佛教的一个基本教义:痛苦普遍存在,生命中不可能远离痛苦。乔达弥生于佛陀时代,她在自己的孩子死后悲伤欲绝,为此她走遍国土,寻求让她孩子复活之人。一位智者告诉她,佛陀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于是她去见佛陀,请求佛陀让她的孩子复活。佛陀示意,如果她能在当地村子里,找到一户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家,从他们家中讨得一些芥菜籽,就能让她的孩子复活。乔达弥找遍整个地区,也找不到一户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家。当她的寻找被证明是徒劳无力时,她明白了痛苦是普遍的,而她应该致力于精神实修。

所有密宗的修持,都专注于心的训练;明智的选择,是尽早开始这一训练,尤其是对死亡的准备。一位西藏的喇嘛,恰度康卓仁波切,曾经说:“当你内急的时候,再建造厕所,显然是太迟了。”为死亡做准备,是此传统的核心内容;而所有修持,都在提示修行人,对于如何死亡以及死亡何时到来,人们毫无把握。临终关怀的专业人员,在帮助不同宗教不同需求的病人方面,经验丰富;尽管藏传佛教徒的很多临终需求,与一般情况不同,但这些完全在临终关怀人员的能力范围之内。

《西藏生死书》是这方面最广为人知并且最实用的书,该书从佛教视角对死亡与临终做了引导,书中详细描述了死亡的每一个步骤。该书有很多版本,各自作了不同风格的阐释,并以各种印刷或多媒体形式广泛流传。志愿者或家人可以念诵此书的基础版本。如果找不到人为病人念诵,则可以播放磁带或CD,作为临终关怀计划的一部分。

让我们先了解一下藏传佛教对“死亡”的定义。正如恰度康卓仁波切所说,这一定义相当精确,它基于对体内微妙能量的感知(此处的“微妙能量”,即藏文的rlung,通常译为“风”,但其范畴从呼吸之气直至神经元突起)。

根据藏传教义,呼出最后一口气后,身体的微妙能量会向心脏区域收摄。之后,阳性的微妙能量,会滴落到心脏;此即白色明点,它于受孕的那一刻得自父亲,并于一生中住持于头顶心。相应的,死者会产生月光般的视觉体验。之后,阴性的微妙能量,会上升到心脏;此即红色明点,它于受孕那一刻得自母亲,并住持于肚脐下方。相应的,死者会产生红色的视觉体验,如同黎明或日落时的天空。阳性和阴性能量会合,人则昏厥不省人事,仿佛进入一个清明,漆黑的夜晚。这便是死亡,无法复苏的死亡。

然而,据信,意识和此生的联系,会以其最微妙的认知和运动形式,在死者体内继续停留长达3天甚至更长,具体取决于死亡的情况。如果死者死于事故或暴力,或者死者的身体未受到干扰,或者行持了特定仪轨帮助死者的意识从体内解脱,那么意识可能会立即离开。在此情况下,身体只是一具尸体,不需作特别考虑。但若是安详过世,藏传佛教徒会格外关心死亡当下和死后几天内身体的变化;他们会努力确保意识从头顶心离开。

在对病人作初期评估时,护理人员可以和病人讨论面对死亡时他们的个人心愿,并记录下他们的渴求。在走向死亡以及经历死亡的路上,不同病人渴求的特别引导是不同的,有时差异会很大。尤为重要的是,应当询问病人是否有自己的上师或“喇嘛”,以及他们是否希望临终牧师和其上师联系。还需要特别留意,病人的上师住在哪里;如果离得很远,“僧众”或者病人所在的佛教团体,在此过程中也可以提供帮助。

在确立了宗教关怀程序的细节后,还需要考虑病人临终时可能会身处的环境,这一点很关键。当临终关怀不是在病人家中,而是在长期护理机构内或其他地方进行时,这一点尤为重要。若条件允许,应选择一个安静的环境,以便举办临终仪式。

许多藏传佛教修行者,受过有关超度仪式和破瓦法(意为“迁识”,即“意识的转移”)的特殊引导,作为其常年精神修行的一部分。在死亡来临前,他们可能已经持诵了很多年破瓦祈祷文。这些祈祷文激励修行者思维各种中阴场景,探索真实的死亡体验究竟如何。事先预习死亡经历,给了修行者一个机会,以适应死亡不可预知的特性;并学会接受死亡,将其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理想的临终状态,是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对于正在经历的死亡保持全然的清醒,于此清醒之中完成“迁识”或其他特殊修习。当濒临死亡或刚刚死去之时,若有亲友在旁哭喊和干扰,将有害无益。为此,亲友们如果无法保持平静,或将心安住于禅定中,他们往往会离开房间。

护士应探寻临终关怀团队和其他看护者(有偿或无偿的)对这些要求的感受。如果护理者觉得某些做法违背了常情,比如,让病人独自面对死亡;此时,护士应该为病人坚持其需求,她们是病人此刻最好的代言人。寻求团队成员对宗教习俗的看法,很有必要,这也为她们自己提供了一个机会,以探究自身的想法,和对护理计划的反应。

虽然佛教徒们明白,痛苦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只要有可能,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避免痛苦折磨。与其他病人一样,在评估此类病人时,需要确定镇静止痛所需达到的水平。为控制疼痛而采取何种干预措施,不同病人的要求差异极大。有关镇痛的这些考虑,和自然分娩的情形非常相似:有的女性喜欢镇静,有的则尽量避免。一般来说,人们希望尽可能既舒适又清醒,那样他们才能继续修持,并和亲人们交流。

对其他药物的使用进行评估同样重要。尤其要仔细留意护理计划中的其他药物。许多佛教修行者,使用各种草药;除西医之外,他们也看藏医。因此,应鼓励病人,同他们所有的医护人员之间,保持沟通。

一旦团队成员完成对病人的评估,即可制订计划,以尊重其偏好。如果病人身处长期护理机构或公共寓所中,则往往需要最细致的计划,才能确定保持安静的最佳方案以及谁在场。在此,有一些建议:

1.制订一个探视的时间表,以便病人掌控时间,在自己的宗教修持期间不被打扰。病人也许希望护理人员在固定的时间内进行探视。

2.布置一个供桌,摆放宗教相片和圣物,可能还需要蜡烛和香。

3.按照病人意愿,确定临终时在场的人。病人有可能不希望任何人在场,尤其是在其家人或朋友感情太脆弱或不支持宗教仪式的情况下。

随着临终关怀护理计划的实施,护理团队还可以提供一些其他方式的帮助,这些方式在病人的档案里应该有记录可查。诸如此类的许多策略,适用于所有病人,有可能是临终关怀的常见做法(见表1所列)。

 

团队成员

重点关注领域

医生及护士

提供尊重病人需求并以病人为中心的个性化护理,以对敏锐性和其他保证生死质量的措施进行有效控制

临终关怀助手

默默而专注地工作,有幽默感(与其他人相处时皆是如此)

牧师

能与病人安静的呆在一起,如病人有导师在时联系病人的导师。要注意很多病人只是从书本,录像,研讨会上的演讲得到学修指引,而并没有当地的导师可以给予实际指导。

社会工作者

协助病人调和并解决过去的问题,宽恕自己及他人;同家庭成员和朋友们倾谈;帮助病人实现心愿,这将有助于他们放下执著。

志愿者

保持供桌清新整洁,每次拜访可携带一小捧花摆放在供桌上;写信;协助病人制作一个总结人生积极成就的剪贴簿。
注意事项:在对病人宣读佛教类文章时,请记得提前询问是否适当,某些文章只有得到特别许可的人才能阅读。

表1

 

除了对安静环境的特殊要求,病人还可能要求为其管理探访者,不论来访者是否为僧众。如果临终关怀的地点,是一个集体寓所或长期护理机构,那么在为病人安排房间时,需要格外注意。很多人会要求住在离护士房最远的房间,有一个安静的室友。

 

其他建议还包括:

1.探视病人时,请把呼机和手机调成振动模式。

2.临终护理成员的精神状态也很重要。在进房间前,请做一次深呼吸,以清醒头脑和保持放松。

3.在房间外接打电话。

4.在每次探访中,试着保持几分钟沉默。可以用自己的宗教方式祈祷。

5.确保供坛整洁,并处于病人视线内。

6.建议病人在白天的某些时候,播放磁带,或使用其他多媒体设备,以帮助他的宗教修行。

7.当临近死亡时,联系宗教导师及病人家属。

8.建议护理团队的成员为病人的修行提供特别提示。比如:

(1)给予和接受

(2)放慢速度

(3)注意细节

 

死亡过程中,还需要额外的计划(见表2)。

 

 

任务

为完成任务,临终关怀团队的具体活动事项
能理解并转化病人的痛苦 制定针对死亡时刻的医疗和临终指引章程,让病人表达恐惧,并对此进行确认,根据减轻病人痛苦的原则鼓励用药。
连接,修复关系 推动病人宽恕自己及他人,并建立爱的关系,对己对彼产生同情心。
为迎接死亡做好精神准备 修习破瓦法——以在死亡时转换意识;按照沿袭下来的传统方法,在具体指引下听磁带以及阅读经文。
发现生命的意义 让病人积极地回顾自己的一生,接受并包容自己及他人,做一些传达爱的行动,例如参与调查,捐献器官以及财产。

表2

 

“善终”的关键是“迁识”。为利于此,要做到:

尽量不打扰病人;尤其避免碰触其双手及下半身。

在死亡发生之际,轻轻拍打病人的头顶,以此引导其神识向上走。

视实际情况,死后遗体尽可能不受打扰,摆放得尽可能长久。佛教徒相信,在通常所认为的“死亡”之后,死亡过程还将持续3-4天。尽管很多法律不允许遗体在自然条件下停放3-4天,但牢记这一点,在家人走向死亡时,会有很大帮助。

你可能需要帮助病人坐起身,以便修行;或者朝右侧卧,如同佛陀涅槃时那样。

成功的临终关怀计划,是让病人能够坚持他(或她)希望的修行安排。询问病人的禅修能力和祈祷能力,将有助于建立有效的关怀计划。确定计划是否有效的另一个方法,是记录下病人在衰弱和进入死亡过程中保持宁静的情况。那些修行人在死亡时刻的表现,他们的行为,遗体不受打扰的时间量,所有这些描述,都将丰富有关个性化关怀计划的记录。

如果死者的家属是藏传佛教徒,在其死后49天内,家属会进行特定的祈祷和仪式。此时,可以向家属提供一些款项,以资助这些仪式。一旦病人确定已经去世,葬礼随时会举行,多半会采用火化。49天内是否需要吊丧,则不一定。这些旅居在西方的藏族修行人,因为很多人语言困难生活贫困,因此一个典型的情形是,大多数病人在其死后一年内,都会需要一些帮助以处理身后之事。这些身后之事,包括拜访抚慰其家人,以及帮助其亲友申请社会救济。

藏传佛教是一个正在迅速壮大的宗教传统,需要特殊的关怀计划。而临终关怀的专业人士,是一些奉献者,致力于提供尊重病人文化和宗教背景的关怀护理。本文乃此项努力中的一小步,旨在为临终关怀团体提供相关指导。本文着眼于修行人临终时的特殊需求。在佛教徒之间,确实存在着个体差异。本文仅仅是一个总体框架。建议您找一位当地佛教团体的修行者,请他为你们的护理团队作一次讲解,以了解更多当地习俗。

 

(本文的印刷版,获得CE许可。相关细节,请与出版商联系:美国费城胡桃街530,利平科特,威廉姆斯和威尔金。)

 

 

文章来源: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508915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小艺,畅妈,小溪

一校:妙怀、丹秋白马

二校:圆善、圆莉

终审:圆德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