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吸烟者冥想减压疗法初探

A Pilot Study on Mindfulness Based Stress Reduction for Smokers

 

作者:James M Davis, Michael F Fleming,,

Katherine A Bonus and Timothy B Baker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期刊,2007,

7:2 doi:10.1186/1472-6882-7-2

 

摘要:

研究背景:冥想就是觉知当下,不做评判或决策。这里我们将对一项试点研究成果进行汇报,这项研究是为了测试冥想减压法(MBSR)(略有修改)在干预吸烟方面是否具有可行性。

 

方法:MBSR导师提供为期八周的集体观想指导。被试者在不依赖药物的情况下戒烟七周。戒烟六周后测试受试者呼吸中一氧化碳浓度和七天吸烟时长。同时以问卷形式测量受试者压力和情绪变化。

 

结果:在戒烟第六周的回访中,18名被试者(平均吸烟史26.4年,日均吸烟量19.9支)中有10名(56%)已过了7天大关。这证明规范的冥想对减少戒烟及应对压力和痛苦有积极作用。

 

讨论和结论:冥想训练对戒烟有效,值得进一步推广研究。

 

1.背景

冥想可以被定义为对随时变化的内部体验保持觉知,如身体觉受、情感、欲望、兴奋等;同时保持接纳的心态,只是经历每次体验,不做习惯性反应、不判断、不反刍思索,也不尝试修正。冥想是一种技能,就像学习一门乐器,通过日复一日的练习来提升。冥想训练预期结果是:冥想有益于在日常活动中提高精神与情感的柔韧性和觉知力,增加幸福感,并能使人更从容地应对挑战。

由乔恩·卡巴金开发的MBSR已经发展成为一套长期性的减压方法。目前这些课程在全球有超过240家机构在教学。MBSR为个人日常冥想训练提供基础性指导,因为大部分人之前并未接触过这一事物。MBSR要求参与者每周聚会一次,每次2~3小时,持续8周,称为7小时“冥想日”,并每天进行45分钟的冥想练习,每周六天。

对冥想训练在戒烟领域的效果进行研究的目的,是冥想训练已经被证明可以减轻压力,而压力正是吸烟的一大诱因。通过对经济压力、社会压力和失业压力进行研究,可以得知压力与吸烟率以及烟瘾复发率密切相关。而对冥想训练的研究表明,冥想训练减少了压力相关症状,降低了唾液皮质醇量(一种压力的生理反应)。

此研究的另一目的在于验证冥想训练能否减少戒烟的消极影响,戒毒也有这些消极影响。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这些消极影响是复发烟瘾、毒瘾的有力刺激。许多研究表明,冥想能够减轻由情绪紊乱导致的痛苦。其他研究发现冥想训练能提高幸福感、减少抑郁症复发。

冥想训练用于吸烟者的假设是:冥想可作为一种认知技巧,用于管理欲望,消除症状、减轻抑郁情绪,这一技巧可以对吸烟的诱因发挥长效作用。这一初步研究确定了前期的调查目标,以测试其可行性并确定是否有进一步研究的必要。

 

2. 方法

2.1招募

受试者从威斯康辛州的戴恩县区招募,从威斯康辛州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戒烟中心(UW-CTRI)提供的现成吸烟者名单开始联系。招募广告是“戒烟研究”,并没有提及冥想。该名单中的部分人员被先行排除,理由是:a)他们称会很快离开此地,呆不到三年(n = 10);b)最近有过焦虑史,抑郁症史或躁郁症史(n = 5);c)曾经服用过安非他酮,但不是正在服用(n = 4)。

入选标准:受试者在18岁以上,每天吸烟10支以上。没有其他剔除标准,但碰巧没有受试者使用NRT或安非他酮。为22名候选人做了一个小时的情况介绍,告知所需的时间和强度。其中,18名签署了同意书,并上了第一堂课。其他4位在了解情况后,因为时间安排或交通原因而选择了退出。研究计划获得威斯康辛大学健康科学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接下来的流程也按其标准进行。

 

2.2干预

威斯康辛大学健康冥想导师按规则将冥想减压法(MBSR)教给受试者,不改变冥想的核心内容和要求。但作为戒烟干预,与经典MBSR课程稍有不同:受试者带着明确的戒烟目的,课程设置了戒烟日,在每周一次的聚会中,进行成瘾问卷调查和一氧化碳浓度测试。不定期指导如何运用冥想来抑制欲望﹑消除症状。

本着冥想训练中的无目的式指导精神,受试者在干预中被要求不要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戒烟这个目的上,而是有意地培养对于生活的觉知。受试者被要求恒时不带评判地去觉知那些强烈的情绪或思想,这些情绪和思想包含欲望、负面影响或者脱瘾症状等。受试者被要求做全天候冥想训练,包括就餐,社交活动,以及面对模拟的毒品诱惑情境。戒烟日是每日长达7个小时的冥想日,比干预结束提前十天,在最后的聚会中将进行大量测试。全程不使用药物治疗。

 

2.3结果评估

每次聚会,包括戒烟后的一天、八天和六周,都会对冥想情况、吸烟和压力进行评估。冥想情况通过每周七天的冥想日程来测试。戒烟情况通过7天吸烟日程测试并通过呼吸的一氧化碳浓度来确认(一氧化碳浓度在10 ppm以下可以认定戒烟成功)。问卷用于测试压力和情绪变化情况,包括压力感知测量(PSS)和症状检查列表(SCL-90-R )。

压力感知测量问卷是对过去一周的压力症状做评估。压力感知测量信度和效度都很好,已被应用于多项与冥想训练对压力效果有关的研究中。SCL90测试受试者的九大类痛苦:躯体化、强迫症、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惧症的焦虑、偏执意念和精神病。SCL-90-R被应用于大量冥想研究中,经过对各群体进行测试,其结果是可靠和准确的。

 

3. 成果

3.1. 受试者特征

受试者(n = 18)的平均年龄为45.2岁(范围:22 – 67),女10,男8,均为白人。每天平均吸烟量19.9支(范围:10 – 40),平均烟龄26.4年(范围:4 – 44)。受试者入选并未以想戒烟为准,然而,招募中候选人都声称非常想戒烟。同时受试者都声称未使用过相关戒烟药物。

 

3.2. 日常冥想运用

受试者每人收到一个CD音频,里面有45分钟的冥想引导,受试者被要求每周6天、每天一次使用CD(每周270分钟),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做更多时间的冥想训练。受试者被要求将每天的冥想训练时长记录到日志中,并特别强调要坚持和诚实地做记录。这18名完成训练的受试者根据其遵守规则的程度被分为三组:1)训练时间等于或长于要求时间的(每周270分钟)被称为“高度配合者”;2)没有达到最低要求时间的被称为“中度配合者”;3)在戒烟的前四周就停止训练的被称为“不配合者”。

高度配合者(n = 8)的平均冥想时间为51.8分钟/天(SD = 12.6分钟/天);中度配合者(n = 5)的平均冥想时间为23.4分钟/天(SD = 6.1分钟/天),不配合者(n = 5)的平均冥想时间为11.3分钟/天(SD = 5.2分钟/天)。不同组之间冥想时间差异主要归结于中间有几天没有冥想,虽然也有因为每次冥想时间低于45分钟的原因。

 

3.3. 中途退出

所有高度和中度配合者都在研究中留了下来。而所有不配合者(n = 5)在研究结束前都退出了。五个不配合者中有三个在第二周退出,其他两个在第四周退出。退出者在后续电话回访中说出了退出原因:“与暑期计划相冲突”(n = 3);“没有足够的时间做每日训练”(n = 1);和“训练太难”(n = 1)。由于退出,研究者无法通过一氧化碳浓度测试、吸烟日志、问卷等手段获得他们的戒烟数据。但6周后的回访电话显示,退出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戒烟成功。

 

3.4. 周后的戒烟随访

戒烟通过每周7天的吸烟日志进行测试并通过每周进行的呼吸测试中一氧化碳浓度来确认。而自我戒烟报告和一氧化碳浓度测试出来的戒烟结论没有差别。戒烟日之后六周,18名受试者中的10名(55.6%)(95% CI = 32.7 – -78.5)成功戒烟。8名未能成功戒烟者当中,有5名是中途退出,另有3名虽暂时戒掉,但在六周后的随访之前就又开始吸烟了。

 

3.5. 戒烟要素

为了确定上述戒烟成功者和失败者之间的差异,研究者进行了因果关系分析。能否戒烟取决于:冥想训练时间,对冥想训练的兴趣和情绪变化。戒烟成功者(n = 10)每天平均训练45.3分钟 (SD =15.8),对比失败者者(n = 3)(不包括退出者)每天平均训练22.4分钟 (SD= 5.2)。二者的时长测试(t(11) = 2.4, p = .03),表明两组在训练时间上有明显差异。

加上退出者,两组的对比更加悬殊,意义也更加明显。通过对两组的Z测试(80%的成功者vs25%的失败者,z = 2.33, p < .01),那些声称对冥想训练有“强烈的兴趣”的受试者明显更容易戒烟。最后,情绪变化是影响戒烟效果更重要的基础性因素(合并两组测试:t(10) = 2.4, p = .04)。戒烟成功者SCL-90-R平均得分为89.9(SD = 30.1;其中一个不完整的结果被忽略不计),而失败者平均得分为57.8(SD = 30.4)。

 

3.6. 中度配合者与高度配合者的压力症状比较

对中度配合者和高度配合者,以戒烟后第一天的压力基础症状(PSS)进行比较(所有组群中戒烟后PPS最高分数)。中度配合者,PSS从平均19分(基线)上升到24分(戒烟后一天),高度配合者,PSS从平均20.25(基线)下降到17.25(戒烟后一天)。(如图1)通过T测试:t(11) = -3.11,(p < .01),可以看出两组的PSS得分变化差异显著(列文的测试显示了相似的变化)。与大多数试点研究一样,较小的受试范围中可能会出现明显的异常值。

 

y140320-1

图1中度配合与高度配合冥想者间压力症状比较

 

3.7. 中度配合者与高度配合者之间的情绪变化比较

情绪变化的症状(SCL-90-R)只取两个时间点进行评估:基线和第八天回访时。中度配合者平均SCL-90-R得分从93.8(基线)降低到90.8(第10天的回访),与此相比,高度配合者平均得分从72.6(基线)下降至43.9(第十天的回访)。两组之间SCL-90-R平均得分的差异为25.7。T测试的平均差异可区分但并不显著:t(11) = -1.38, (p < .19) (列文的测试显示了相似的变化)。(如图2)

 

y140320-2

图2

 

3.8. 受试者接受程度

在最后的聚会当中(第10天回访),受试者完成了课程评估。这为受试者提供了一个机会,对未来开展干预治疗提出建议。课程评估对受试者就干预治疗的优缺点进行开放式提问和定向提问。对开放式提问有代表性的回答如下:

 

问:“你是否喜欢这个课程?”

答:“我从没想到我会喜欢冥想,以致我每天都坚持冥想。戒烟只是冥想的众多好处之一。”

 

“每个人都很棒。这些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有能力。我决定去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我睡得更好,更有活力。”

针对定向提问的回答则更多的带有批判性,具体如下:

“你有足够的时间做这个戒烟训练吗?”四个人说“不”。

 

“戒烟日后的课程结束得太快了吗?”

十个人说“是”。

 

“你需要更多的帮助来克服脱瘾症状吗?”

六个人说“是”。

 

4. 讨论与结论

4.1. 戒烟

六周训练得到了56%较高的戒烟成功率,而之前进行了相似研究的人数资料显示,在强度较大的引导、没有药物治疗和测试期间每周会面的情况下,戒烟后六周普遍只有33%的成功率。值得注意的是,13名曾想退出但未退出的受试者中有10名六周内就戒烟了。对此最好的解释可能是,正念减压法是一种强力干预法,虽然这一干预方法退出率较高,但由于它的强化性,完成治疗的人戒烟成功率也很高。尽管这一试验性研究有一定的局限性,但相对较高的戒烟率表明,冥想训练作为戒烟干预方法已经初见成效。

 

4.2冥想配合度对于戒烟成功率的预测

在本案例中,冥想配合度看起来的确与戒烟成功率有关。在高度配合者中,6周戒烟成功率为100%,中度配合者,戒烟成功率为40%,不配合者,戒烟成功率为0%(中途退出)。这些数据表明,配合冥想是愿意戒烟者的特征之一,但冥想本身并不具有治疗效果。然而,基线日的戒烟问卷结果并不支持这个观点:所有受试者都声称自己有强烈的戒烟愿望。即使冥想时间确实因个体戒烟意愿强烈而不同,冥想时间与成功戒烟之间的关联还是证明了冥想不仅对戒烟有效,也有助于加强戒烟的心力。

 

4.3.学习冥想的兴趣可预测戒烟成功率

在基线日声称“有强烈的兴趣学习冥想”的受试者,6周的戒烟成功率明显比兴趣一般的受试者更高。进一步分析发现,10名戒烟成功者中有8名在基线日声称有强烈的冥想兴趣,这表明对冥想的兴趣和配合与戒烟成功与否有关。研究结果表明,干预治疗最有可能对那些有兴趣学习冥想的吸烟者起效。

 

4.4情绪变化可预测戒烟成功率

SCL-90-R得分较高者在6周戒烟训练中有更好的表现。这好像与我们的直觉相反,情绪波动大的受试者更容易戒烟。然而,如果考虑干预可以减轻情绪波动的可能性,情绪波动较大的受试者可能会从冥想中获得更多收益,因而更有进行冥想训练的动力。

 

4.5. 报告中压力和情绪波动的变化

冥想高度配合者压力和情绪波动减轻幅度大,且戒烟成功率达到100%,这一发现显示,冥想训练对减轻压力或痛苦具有潜在效果。高度配合者在戒烟后的压力减少并不只是针对戒烟干预有效,它说明冥想可以减少压力。另一个研究结果是,与不配合者相比,高度配合者的SCL-90-R得分数值显著降低。但具体区别被试验中大量的数据变化弄混了,不具备统计学意义。因此,从研究结果中无法得出冥想配合度与情绪波动减轻有关的准确结论。

 

4.6. 研究局限

干预研究的主要局限是排除了药物治疗。药物治疗被有意排除在研究之外,以便单独评估冥想训练的效果,防止与药物效果相混淆。这次研究的另一些局限包括:测试范本少、没有采用对照组,以及没有进行短期随访。因为这只是一项旨在评估可行性的试点研究,使用了前后研究设计,对基于冥想配合度的因果关系进行了分析比较。此外,该研究排除了四个人参与,这可能导致了一个选择性偏差,会使其他使用人群过高地估计治疗效果。作为吸烟干预方法,冥想训练的后续测试将包括使用药物治疗﹑随机对吸烟者进行分组﹑与对照组做比较以及6个月的随访。

 

4.7. 中途退出

中途退出率:18名受试者当中有5名退出(退出率28%),其中三名在前两周就退出了。对退出者的采访表明,受试者退出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想到需要那么长时间,或者没想到治疗的性质(冥想训练)。因此,如果受试者在训练前被明确告知干预试验的性质和强度,中途退出率很可能会降低。

 

4.8.冥想训练的配合度

在研究当中,这些受试者冥想配合的水平似乎很高。即使是那些后来被归入“中度配合者”的受试者,其冥想的时间都达到每天平均23.4分钟。值得注意的是,招募广告只写了“戒烟研究”,没有提到冥想,受试者也不会因动机而被排除在外。可能是由于这一小群受试者学习冥想的动力非同一般,要么就是冥想导师在冥想训练上经验丰富、技巧纯熟。

 

4.9. 未来研究启示

许多受试者表达出对冥想的强烈兴趣,而这个特征并没有在主流人群中反映出来。对那些难以通过轻度干预戒烟的顽固者来说,这种强化训练很有效果。在这一小群受试者中提高戒烟率,同时相对提高情绪波动较大者的训练效果,冥想训练对更多人和更多具有挑战性的目标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从目前结果来看,进行更多的此类随机对比试验很有必要。

 

文章来源:http://www.biomedcentral.com/1472-6882/7/2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岑聪英

一校:圆音、圆净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圆因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