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病的前因后果

0320-4

自咏师兄的母亲年轻时是一位国际品牌分销商的销售经理,从40多岁就开始养生。比如那时保健概念刚刚兴起,她就一直特别注重,为此花费不菲。所以平时除了偶感风寒外,身体算是比较好的。

自咏在新西兰留学时,一天他忽然梦到自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在本市的部队医院里走着,心里感觉不祥。因为他做梦经常比较灵验,所以马上打电话给母亲,叫她到医院去查查腿。母亲很不高兴,说他说话不吉利。尽管他再三嘱咐母亲,还是不了了之。

这不祥的梦境不久就应验了。2010年底,他母亲腿开始疼痛,也没查出什么问题,自以为无甚大碍。至次年3月,病情加重,行走疼痛。5月进一步恶化,疼痛入骨,夜不成寐。这期间前往本地各大医院就医,均无法确诊,治疗无效。其中包括专程去北京两家知名的医院,均无法查出病因。

拖到6月,他母亲担心时日不长,才告诉他。自咏想起梦境,当时就在电话中交代母亲,一定要到市里的部队医院检查。母亲偏偏又没把这话放在心中,随口一应就过去了。

那时自咏在国外就职,即刻辞职返程。7月份,他母亲终于在市部队医院被确诊为股骨头坏死。因为一直耽误了病情,等查出来时,已经发展到了晚期,只能保守治疗了。后来他问母亲为何不早听建议去那家医院就诊?母亲说路远,其实他家到部队医院,车程只有20分钟,打车15元到顶了。全市的大医院都走遍了,包括北京都去了,唯独这家没去。股骨头坏死无法根治,这些年发病率逐年上升,目前发病的已达上千万人,属于一种常见病了。当时为他母亲诊疗的不乏骨科专家,祖传老医师,甚至连医院院长也亲自关照过,但为什么还是被误诊长达半年之久呢?自咏师兄后来感慨说,这一切皆是业力,人力难转。

为了替母亲祈福,自咏积极地为母亲放生、印经、诵经,祈求菩萨加持她早日康复,更求菩萨慈悲示现他母亲得病之因,以求对症治疗。

他发心助印3000册《广钦老和尚开示录》之后,又梦到一个场景:母亲站在水坝上,脚旁很多螃蟹。隔了几天,再一次梦到母亲在医院里住院,病房里有一个水槽,里面有一只蟹张牙舞爪,怒气腾腾的样子。醒后,两个梦一连起来,才醒悟过来,这是菩萨示梦,告知得病因缘。

原来他母亲任销售经理时,常在过节的时候送礼。母亲常言“别人过节,我过劫”。她的大客户们都是些嘴吃刁了的人,没点特色的礼物还看不上眼。他家临近白洋淀,每到秋天,白洋淀的螃蟹就上市了。螃蟹在秋天产籽,正是膏黄脂厚的时候,所以当地自古食秋蟹成风。每到这个时候,他母亲都要给客户及关系户送螃蟹。一次数十袋甚至过百袋,每一麻袋里有螃蟹近百只。每一母螃又怀着成千上万的小生命。经年累月,所杀螃蟹多至不可计数。螃蟹多足,凡吃蟹,两螯是主食部分之一。杀蟹太多,现世就感召来股骨头坏死,想来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一位师兄在网上的帖子中,说起他在杭州火车站碰到一位乞讨者的故事。

那次他在杭州火车站车厅外的长椅上闲坐着,等一位朋友。身边有一个走路一瘸一瘸的要饭的人,正好闲着,就跟他唠起来。他说他原来是个小老板,有妻儿老小。遭了报应了,才沦落到这一步。如孙红雷说的“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看来这哥们就是了。

他是山东临沂人,1977年生的,才30出头。小时候读了几年书,一直在一年级留级,就读不下去了。他父亲是做建筑木工的,后来改行卖猪肉,先是替别人卖,后来自己杀猪。十多岁的时候,他就帮助父亲杀猪卖肉,干了14年。后来改杀牛,又改杀鸡。那些年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家境算是挺好的。

再后来他和老婆去开狗肉火锅店,杀狗卖狗肉。杀了六年,家中专门有个房子用来杀狗的。有一些狗很凶,会咬人。他收到狗,就先用棍子打断狗的腿。这些年打断过多少狗腿,数也数不清了。拉回家后,先打蒙了,再放血,放到开水桶里烫,褪毛。

这样四五年下来,渐渐地感觉腿有点不好了,时常蹲下去,就不容易起来,走路有时候会打晃。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的一天,早上睡醒后,就起不了身了,双腿半瘫痪了。为此四处求医,把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花了进去,腿还是没治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这日子过不下去,老婆就要离婚了。他伤心归伤心,也没有办法,只得让她领着孩子离开了。他父亲很短寿,早早的过世了,母亲改嫁,妹妹也嫁人了。现在落到这步田地,妹妹不愿意管他。病疼缠身,孤苦零丁,他时常一个人流眼泪。

因为腿疼,连带着腰从后面痛到前面,没有一天晚上睡过好觉,太遭罪了。拄着拐杖还勉强能走一走,没用拐杖连跪都跪不下去。

到了2009年7月11日,家里仅剩的一点钱全花光了,等着没饭吃。这时别无选择,只得拄着拐杖,四处行乞。去过南京、蚌埠,现在到了杭州,有时候在火车站,有时在闹市区,主要乞讨和捡可乐瓶子、废纸等度日,晚上在火车站的角落里找个地方窝着,露宿街头。

按语:

我曾经多少次劝人不要从事杀业,常常有人给我拿出一大堆貌似充足的理由。说服我有什么用呢?因果如同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施之于别人的一切苦痛,都迟早会反弹到自己身上。上面两个人,当时都有不得已的理由。一个是生意场上的往来,不得已而为之;一个为了养家糊口,别无选择。这些理由看似充足而合理,只是这口饭吃得太奢侈太残忍,业报现前时,也同样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8578440101hhm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