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坐一日,胜过千年忙

0421-2

大安禅师

长庆大安禅师前去参谒百丈怀海禅师,问说:“学人欲求识佛,何者即是?”

百丈禅师譬喻说:“类似骑牛觅牛。”

大安禅师再问:“识得佛后又如何?”

百丈禅师答:“如人骑牛回家。”

大安禅师追问:“不知道应如何保任?”

百丈禅师开示:“如牧牛人,执杖视之,不令其犯人苗稼。”

大安禅师听后依此修行,使心念不向外驰求。后来同参灵祐禅师在沩山开山建寺,大安禅师也前去躬耕助道。灵祐禅师圆寂以后,大众便推举大安禅师担任住持。

大安禅师晚年回到福建,驻锡于怡山禅院,终日端坐,不言不语,无所事事,大众背后称他为懒安禅师。

有一个禅僧就曾质问:“终日不言不语,如同木石一样,难道那就是禅吗?”

某天,大安禅师集合大众,宣告说:“从今天开始,请大家跟随我终日静坐,不言不语,只要三天,当可令大家识得自己。”

可是,大众才静坐了一日,就抱怨腰痠腿痛,第二天纷纷请求作务,不愿静坐。大安禅师这时告诉大众:“老僧坐一日,胜过千年忙。”

大安禅师不是一个懒者,他年轻时协助灵祐禅师开创沩山,终日耕作。虽然搬柴运水是禅,但禅不等于是搬柴运水。作务是禅,端坐亦禅;语言是禅,不语亦禅;动固是禅,静更是禅,何必将语默动静分割?何必将忙闲看作两件事?

骑牛觅牛,皆因不识自己佛性,骑牛回家,就已经万事放下。《华严经》云:“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是故大安禅师有“老僧坐一日,胜过千年忙”之说。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70e85201012a6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