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切忌望文生义(上)

0318-2

唐‧玄奘三藏(600─664)把印度十位论师共计百卷的论著,糅合翻译成十卷《成唯识论》。

 

上次我们谈过多角度思维,除此之外,学佛者还有其他理解或思维方面的常见弊病。《普贤上师言教》谓学人应避免“五不持”:持文不持义、持义不持文、未领会而持、上下错乱而持、颠倒而持。其中,持文不持义,即是“望文生义”。以下举出笔者所见的例子:

“空”不是“无”

最常见的“望文生义”,首推误解“空性”等于“空无”。《中论》曰:“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空性”指万物没有独立、永恒的本质,须由自体以外的不同条件(因缘)构成。“空性”没有否定事物的现象及作用,并不是“无”,故不能以“空”推论无须积极处世及止恶行善(详见拙文〈空不是无〉上、下篇)。

“所知障”不是知识障

不少人误会“所知障”指知识可构成障碍,因此主张不要研读经论及学习义理!

《成唯识论》云︰“所知障者,谓执遍计所执诸法萨迦耶见而为上首,见、疑、无明、爱、恚、慢等,覆所知境无颠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因为能“覆所知境无颠倒性”(覆蔽“所”当了“知”的实境、无颠倒的诸法本性),故称“所知障”。这是从被障碍的对象(所知)立名,并非说自己的“所知”会产生障碍。

“所知障”源于“法我执”(执着事物有坚实本质),跟源于“人我执”(执着自他有坚实本质)的“烦恼障”均属烦恼的不同作用,合称“二障”,两者都包括在贪瞋痴诸烦恼中。烦恼或“二障”,都不会因为我们不学法义而减少。佛陀说法,正是为了对治烦恼。

固然,有些人学佛一知半解,很执着个人的片面认识或主观感受,甚至以错误见解为究竟了义,自以为高明,但这些都不是“所知障”,而是与“见”、“慢”有关的烦恼。不学法义,无助减少这些执着和我慢;相反,正是因为行者认识佛法不透彻、理解不全面,才会产生此等问题。依止明师、精进修学,方能对治其症结。学习法义本身没有问题,学得不正确才是祸根。

佛学不碍学佛

顺带一提,一些人反对学经说理,乃因误解理论纯属空谈,与实践无关。事实上,佛陀不会开示废话,也不会说一套、做一套,其所有教言都必可利益不同根器的众生,且都能用于实修。透过思维法义、安住觉受,即能熏习自心,令心与法结合为一(详见拙文〈对显密理论与实修的误解〉)。理论本身没有过失,只学不修、空说不做才糟糕。

也有人认为语言文字、义理概念不是真正证悟,故索性不学。诚然,逻辑理解不等于证悟,但吾人未证悟前,无法不依靠名言循序渐进。不想不学,并不会让我们更接近开悟,否则非佛教徒应该比佛教徒更易成佛。何况,以凡夫的妄心思维“不假名言”,这想法本身就是一种概念。正如《六祖坛经》所言:“若全着相,即长邪见;若全执空,即长无明。执空之人,有谤经直言不用文字,即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语言,只此语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两字,亦是文字。见人所说,便即谤他言着文字。汝等须知,自迷犹可,又谤佛经。不要谤经,罪障无数。”1

试想,如果学习法义便会形成障碍,又与实修无干,为何佛陀要说法五十载?为何历代僧人都要阅藏或就读佛学院多年?不懂法义,还有甚么可以修?反对经义者,不仅望文生义,思考更有极大漏洞!

当然,并非成为佛弟子就一定要读很多书,更不是人人都有学术研究的需要;笔者也承认,空谈玄理之“学究”的确存在,不值得鼓励。然而,佛法的特色是反对盲目迷信,讲求自力和智慧,故起码都应该认识基本义理,随力实行,才算得上真正的佛教徒。

即使专修念诵,念佛人亦应了解净业三福、往生四因,方易成就(详见拙文〈汉藏净土法门要义〉);持咒者也要懂因果、懂发心,才不致弄巧反拙。若欲发挥完整密法的最大功效,更须通达显乘的空性见及密乘的清净观(详见拙文〈密宗到底在修甚么?〉)。无论甚么法门,均须解行并重。

(下期待续)

※ 本文作者为香港能仁书院客座助理教授,本港多个藏传佛教道场之译者、干事、顾问等。


1若完全执着现象为实有,则滋长邪见;若完全执着空性为实有,则滋长无明。某些执着空性者,会毁谤经文,自称不须假借文字。既然说不需文字,则亦无需语言,因为语言也是文字的一种表达方式。何况不假借文字,这句话本身就是文字。其他人说话,却毁谤对方执着文字。你们要知道,自己迷乱也算了,还要毁谤佛经。切莫毁谤佛经,会产生很多恶业障碍。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7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