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累

0316-7

听师兄说起,她当年学车时,与一起学车的一位女人处熟了,后面一直有来往。这些年来,听那位女人说起家中发生的很多倒霉事,原来只是认为这家子家运实在太差了,后来看了《了凡四训》,想起这家的事,前后一梳理,才豁然明白了。

这女人当年是当地一个不小的村庄里的首富,90年代,他老公就开始在上海开店开公司。别人才在电视上看到过“大哥大”(第一代手机),他们家就有好几个了。

她儿子原先找了个不错的恋人,小俩口处得特别好。已经谈论婚嫁了,房子装修完毕,那女孩还怀孕了。因为家里有门道,这时她家给儿子找到了一份事业单位工作。女孩单位不太好,所以她觉得女孩配不上儿子了。请熟人给儿子介绍了一个同单位的,当时算计着,按单位的规定,双职工婚后就可以分房子。儿子刚开始不愿意,后来经不住她软硬兼施地劝说,终于在婚前临时变卦了。

当时还沉浸在幸福中的女孩,也不知听到这睛天霹雳,是怎样的伤心与绝望。这中间的过程不细说了,最后的结果是,女孩流产后离开了。听说后面嫁人生子,生活得还挺平静。这一家子合计着做的事,村子里的人指指点点、风言风语不少。她娘家老母亲听说了这事,叹息着:“造孽呀!这真是造孽呀!”

从这事中,足以看出这一家子的凉薄心性,想象得出他们平时不厚道的行事方式。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朱子家训》也说:“酷薄成家,理无久享”,这话不久就应验了。就在流产悔婚不久之后,她老公在上海的生意失败,从此家道中落了。老公抑郁成病,不久又意外死亡。

儿子的婚事,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儿子后来并没有如愿地和同事谈成对象,好几年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在无尽的追悔之中,时常流连于烟花柳巷,最后娶了位歌舞厅里的小姐。这位媳妇带着在风月场上混出来的习气,娶进门后,把家里闹得乌烟障气的。而且因为以前性关系太滥,导致失去了生育能力,生不了小孩。这儿子也身体特别差,三天两头住院。

现在她后悔不尽了,说她老了老了,家中却没有后代子孙。儿子生不了小孩,女儿结婚没多久离婚,夫家不让她们去看孩子。现在女儿一直未婚。现在母亲劝儿子领养一个小孩,儿子死活不愿意。这几年她身体差,身边没个人照应。因为母子翻脸,儿子连门都不登了。

导致母子翻脸的直接原因,是她怕儿女媳妇争家财,趁儿子不在,把祖上留下的一张价值不菲的红木古床卖了。卖的时候让文物贩子蒙了,价钱卖得很贱,为此儿子恨死了母亲。加上原来的事,旧怨新恨交织,从此不相往来。

少年时读苏轼的《洗儿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当时实实在在地不理解,聪明有什么错呢?多年的人生经历,看到身边太多的聪明有余、工于算计的人,老无所终,才越来越体会到苏老夫子感慨的深意了。师兄所说的这位女人,可谓聪明有余,可每一步都是人算不如天算,处处都跌倒在自己的算计上,直至算到穷途末路,晚景凄凉。

说起工于算计的人,令人想起《红楼梦》的王熙凤。可怜那凤姐聪明一世,机关算尽。她对平儿说:“若按私心藏奸上论,我也太行毒了,也该抽头退步。”只是“眼前有余忘缩手,身后无路想回头”。贾府忽喇喇如大厦将倾,再想回头时,已经太晚了。临终前,凤姐也没了个下落。“平儿守着凤姐哭泣,秋桐在耳房中抱怨凤姐。贾琏走近旁边,见凤姐奄奄一息,就有多少怨言,一时也说不出来。平儿哭道:‘如今事已如此,东西已去不能复来。奶奶这样,还得再请个大夫调治调治才好。’贾琏啐道:‘我的性命还不保,我还管他么!’凤姐听见,睁眼一瞧,虽不言语,那眼泪流个不尽……”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8578440101h7s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