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一切生命之万有理论

Theory of Every-Living-Thing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y140315-01

 

作者简介:

罗伯特·兰萨,维克森林大学医学院教授,兼ACT公司(高级细胞科技公司)研究与科学发展部副主席。他撰写了20本科学书籍,并曾获得《连线》杂志的医学荣誉奖,以及《新英格兰科技》杂志颁发的生物科技“全明星”奖。

 

糅合所有物理学派,创建号称“万有理论”的大框架——这一探索,激发了很多奇特的想法,包括当前最前沿的理论“10维或11维宇宙”。如今,一位干细胞研究领域的先驱者,也加入了这场论战;他携带的论文,将生物学和意识融汇一体。

罗伯特·兰萨,ACT公司(高级细胞科技公司)研究与科学发展部门的副主席,在《美国学者》发表“宇宙新理论”一文。文章中,对于创建大一统的宇宙理论,兰萨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在过去,这本知识杂志刊登过一些极富争议的思考,它们来自如爱因斯坦和伯特兰·罗素这样的耀眼人物。兰萨希望,自己在宇宙最大议题上的独特视角,会同样一石激起千层浪。

兰萨认为,关于多维宇宙、不可知多元宇宙以及宇宙形态的争论,走上了一条歧路:

试图以大一统理论解释万物起源的物理学家们,抓住了宇宙最迫切最根本的问题。然而,这些令人兴奋的理论,即使未曾南辕北辙,也是在逃避宇宙知识的核心奥秘:自然法则的建立,某种意义上是为了产生一个“观测者”。比此更为重要的,是“观测者”创造了“现实世界”,而非相反——这一点具有实质性意义,而非文学描述。一旦确立了这一富于洞察力的见解,一个简单的理论便跃然纸上,并能统摄我们对宇宙的所有认知。

兰萨提到了关于“逆因果律”的最新研究——那是一个“诡异”的思想: 在一件事发生以后,观测者显然还可以决定它的结果。这为兰萨的观点提供了鲜活的证明:观测者创造了自己版本的“现实世界”。

这一思想,至少可以追溯到18世纪伊曼努尔·康德对于空间、时间以及其他概念的哲学思考。电影《我们到底知道多少?》也曾提到这一思想,并视其为量子力学在新世纪的苦恼之一。

那么,兰萨的新理论,并非一个科学命题,而是一本新时代的“灵性手册”吗?“绝非如此。”兰萨在星期三对我说,“一些极其真实的实验表明,对观测者而言,时空确实是相对的。”

他说,“此外,一些真实的实验也不断提示,物质自身的属性也是由观测者决定的……科学必须要面对这些事实。”

物理学家们正日益深入地了解有关宇宙运转的常数,包括看似在操控宇宙膨胀速度的“宇宙常数”;与此同时,他们逐渐意识到: 我们得益于一种“天文级”的运气,令事情安排得如此巧妙,使生命和意识恰好得以发展。对此,兰萨却有另一种视角:我们观察到的宇宙特色,根源于我们的生物构造,它决定了我们以这种特定方式发现事物。

“现实,不是具体的事物,而是一个过程。”他告诉我。

也许很多物理学家会理直气壮地辩驳,念叨“你创造了自己的现实世界”这类宗教颂词,丝毫无益于调合量子力学的微观世界和广义相对论的宏观世界,而后者正是寻求万有理论的初衷。但就兰萨的观点而言,量子世界展现的种种矛盾和奇特之处,恰恰是一种信号,说明亟需新的思路,以对观测者的角色赋予更多关注。

“物理学家们花费了100年时间,试图解决理论基础中的冲突,却铩羽而归,”兰萨说,“这并非他们不够聪明,而显然是因为缺少了一块拼图。我想,答案就是‘生物学’。我满怀期待地认为,这块拼图一旦加入,我们很快就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冲突。”

兰萨说,他的“生物逻辑”思想,将他颇受争议的人类胚胎干细胞事业,推向了一个新的前景。

“这些胚胎干细胞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费力地创造了神经元”, 兰萨说,“它们是在组建一些基础结构,这些基础结构是‘现实大厦’的砖和瓦 …… 如果你观察胚胎干细胞,会发现它们可以做任何事情——生成身体的任何细胞;然而它们唯一所做的,就是创造了神经元,这是该领域任何一位科学家都会告诉你的事实。所有其他种类的细胞,都具有更多不确定性,需要更多的外界信号;而胚胎干细胞独立自主,不需要任何外界信号。我发现,这一点相当有趣。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巧合。”

接下来是什么?兰萨说,他希望把这篇论文拓展为一本书,以揭示更多隐藏在这些概念背后的科学真相。与此同时,我也很想听到您对兰萨新理论的反馈。敬请阅读本文,并留下您的意见。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theory-of-every-living-thing/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清沛

一校:圆优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圆言

终审:圆德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