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为什么你会永远存在

Why You Will Always Exist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y140314-06

 

你笑过,也哭过。你甚至可能会爱上某人,并与其白头偕老,但这一切最终都会被死亡和疾病撕得粉碎。这个宇宙将你弃入的,是一个死亡或悲伤的巨大无底之洞。

生命真的可以被约化为物理定律吗?抑或我们是属于某种更高贵、更成功类别中的一个部分?或者,我们只是一场颓废的宇宙玩笑中的一部分,是这个巨大、冷冰冰宇宙的产物?

在科学的眼中,你只是穿行于深不可测、漆黑一片的太空中,围绕银河系中心旋转着,同时也在自转的一颗废弃的微粒。要知道,这一切均在方程式之中,与哲学观点没有关系。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史蒂文·温伯格(Steven Weinberg)对此作出了精辟的总结:

为理解宇宙所做出的努力,是将人类生命提升到略微超越闹剧水平的为数非常有限的几件事之一,它使得人生带上了一抹悲剧的优雅色彩。

我们很难理性地理解后一观点,因为相对于寺院里的出家人,我们接受了多年的科学说教。在罗伯特·亨莱因(Robert Heinlein)的文章《陌生领域的陌生人》一文中,朱巴尔(Jubal)称,我们是自己早年所受到的思想灌输的囚徒。他指出:“摆脱早年教育的影响非常困难,甚至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从小学开始,老师就教导我们:生命是物理定律偶然性的副产品,宇宙则是一场枯燥的台球游戏。

诚然,科学带给我们无数的洞见,从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能够弄清“部分”是如何工作的,那当然是一件令人称奇的妙事。拆开钟,我们可以准确地数出每个齿轮的齿数。我们知道火星自转一周需要24小时37分钟23秒。然而,我们对“整体”的理解却毫无头绪:即,我们称之为“现实”的这个东西,它的本质是什么?不幸的是,这个问题涵括了所有最基本的首要议题。

当前流行着对宇宙的各种解释,如果对这些解释做一个诚实的总结,评价只能是:一片沼泽。而且,在这个大沼泽里,如同短吻鳄一般的常识一定会被处处避开。(译者注:这里,“大沼泽 ”(Everglade)是地名,一个自然保护区,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短吻鳄 ”(alligator)是那里的一种标志性动物。)

一些科学家坚持认为,“万有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的诞生已经指日可待,但这并没有发生,并且永远也不会发生,除非我们认识了宇宙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它现在已经被远远地搁置在了一边,因为科学对它简直束手无策。“觉知”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以为,它只不过是分子和一团黏糊糊东西的某种产物,其实,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秘密。

简言之,要想解释宇宙的本质,及其真实的运行状态,就需要了解观察者,即我们的存在所起的作用。我们的整个教育和语言都在执著于一种观念:有一个与观察者分离的、“外在”的宇宙。进一步的假定是:我们能够准确地认知这一外在的“真实”,但我们对它的展现方式能起到的作用极小,或者根本不起作用。

然而,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实验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观察者对观察结果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类实验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了很多次,并确定性地证明,粒子的行为恰恰依赖于观察作用。这些结果困惑了科学家们几十年。一些最杰出的物理学家将它们称为:直觉中不可能发生的事件。

令人惊讶的是,如果我们能够接受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现实,那么这一切就容易理解了,同时,你也可以解释科学中的一些最大难题。例如,为什么空间和时间,甚至是物质本身的性能都依赖于观察者,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将变得清晰起来。记住:你无法透视你大脑周围的骨头。空间和时间都是意识为了把一切融合在一起而使用的工具。

根据目前的科学“神话”,你所有的挣扎和眼泪最终都是徒劳。在你死了之后,当人类也早已消失,那时,你生命中的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生物中心论对此回答说:并非如此——现实不是一件事物,它是一个涉及我们意识的过程。生命是一段如此恢宏而永恒的旋律,以至于人类的耳朵无法欣赏这首交响乐的整个音域。时间是意识的工具,它将“活力”赋予了这首交响乐中的一个小片段,它是个体意识展现空间世界的“私人”框架。史蒂芬·霍金说:“我们无法将观察者,即我们自己,从我们对世界的感知中移除。”“就像未来一样,过去是不确定的,它仅仅是以一种几率波的波幅形式存在着。”作为观察者的你,使几率波发生了“塌缩”,“事件”得以展现,事件的相续展现所组成的“瀑流”,被我们称之为宇宙。

我们的意识“激活”或展现宇宙的方式就如同在使用一台老式留声机。倾听曲目并不会改变刻录在唱片上的条纹,它只依赖于唱针摆放的位置。你所听到的某一段特定乐曲,就是我们所谓的“现在”。在其之前和之后的曲目则是“过去”和“未来”。你,你的爱人和朋友(很遗憾,恶人也包括在内)全都是如此这般地在漫长的时光中延续着。刻录的一切都没有“去”。所有的“当下”都同时存在着,虽然我们只能一首接一首地听歌。时间存在于需求之中。

科特·凡尼古的小说《五号屠场》中,比利·皮尔格里姆说:“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当一个人死亡时,他只是显现上去世了。他仍然鲜活地存在于过去,所以,人们在其葬礼上哭泣是非常愚蠢的。所有的时刻,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直都存在,永远都会存在。”

 

文章来源:

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why_you_will_always_exist/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Linda

一校:圆优

二校:释然、圆莉

终审:zhangcx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