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孩子如何“学雷锋”

0313-3

水影儿

在美国,洋“雷锋”很常见。究其原因,和宗教教育应该有些关系。美国总统布什曾说:“美国是一个祷告的国家。我们祷告的时候所听到的声音,是上帝要求我们爱人如己的呼召。愿我们都来回应这个呼召,伸出我们的手去喂饱饥饿的人,一起爱护贫穷的寡妇和孤儿。”

除了宗教,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美国的一些孩子从小就接受“学雷锋”教育。依据根正苗红的理论,等这些小“雷锋”长大了,他们就极有可能成为助人为乐的大“雷锋”。

那每个美国孩子都愿意“学雷锋”吗?当然不是。事实上,美国学校对此并没有硬性规定。自愿参加,家长支持,这是美国孩子“学雷锋”的基本原则。

2007年5月初的一天,我们参加了圣路易斯女童军“学雷锋”表彰大会。经过7年的磨炼,我家大宝荣获女童军“学雷锋”银质奖章。在这里,我把“学雷锋”用双引号标上,无非是想说明表彰大会的英文原名并不叫“学雷锋”,但它的实质和我们小时候的“学雷锋”是一样的。记得我上小学时,正赶上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学雷锋运动。我们当时“学雷锋”的主要内容是:冬天捡马粪支援郊区农民的施肥事业,夏天捡杏核和桔子皮为祖国的中药事业添砖加瓦。像扶老大娘过马路、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这类的事,我还真没干过。

现在的美国孩子是如何“学雷锋”的呢?

我的手头有一本获得金、银奖章的美国女中学生“学雷锋”事迹本,我把她们的事迹简单归类后发现,她们的“学雷锋”活动内容可谓五花八门。例如:

1. 支援被“卡特里娜”飓风破坏的一家教堂的重建工作;

2. 为社区公园建一个公益性的长椅;

3. 为高中戏剧系建立网页;

4. 向不能独立生活的残疾人送生日礼物;

5. 唤醒公众对献血的意识;

6. 用西班牙语给生存困难的学龄前儿童讲故事,并向他们捐书;

7. 为老人院的老人们缝制可以装杂物的手袋;

8. 为被遗弃的动物收集350件有用物品;

9. 为失去亲生父母抚育权的孩子们征集书包和玩具;

10. 编辑一本提醒公众安全驾驶的小册子……

假如我继续往下写,这个清单会拉得相当长。

在中国,“学雷锋”的实质是助人为乐。我们再来看看这些美国女孩子,她们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我认为,为老弱病残者奉献爱心,为社会的公益事业添砖加瓦,这就是“学雷锋”的本质。

拿我家大宝来说,她们“学雷锋”活动的内容之一是周末去老人院,帮助他们用油漆粉刷墙壁。大宝为了获奖,“学雷锋”活动要有一定的工作量和难度,也要有相应的时间作保证。为了支持孩子,大宝团队的那些美国孩子的家长比我做的要好得多。比如,“学雷锋”活动接近尾声时,大宝她们在周末经常要外出过夜,以便连夜完成繁重的刷墙任务。当时,孩子爹经常值夜班不在家,我为了照顾家里的其他小朋友,也没办法陪大宝外出。那些美国家长很了解我的难处,接送孩子的事每次都由他们代劳。为了支持孩子“学雷锋”,家长自己也在“学雷锋”,这多让人感动。

孩子们在女童军连续参加活动7年后,才有资格申请获得女童军“学雷锋”银质奖章。要想获得金质奖章,门槛则更高。这就是说,即使孩子在上学前班时即开始参加女童军活动,也必须等到初中甚至高中时才可能获奖。在大宝的团队,很多女孩在女童军玩了几年后就退出了,只有5个女孩坚持到了最后。剩者为胜,坚持就是胜利,这样的例子真的是无处不在。

在大宝参加的颁奖仪式上,大约有200个女孩领奖。我仔细看了一下亲自上台领奖的孩子们,在整个大礼堂,只有大宝一个中国孩子受奖,其他的获奖女孩,几乎都是黄头发蓝眼珠的美国孩子。难道说美国孩子比华人孩子更爱“学雷锋”?

在美国的华人子女当中,学业优异者常见,在体育、文艺等方面获奖的也大有人在。但华人子女“学雷锋”成绩卓著的,我却鲜有耳闻。回想起我陪同孩子参加过的钢琴比赛,我发现,几乎所有的获奖者都是华人子女。相反,参加钢琴比赛的美国孩子却不多见,更别提获奖。

“学雷锋”和学钢琴,美国孩子和华裔孩子的获奖比例各有高下。这明显的反差,不禁让我陷入了沉思。

坦率地讲,华人父母鼓励孩子“学雷锋”,除了想培养孩子的爱心,心里还多多少少会敲敲额外的小算盘:如今上美国名校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孩子获奖越多,申请大学时填的简历就越强,上名校就多了个砝码。

也许你会问,美国孩子“学雷锋”的出发点是否也会和上名校挂钩呢?

在那天的颁奖仪式上,相当数量获得“学雷锋”最高奖项的美国高中女孩,她们即将赴读的大学不仅不是名校,甚至连普通大学都不是——很多女孩主动选择去学费和教学水平偏低的社区大学深造。这些孩子“学雷锋”,似乎真的完全摆脱了个人利益的盘算,达到了无私忘我的境界。

文章来源:http://www.laomu.cn/wxzp/ShowArticle.asp?ArticleID=195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