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者的七种特质

0307-5

宣隆大师

根据《小部.本生经》,从前在哥拉比亚国,有一位国王,他嗜好于掷骰赌博。

一天,在龙宫的离垢天后,突然很想吃维度拉的心。而维度拉,则是哥拉比亚国王的一位智臣。

离垢天后的女儿,伊兰达提公主知道后,决定要满足母亲的渴望,她心想:“我不要母亲渴望至死。”于是,她告诉母亲不必担心,她一定会取得维度拉的心,给母亲吃的。

接着,伊兰达提公主离开了龙的王宫,一直走到宇干陀山的山顶上。她一面荡着秋千,一面唱着优美动人的歌曲。

大力恶魔布那迦,刚好经过这里;他受到歌声的吸引,于是走前看看唱歌者的容貌。

一看之下,布那迦不禁深深地爱上了公主伊兰达提;他控制不住自己,直接了当地向她示爱。

公主回答他说,假若他能够取得哥拉比亚王之智臣维度拉的心,她就会接受他的爱。

于是,布那迦向公主保证,一定会把她想要的东西取到手,跟着便离开了。

恶魔布那迦,把自己变成一位年轻人,名字叫迦旃那;并带着一粒珍贵的红宝石与骏马,前往哥拉比亚国的王宫。

他不分昼夜,快马加鞭,不久便到达哥拉比亚的城门了。他被送到国王面前,国王问他前来之目的,年轻的迦旃那回答,他是来和国王赌掷骰子的。

国王问他带了多少钱来赌,年轻人回答,他带了一粒珍贵的红宝石与骏马来赌。

国王再问他,那两样东西有什么价值?年轻人回答,那粒红宝石可以买到两座以上的王城,至于骏马的价值,就要请国王亲眼看清楚了。

接着,他骑上马背,手中拿着红宝石,在国王面前快速地绕圈飞跑,造成灿烂的红色光环效应,就像一个人挥舞着柴火所造成的一样。

看到这难以置信的表演,国王真是欢喜极了,他说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奇妙的红宝石与骏马。

国王自信必会赌赢,并且期望着,很快便可拥有年轻人带来的两件宝物。

在赌掷骰子之前,年轻人迦旃那,问国王道:“大王!如我赌输了,我已准备好奉上我的两件宝物。若大王输了,你的赌注是什么?”

国王回答:“除了我自己和王后外,在我所拥有的东西之中,你都可以随意求取。”于是,他们开始赌了。

在第一回合中,由于有王族的保护天神帮助,国王先赢了。于是,年轻的迦旃那,便把那个红宝石,奉献给国王。

恶魔心知遇到障碍了,于是施展威力向四方查看;很快便知道,障碍来自王族的保护天神。

于是,他来到天神面前,怒目逼视,天神终于不敌而逃。结果,在第二与第三回合中,年轻人迦旃那,都赢了国王。

年轻人对国王说:“大王!我已三回两胜地赢了你。现在,你要给我想要的东西了。”

国王回答:“我拥有的东西,你都可以取走,包括我的国家。”

年轻的迦旃那说:“我不要那些东西,我只想要你的智臣维度拉的心!”

国王说:“维度拉不属于我所拥有的东西。”

但年轻人却坚持,维度拉是属于国王的。最终,他们同意把维度拉召来,于在场的大众面前问清楚。

当维度拉到来后,国王试图用尽方法,去提示和劝导他,要否定自己是属于国王的,但都全无效果。

到年轻人请求询问维度拉时,国王也就不得不批准了。

年轻的迦旃那,问维度拉:“维度拉,你有什么抱负?”

维度拉回答:“我想成佛。”

年轻人迦旃那说:“那么,你应该是位有德行的人了。有德行的人只会说真话,不会说谎的,对吗?”

维度拉回答:“是的,我只会说真话。”

年轻的迦旃那问:“很好!现在我问你,你是属于谁的?”

维度拉回答:“我是国王的十种奴隶之一,因此我是属于国王的。”

年轻人迦旃那,便向在场的大众说:“你们都听到维度拉的说话没有?他说他是属于国王的。”于是,他向国王要求,把维度拉交给他。

国王恳求等七年才把维度拉交给他,但年轻的迦旃那不肯;国王恳求七个月,年轻的迦旃那也不肯;最后国王恳求七天,年轻人迦旃那,也就不得不同意了。

于是,国王私下召见维度拉,向他说道:“维度拉!由今天起七日后,你要跟随年轻人迦旃那离开,无论他到哪里,你都要跟着他。”接着,国王便掉头离开了。

听到国王的话后,维度拉无奈地喃喃自语:“唉!国王啊!你多么愚蠢、多么丢脸啊!人们将会一再地责备你,把像我那么有智慧的人,放弃给你的敌人。

“你忽略了那位年轻人的特点,未能识破他不是人类,而是非人变现的。而我一早就看穿他了:他的脚掌没有足后跟,他从未眨过眼,他也没有身影,这些都是非人的特征。

“我不介意被转移给敌人,但是国王,将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深受丢脸的苦恼啊!“接着,维度拉便带同年轻人迦旃那,一起回家。

回到家里之后,维度拉就召集全家人,然后给他们清楚地说了,如下有关观禅的修习方法:

在所有的活动中,你都要保持留意觉察。例如在行走时,要留意觉察;在进食时,要留意觉察;在上床睡觉时,也要留意觉察。

详细一点说:在行走时,当你的脚掌接触到地面时,要留意觉察到那个接触。

在进食时,当你的手接触到食物时,要留意觉察到那手部的触觉;

拿食物进口时,要留意觉察到那个活动;当你把食物放进口时,要留意觉察到口部的触觉;

当你咀嚼食物时,要留意觉察到那咀嚼活动;当吞咽食物时,也要同时留意,觉察到那吞咽时的触觉。

在坐下时,你的身体会接触到地面,要留意觉察到那个接触。

上床睡觉前,首先礼敬佛陀,然后受持五戒,散发慈心给世间所有众生,分享自己的功德与世间所有众生;

把自己(五蕴身心)奉献给佛陀,然后像下述般发愿:“我们的主人已被敌人带走,愿他很快就可以回来。”

在入睡前,要留意出息与入息,在鼻孔末端所造成的当下触觉,要专注着那空气与身体间(指鼻孔末端)的触觉。就以这些不同的方式,持续地留意觉察着,如上所述的那些东西。

当维度拉,在向家人讲说观禅的修习方法时,迦旃那的内心,在不断地挣扎:“唉!维度拉的品德善良,我若杀了他,挖走他的心脏,便犯了一个严重的罪行。

“然而,我若取不到他的心,便会失去我的伊兰达提公主;我一定要他的心,但我不会亲手杀他,就让我的骏马,来杀死他吧!“

这么地想好后,为贪爱所征服的迦旃那,就把维度拉从高座上拉下来,绑住他的手脚,并粗暴地对待他;

他把维度拉,绑在他的马尾上,然后向他说:“维度拉!我要上马,拉着你飞跑了,为自己祈祷吧!我要动粗了!”

如此地说完后,恶魔布那迦(迦旃那),便策马飞奔上山。而那座大山,约有十五公里那么高。

很幸运地,维度拉得到守护山林的神祇保护,连小小的头痛,也感受不到。

经过一段时间的粗野奔驰,迦旃那勒住马匹,掉转头问:“维度拉!你还活着吗?”

“是啊!”维度拉回答:“我仍好好地活着。”

“你的身上有护身符吗?”

“不,我没有。”

“那么,你有什么东西?”

“我拥有圣者(有道德之人),所具备的七种特质。”

迦旃那很生气,便一而再、再而三地策马飞奔,想要置维度拉于死地。可是,三次都没有效果。

于是,迦旃那心想:“维度拉说,他没有戴护身符,也没有超能力。但是,他有善良人士所拥有的七种特质。既然这样做不能取胜,我就要把他吓死!“

想到这里,迦旃那即下马,解开绑住维度拉在马尾的结,然后对维度拉说:“维度拉!我现在要把你推下深渊。”

维度拉冷静地回答:“不要妄想可以吓倒我,年轻人,我是不怕的!”

迦旃那心想,这没有用,他知道我只是吓吓他而已。于是,迦旃那变身为一个恶魔,手中握住一根粗大的棒,作势要打碎维度拉的头颅。

维度拉,却依然面不改容地说:“年轻人!我不会怕你的!”

迦旃那心想:“他识穿我了。”于是,他又变身为一条恶龙,把维度拉缠绕七圈,假装要攻击他的头部。

维度拉,依旧没有动摇地说:“年轻的迦旃那啊!不要恐吓我了,我是不会惧怕的。”

迦旃那心想:”他又识穿我了。”于是,他又变身为一巨象,以象鼻卷起维度拉再抛下,待他跌在地上时,即走上前去,作状要用蹄踏死维度拉。

维度拉则说:”年轻人!不要再想吓我了,我是不怕的!你化身为一年轻人,名字叫迦旃那,但我知你的真正身份,你是一只大力恶魔,名字叫布那迦!”

年轻人迦旃那,知道又被维度拉给识穿了,于是唯有放弃。他问道:”维度拉!你说身上没有戴护身符,也没有超能力,但你说自己有圣者拥有的七种特质,你可以告诉我,那七种特质是什么吗?”

维度拉回答:”年轻的迦旃那!你没有戒,没有定,也没有慧;你迷恋公主伊兰达提,为无明面纱所罩,乃至无法接触到戒、定、慧。

“你越深受公主的美色所困扰,就只会越发沉没于欲乐的漩涡之中。因此,你尚未有条件,听我讲解圣者所有的七种特质。

“不过,若有人尊敬地,请我坐于高处;他则在低处,虔诚地跪下,恳切地请我说法,我是会说的。”

迦旃那于是说:”非常好!老师!就请你坐在,高处的这块布上面吧!”

他把自己的衣服折叠起来,放在一座土丘上面,自己则跪在地上,恭敬地提出他的请求。

于是,维度拉便开始说法:”那七种圣者所具备的特质就是:信念,持戒,多闻,施舍,智慧,惭,愧。”

年轻的迦旃那,打断说:”噢!维度拉,不要说七种了,我连第一种,叫信念的也不能明白;请先给我,解释一下它的意思吧!”

于是,维度拉继续说:”信念是深信因果业报之理。你还记得吗?你把我绑在马尾上飞驰,想要置我于死地,后来勒停马匹,问我:’你还活着吗?’

“我回答:’我仍好好地活着。’我这么回答,是因为我相信因果业报。有业因,必有其相应的果报。

“此生的业报未尽,你怎么杀我,我也不会死的。当然,我会于某日死去,但还不是现在。

“愚者不知道,有生,就必有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因此,他无法平息争吵,他延续仇恨,于将来也会争吵不休的。

“智者了解到,有生,就必有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因此他能平息争吵,远离争吵,于将来也不会卷入争吵的。

“他知道自己,是会老、会病、也会死去的;这就是我深信因果业报的原因。那就是信念的意思。”

“给我说持戒吧!”

“持戒,是没有侵犯别人的行为。当你把我绑在马的尾巴上面,把我的手脚绑住,很粗暴地对待我时,我有对你,说过什么坏话吗?

“我完全没有用语言去攻击你,所以我的口业很清净。我的身业又如何呢?我没有打你,也没有挣扎逃避,完全没有。因此,我的口业与身业,都没有攻击性,它们是清净的。

“我也没有想过,要去挑衅你或去攻击你;我没有想过,将来要去报复你等等。所以我的意业,也是清净的。这种对身、口、意行为的约束,就是持戒的意思。”

“给我说多闻吧!”

“多闻,是指学识渊博与熟悉佛陀的教导。当你骑着马飞奔,欲置我于死地时,你听到的是快速的马蹄声音。

“但我一直没有听到那种声音,我只听到在心中的法音,我的内心不断提醒自己如下的法:我是会老的,我是会病的,我是会死的。那就是多闻的意思。”

“给我说施舍吧!”

“施舍是慷慨布施的意思。我从懂事以来,已舍弃自己给所有的众生;无论谁来骂我、伤害我、甚至杀害我,我已准备好放弃自己,以满足他人的希望。那就是施舍的意思。”

“给我说智慧吧!”

“智慧,是洞悉因果而有的明智想法和行为表现。当你把我从马尾松绑下来后,你恐吓着要推我下深渊,当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说:’不要妄想可以吓倒我,年轻人,我是不怕的!’那就是智慧。

“之后,你变成恶魔,拿着一根粗大的棒,恐吓着要打我,当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说:’年轻人!我是不会怕你的!’那是智慧。

“之后,你变身为一条恶龙,缠绕住我的身体,并恐吓着要攻击我,当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说:’年轻的迦旃那啊!不要恐吓我了,我是不会惧怕的。’那是智慧。

“之后,你变身为一只巨象,用象鼻把我卷起来,抛下地上,再恐吓着要踏死我,当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说:’年轻人!不要再尝试来吓我了,我是不怕的!’那是智慧。

“我又对你说:’你化身为一个年轻人,名字叫迦旃那,但我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是一只有力恶魔,名字叫做布那迦!’

“树林内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论何时你的心境、情绪有所改变,你的面色也会改变,那我也会察觉得到。那也是智慧。”

“给我说惭吧!”

“惭,是指对于做恶事会感到羞耻。当你在我的家中,把我从高座上拉下来,把我的手与脚绑起,粗暴地对待我,把我绑在马尾上,那样地当众施暴、侵害别人,这是一种羞耻;而你做那些事情时,一点羞耻也没有。

“至于像我这类人,是会把那些做法,视为非常羞耻的。那就是为什么说,你缺乏惭了。”

“给我说愧吧!”

“愧是害怕作恶。你把我粗暴地绑在马尾上,飞驰一段时间之后,恐吓着,要把我推下深渊,当时我对你说了什么?

“我对你说:’不要妄想可以吓倒我,年轻人,我是不怕的!’

“恐惧,是贪与嗔的结果,你是贪爱的奴隶,你做什么事情都顺从贪爱,你受贪爱、嗔恨、我慢所蛊惑,这些力量,像恶魔一般控制着你、主使着你,把我的手脚绑住以及对我施暴;

“你做着这些恶魔般的事情,都是因为你倾爱伊兰达提公主,你对公主依恋执着、魂牵梦萦!

“贪爱缘于感受,感受缘于接触。因此佛陀说:’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

“这一连串的转变过程之后,而成为业有,有缘出生,而出生是可怖的。因为出生,会带来老、病、死与伴随着的忧、悲、苦恼、失望等事件。

“我害怕出生,害怕贪爱、嗔恨、我慢等的生起,那种害怕恶法生起,害怕作恶的心,就是愧了。”

听完毕后,恶魔布那迦,随即坦承了自己的恶行。他说:”噢!维度拉!我不当地伤害了你,请宽恕我曾对你犯过之重大的身口意业吧!请坐上我的马背,让我带你,回到你的国家去吧!”

维度拉回答:”不!年轻人,你要首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捉我为人质。”

于是,恶魔布那迦,便向他细说始末:在龙宫中的离垢天后,一天突然很渴望吃哥拉比亚王一位智臣维度拉的心,他所倾爱的公主,为了满足母亲的心愿,应承了他,若他能取得维度拉的心,她便会以身相许等等。

恶魔布那迦,承认了自己想杀死维度拉的愚蠢。并说,现在已打算放弃伊兰达提公主了,他只希望能够安全地送维度拉回家。

维度拉是一位智者,他深思了一会后,向恶魔布那迦说:

“你让我这样回去并不太好,你因受愚痴所惑,所以不明道理,就算我被你杀死了,离垢天后的强烈贪爱,也是不会被满足的。

“我是一位智者,智者应该能够满足到,别人与自己的愿望,我能够令到有关人等,皆可称心如意。

“你还是可以,握到公主伊兰达提的手;你们两人,也可以得偿所愿。

“而龙宫中的离垢天后,将会听到我的说法,那才是她的真正渴想,她的渴望也会如愿的。因此,现在就送我到龙宫去吧!”

于是,智者维度拉(释迦牟尼佛的过去世),就以这样的方式,处理好了以上各种有情众生的愿望,并令到故事内的有关人等都获得了福利。

〔注:为了方便大众记忆,宣隆大师在讲这个本生经的故事时,已把故事中人的名字简化了。〕

文章来源:http://www.shijian.org/n12686c37.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