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狐狸妈妈,让孩子自己知冷暖

0322-1

黄全愈

没有独立性,就没有创造性。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学生都成了老师的“影子”,孩子都成了父母的“小尾巴”,如此缺乏独立性,哪里会有创造性?在这里,我们不去阐述独立性与创造性的关系,而是着重谈一谈独立性和生存能力的关系。据《中国青年报》(刘万永)的报道,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给研究生开了一门“生存技能”课。许多人很不理解:研究生也需要学习生存技能吗?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的老师认为:完全必要。因为培养21世纪的人才,生存能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有一件事对北师大发展心理研究所的沃建中老师震动很大,因此也促成了给研究生开“生存技能”课一事。一位老师打算让一位研究生去购买一些实验器材,列好清单后,就交给这位研究生。这位学生拿到清单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问老师:“这些东西到哪儿去买?”老师说:“医疗商店。”学生又问:“那医疗商店在哪里?”老师又答道:“可能在新街口方向。”然后,学生就骑着自行车去了。约一个半小时后,他回来了。老师问他:“买到没有?”他说:“这家医疗商店我找到了,可是没有。”老师很吃惊:“既然没有,难道你不能找第二家吗?”他很自然地说:“那第二家在哪里呀?”

老师深感震惊!

读到此报道,我也深感震惊!

震惊之余,我又想:这能完全怪学生吗?

我们做长辈的历来包办太多,以致学生从小就是老师和父母的“影子”,没有主见,缺乏独立性和主观能动性。许多时候,甚至事情还没有开始,我们就把正确与否的答案预先告诉了孩子: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怎样做,什么不应该怎样做……从而剥夺了孩子独立思考的权利。既然已是“冰冻三尺”的研究生,他能不依赖老师的答案吗?

换言之,从小就手把手地“牵”着一路长大的孩子,当他发现第一家没有卖,你能指望他不问“那第二家在哪里”吗?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中国的老师从来是有问必答的。而美国的老师,甚至是教授,常常告诉学生:“我不懂!”

美国的老师或教授说不懂,学生就得自己去找答案;中国教师不能说不懂,教师越能找答案,学生找答案的能力就越弱,依赖性就越强。

别说孩子,就是大人对他人依赖多了,也同样会削弱自己的独立性。过去,我们家的电脑有问题,都是我这个“专家”处理的。随着矿矿对电脑越来越“专家”,我这个“专家”也就越来越弱智。现在,只要电脑一有问题,无论大小,都叫矿矿来处理。以至于矿矿说:“爸爸,我记得这种问题原来都是您帮我处理的,现在怎么靠我来帮您处理啦?”

有一次,我的电脑有问题,矿矿实在太忙,应付了一阵,问题依旧,就撂下烂摊子走了。我不得不一步一步地重新进行研究,最后解决了问题。

矿矿说:“爸爸,您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或者是怕麻烦,依赖性太强?”我说:“为了引导你学电脑,我开始是装傻,后来是真傻。”一方面,人是社会动物,人的生存离不开集体;另一方面,正因为人要依赖集体生存,所以个人的独立能力越强,生存能力也就越强。特种部队或侦察兵的训练内容之一,就是独立生存的能力。

培养孩子的独立性,题目颇大,许多家长感觉无从着手。有的家长对我说:“我也想培养孩子的独立性,但没有办法,许多事情我让孩子独立去做,但孩子就是不愿做,或者不知道怎么做。最后还得我们大人来做……”

其实,培养孩子的独立性,首先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美国人就特别推崇孩子的独立思考。我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之一,是黑人笑星比尔•考斯彼主持的《孩子说的出人意料的东西》。这个节目让你捧腹的同时,也让你深思。有一次,比尔问一个七八岁的女孩:“你长大以后想当什么?”女孩很自信地答道:“总统!”全场观众哗然。比尔做了一个滑稽的吃惊状,然后问:“那你说说看,为什么美国至今没有女总统?”女孩想都不用想就回答:“因为男人不投她的票。”全场一片笑声。比尔:“你肯定是因为男人不投她的票吗?”女孩不屑地说:“当然肯定!”比尔意味深长地笑笑,对全场观众说:“请投她的票的男士举手。”伴随着笑声,有不少男士举手。比尔得意地说:“你看,有不少男士投你的票呀。”女孩不为所动,淡淡地说:“还不到三分之一!”比尔做出不相信又不高兴的样子,对观众说道:“请在场的所有男士把手举起来。”言下之意,不举手的就不是男人,哪个男人敢不举手。在哄堂大笑中,男人们的手一片林立。比尔故作严肃地说:“请投她的票的男士仍然举手,不投的放下手。”

比尔这一招厉害。在女孩的挤兑和众目睽睽之下,要大男人们把已经举起的手再放下来,确实不太容易。这样一来,虽然仍有人放下来手,但“投”她的票的男人多了许多。

比尔得意扬扬地说道:“怎么样,‘总统女士’,这回可是有三分之二的男士投你的票啦。”沸腾的场面突然静了下来。人们要看这个女孩还能说什么。女孩露出一丝与童稚不太相称的轻蔑的笑意:“他们不诚实,他们心里面并不愿投我的票!”许多人目瞪口呆!然后是一片掌声,一片惊叹……这是典型的美式独立思考。没有独立思考的孩子,就没有独立性。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就要提供一些机会给孩子自己去思考、自己去感觉:什么对?什么错?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怎样做?什么不应该怎样做……

没有内在的思考,就没有外在的行动。我们许多家长没有给孩子思考的机会,就让孩子去行动。结果,要么孩子没有行动的内在思想基础,要么孩子变成了被幕后的手牵着线的“木偶”。如前面那位买器材的同学,发现第一家商店没有卖,就会回来问“那第二家在哪里”。

2001年8月,杰西卡和泽克同我们一家去了一趟中国。14日一大早,古瑞克就开着一辆小面包车把我们送去辛辛那提国际机场。我妻子一看到泽克和杰西卡两兄妹都穿着短袖和短裤,就大呼小叫起来:“我们乘坐的飞机要跨越太平洋,要在高空飞行至少13个小时。飞机上很冷,穿短袖和短裤怎么行!”

古瑞克耸耸肩,说是海琳(杰西卡及泽克的妈妈)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但他们没有听劝告……

我心里想:尽管杰西卡和泽克已经多次乘坐飞机,但那都是美国国内的短途飞行,与这次必须在高空“过夜”的长途飞行完全不同。他俩不该用过去的经验来套这次的飞行。再说,这种事情都由得孩子听不听的呀?叫你穿你就得穿,有什么好商量的!

但当着古瑞克的面,我也不好说什么。

古瑞克把我们送到机场后,他就赶去上班了。在候机厅里,妻子叫这两个小家伙准备好飞机上穿的长衣长裤,他们没有“反抗”,但说长裤在箱子底,拿不出来。妻子也由着他们。

飞机升到高空以后,妻子问他俩冷不冷,一个点点头,一个没吭声。妻子请空姐给他们每人多加了一条毯子。

后来回美国的时候,在去飞机场前,我发现兄妹俩都穿上了长衣长裤。

我说:“怎么样,这回不穿短衣短裤啦?”

杰西卡眨眨那双美丽的蓝眼睛,不好意思地笑笑。

泽克狡黠地笑笑:“盖两条毯子,不如穿条裤子。”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陷入沉思:毫无疑问,在孩子能够独立思考前,都是由大人安排好衣物后,才上飞机的。然而,如果孩子已经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后,仍由大人安排孩子在上飞机前穿好长衣长裤,那么,下次再乘飞机,孩子可能会想起母亲上次交代穿长衣长裤,因而这次又依样画葫芦地照办。这样,孩子可能永远也搞不清乘长途飞机穿长衣长裤的正确性和必要性。问题是如果我们对孩子事事处处进行他控教育,随着孩子依赖性的增强,其独立思考的能力必然日渐衰弱。

正确的自我教育的办法是:把乘长途旅行的飞机需要穿长衣长裤的道理讲清楚,如果孩子“执迷不悟”,可以由着孩子穿短袖短裤,但把长衣长裤放在孩子随时可以拿到的地方。让孩子有一个独立思考、亲自体验的机会,那么,孩子就会永远明白乘长途旅行的飞机需要穿长衣长裤的道理。

说起来也很简单:一个人的冷暖,必须由自己去感觉,如果一个人的冷暖凉热都要父母来决定,那么这个人的生存能力一定很弱。

我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狐狸妈妈的生存教育。

我曾看过一个日本电影纪录片,讲的是野生狐狸的生活。其中有一幕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一群小狐狸长大后,狐狸妈妈开始逼他们离开家。曾经很护子的狐狸妈妈忽然像发了疯似的,就是不让小狐狸们进家,又咬又追,非要把小狐狸们一个个都从家里赶走。看着小狐狸们夹着尾巴落荒而逃,我被深深地刺痛了,并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心灵震撼!

多么残酷的生存竞争,多么冷酷的心理“断奶”……但是,又是多么智慧、多么理智的生存教育!在孩子开车的问题上,我也当了一回狐狸妈妈。根据美国俄亥俄州的法律,孩子到了16岁就可以合法地独自驾驶汽车。但在“合法地独自驾驶汽车”之前,必须通过笔试;必须在有驾照的父母陪伴下开够50小时的车,其中10小时为开夜车;并且还必须到职业的驾驶学校去培训32小时,其中包括24小时听课,8小时开车。

在美国,孩子开始独立驾驶汽车,这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对孩子来说,这是走向独立的非常重要的一步,甚至可以说是迈向独立的第一步。同时,汽车又是大“玩具”,对孩子很有诱惑力。但是,复杂的路况,高速公路上汽车飞速穿流的恐怖,又会使孩子有恐惧感。因此,对于许多孩子来说,开车既有诱惑力,又有恐惧感,还有畏难情绪。就像小狐狸的心态一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既有诱惑力,又有恐惧感,还有恋家情结,畏难情绪……

对于孩子开车,做父母的心情就更复杂了,既有对孩子要从自己身边独立而去的不舍之情,又有渴望孩子能独立之念,还有对开车高度危险的担心……最要命的是,这一切都必须经过自己的手来完成。想想看,要自己亲自逼着孩子去冒险,去独立于自己,这有多难!现在,有条件的家庭都给会开车的孩子配一部手机,以便随时能联系到孩子,知道孩子在哪儿。有些美国家长就是在这种复杂的心情煎熬下,得过且过,能拖一天算一天。

我是1990年才开始学开车的。当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系里的几个老教授都曾当过我的教练。陪着我第一次上高速公路的是迈阿密大学教育管理系的副主任James Burchyett博士。当时,他太太说让他戴上防护帽之类的东西,我还有点不理解。到我给儿子当教练时,我才意识到坐在一个初学开车者的身边,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是不知道怕为何物,才不怕。实际上是无知才无畏。知道怕为何物,又勇于承担者,才是真正的勇敢。坐在初学者身边,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次次犯错误,而每一次错误都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你说那是一份什么心情?每次陪儿子开车,我的手心,甚至背心都全湿透了……

我十分赞叹狐狸妈妈把孩子从家里“打”出去的勇气、理智和智慧。

世界上最难做的事情之一,莫过于“当一回狐狸妈妈”——坐在儿子旁边,“逼”着他开车。那可是每一秒钟都处在危险之中,明明知道孩子的安全感必须如此一秒一秒地积累,但有时也想:干脆算了,别让孩子冒这个险吧,最多一辈子给孩子当司机……

第一次陪着儿子开车上辛辛那提环城高速公路绕圈,正好碰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待终于下了高速公路,我让儿子把车停到一个加油站,父子俩瘫在车上好一会儿。我想去买儿子最爱吃的冰淇淋,一下车,迎面一阵风,我打了一个寒战,原来我已出了一身冷汗。买冰淇淋回来,钻进车,才闻到一车的“洋葱味”——那是在美国常能闻到的年轻人身上特有的汗味儿!

父母的庇护越多,孩子的独立性越差,生存能力就越弱。狐狸妈妈早就想通了这一层,但人类的理智有时尚不及狐狸。

如前所述,没有独立性,就没有创造性。不勇于创新的个人、家庭、部落、民族或者国家,其生存的圈子会越来越小。在美国,有一种叫“阿巴拉契亚”的山民,他们的祖先当年从欧洲到新大陆来闯世界,结果进到肯塔基州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就在那里深居简出,安居乐业,现在成了落后的白人“少数民族”。

其实,最先闯进新大陆的是印第安人,但由于只有“创”,没有“造”,现在仍住在“保留地”里。要生存,首先要“创”,闯出一片天地后,还要“造”,要把“就是力量”的知识运用于实践,才能“造”就出现代文明。因此,运用知识的能力、实践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属于生存能力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