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让我牵着你走一生

0303-5

罗伟

在布里斯班的艾伯特公园,每天都可以见到两只温情而吸引眼球的狗。

大狗是拉布拉多犬,名叫艾迪,已经七岁了。小的是一条名叫米罗的杂交犬,今年六岁。两只狗性情温和,乖巧可爱。在很小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一起了。主人的花园是他们娱乐的天堂。网球,毛线,玩具,都是它们的玩物。尽管争夺激烈,但是,它们从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身外之物”撕咬起来;主人给它们派送食物的时候,它们也显得彬彬有礼。它们就是这么温和,这么乖巧。

可是,突然有一天,毫无征兆地,艾迪病了,一病就是半个月。主人辛苦地带它走了好几个地方总算把病看好了,可是,它的眼睛却失明了。看不见东西的艾迪开始变得狂躁起来。在小花园里,它不再和米罗玩耍,而是绕着自己的尾巴团团转;或是东奔西撞,撞在栅栏上,撞在小树上。它“抓狂了”,它完全变了一个“人”。是的,没有了视力,光明换成一片黑暗,换了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生命之痛。更令它难受的是——它曾经是一只导盲犬啊,而且是出色的导盲犬。没有了眼睛,今后,它不仅不能导盲,还得接受别人的“导盲”。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悲哀和讽刺。

可是,从失明的第一天起,始终有一个伙伴不离不弃。对,那就是米罗——它的自小的玩伴,铁杆的哥们。在艾迪绕着尾巴狂躁地转圈的时候,米罗在旁边“汪汪”地叫着;在它冲向栅栏的时候,米罗冲在它面前挡住,然后,一起跌向木板。就是因为这样,艾迪才不至于伤痕累累。一天又一天,奇迹来了:艾迪在米罗的叫唤声下居然变得平静了起来——不再狂躁,不再自暴自弃。它会顺着米罗的叫唤前进,转弯,避险;它会贴着米罗的圆圆的身子前行。它感觉到,不论自己如何癫狂,都有一个温暖的叫声和躯体陪伴在它身旁,不离不弃。

它彻底地变了。不,应当说,是彻底地找回了以前的那个自己——当然,这是米罗的功劳。

主人见此情,欣慰,欢喜。她用一条红带子轻轻地系在它俩的脖子上。其实,何须用带子呢?自从艾迪病了之后,米罗就没有离开过它。不过,这样看来,它俩显得更加亲密无间了。嗯,比铁哥们还要像铁哥们——是铁杆哥们。

于是,每一天,它俩都系着那根带子,吐着舌头“哈哧哈哧”地如影随形。有一天,主人想,它们很少出过门。这对于失明的艾迪来说是,是一种多么大的遗憾。于是,她把艾迪和米罗带了出来,去往附近的艾伯特公园。一路上,行人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一只大狗被蒙上了眼罩,一只小狗却“牵”着大狗,充当它的“导盲犬”。没有任何人或者动物看起来比它们更默契,更友爱,更温馨。小道上,树林里,人们纷纷给予它们方便。人们久久地凝望着这对令他们既感动且敬佩的小狗。

主人知道,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已经完全被人们,被这个城市接受了。于是,每天早上,她放心地推开门,让米罗“牵”着艾迪去往艾伯特,让它们在更广阔的天地中享受那份属于它们自己的自由、友爱、生命之趣。

看着一边吐舌一边不知疲倦地“牵”着艾迪走的米罗,人们仿佛听见它不断地对艾迪说:别怕,让我牵着你,走完一生。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b85fecb10101fho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