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读懂母亲的心

0312-1

 谢晓丰

摘自《净土》2011.11

2010年3月中旬的一天,随手拿起久违的《心经》拜读,至“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时,忽然开窍了。二十多年前请回《心经》至今,读过许多遍,应该说,从来没读懂过,而今顿觉其义。不禁想到十八年前母亲在医院里曾说 “初八要走”,当时我还没信。哪里想到,母亲果真在初八那天安详而去,虔诚信佛的母亲预先知道了往生的日子,多年来我一直不解。

农历九月初九,在哈尔滨极乐寺参加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法会的时候,忽然听到天空中有声音呼唤我的名字,是那么真切,我寻声回望,却什么都没看见,但我的确是听到那是母亲的声音。母亲,您是不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向您的儿子传递着什么信息?不觉中,我的眼泪伴随着哀亮的念佛声流了下来。母亲,您生前吃斋念佛,我常说您迷信,您对我说:“儿子,你现在不信,你将来会信的,每个众生来这个世界上都有各种各样的缘,你很有佛缘。”而今,在您离去二十年后,儿子终于皈依佛门了,母亲,我听到您的呼唤了,您的心愿实现了,现在您的儿子也是三宝弟子了。

皈依后,在将近一年的修学过程中,我有了许多收获,较明显的就是高血糖恢复了正常,折磨我几年的直肠炎也好了,这个病曾经搞得我一天不知要跑多少次的厕所,严重地影响了我的生活。现在不治而愈,让我彻底相信佛力加持不可思议。我以前所受到的理论教育,在因果、业报等智慧的佛法面前不得不重新思考。假如,人类社会在没有道德教育与宗教信仰的前提下,没有对因果轮回报应的敬畏,做事也就没有了底线,当然什么都敢做。曾经有位思想者说过,不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社会,都应该充分利用人们对宗教的信仰情怀,来帮助提升整个民族的道德水平和责任感。因为有的时候,法律会因利用而不断地被修正,而宗教信仰则不然,相对于人的生命来说,它更像是一种神圣的永恒。再看看我们当下的现实:欲望膨胀,人无诚信,饮苦食毒,天灾人祸,业报现前,尚不思悔……。每一位尚有良知的人是否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当我们的科技进步、文化教育、乃至行政法律都不能约束并规范人们内心的无限欲望时,或者说,当这些人为的社会手段渐渐苍白无力时,那么,除了信仰之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力量能让灵魂觉醒,让心安住。

我不是很容易相信别人的。年轻时看了很多的杂书,加之从事教育,逐渐形成很多知见,但都不究竟。时至今日,因缘具足,方得以听闻佛法。这些年,为学术研究和评定职称,也写过很多的论著,扪心自问,有多少是自己的观点?多数都是人云亦云或无病呻吟。人生有时就像一场电影,结果已定。我们没有福报看到凤凰涅槃,但我们有幸看到毛毛虫变蝴蝶,因而,我们有理由相信,生命是可以升华的,实现这种升华要靠修行,要满怀恭谨之心、虔诚之心、感恩之心去修行。

我原来时常会发脾气,现在脾气少了;向来不关心他人他事,现在乐于助人了;做事情目标也更明确了,每天都很开心,用信仰指引自己,用佛法来充实自己,在修行中改变自己,真是受益匪浅,乐在其中。

爱因斯坦说:“如果有一个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求,又能与科学相依共存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佛学是一切真正科学的原动力。”爱因斯坦在自传中谈到,他不是一名宗教徒,但如果他是的话,他愿成为一名佛教徒。佛教所以能够得以延续两千多年生生不息,我认为其中重要的理由就是佛法的圆融智慧,大彻大悟,这是任何一门科学研究所不能企及的,科学只能是接近或证明。例如,佛陀在2600年前就给弟子制戒,饮水要用滤水囊,一碗水里有八万四千虫,时至近代,我们才借助高倍显微镜证明了此语真实不虚。我们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所以才被烦恼无明所困。世间的五欲六尘耗费了太多的宝贵时间,还错误地认为这就是生命的全部,拼命地为它服务,把贪婪欲望美化成理想追求,最终的结果就是迷失,这种迷失是全方位的。假如现在不面对思考这个问题,很可能有一天,我们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面对当下社会中有诽谤、误解、歧视佛教的现象,佛教都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就像是母亲在等待自己的孩子长大一点,才能告诉他,我们每时每刻呼吸的是空气,可是我们看不见它,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我们只能听到声音,却无法看到声音。佛法难闻,而今能有幸听闻,理当珍惜感恩。我在研究和学习佛经后,发现佛教思想是那么智慧豁达,其圆融理念与普度情怀,不但尽虚空、遍法界,而且还存在于我们的意识形态中,只是因为我们后天形成的妄想、执著、分别,不能证得。直到今天,我们人类还无法真正地了解宇宙太空,而在两千多年前,释迦牟尼佛就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宇宙的产生,生命的缘起。

不可否认,我们已经进入到了网络时代,这是科技的进步,但无论怎样的科技成果,都是人类智慧的创造。劳动力获得解放的同时,人类的依赖性和惰性也随之产生,比如青少年的网瘾问题,不仅仅让家长们苦恼,同时也让社会痛心,让国家政令及管理手段尴尬,利弊之间,何去何从?今天人们心灵的空虚,精神的苦闷,生活的彷徨,生命的危机感等诸症,如何能解?科技创造的虚拟和冷漠,淡化了人文关怀和道德使命感,更让亲情贬值,追求迷惘,这已不仅仅是二十一世纪的危机了。假如任其发展,那么下个世纪的危机是什么,让人无限憧憬的未来会怎样,可能到那时临时抱佛脚都来不及了。

佛法的学习,使我的人生态度彻底地改变了,不再抱怨了,所有的人生的苦痛与烦恼都是自己多劫以来造业的因果。学佛行善才是人生正确的选择,感恩佛菩萨,感恩离世已十八年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