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人与动物对话

0228-3

老诚

摘自《科学之友》2011年03期

中国古代有位叫公明仪的男子对牛弹琴,结果牛依然“伏食如故”。但是,人与动物对话的有趣事例却古今有之。

古人与动物的对话

例如“信陵训鹞”。信陵君(魏公子无忌)是战国四君子之一,素有侠义之名。某日他正在用餐,忽有一只斑鸠飞进堂中,藏到了桌子下。信陵君不知就里,起身驱赶,结果斑鸠一飞出屋,就被守候在屋脊上的鹞子捉到吃掉了。目睹此景的信陵君深觉有负于斑鸠,于是与手下人共捕来300只鹞子,聚于庭前。信陵君手按宝剑,环视群鹞,大声说:“我只治在我面前吃斑鸠的那只鹞子的罪,余者不究——谁有罪?”众鹞腾跃不已,只有一只鹞子做低头伏罪状。信陵君把其余的鹞子放掉,只将那只低头的治了罪。此事传开,名声大振,士人争相归附。

无独有偶,东汉时也有一件事与之相类似,即“童恢训虎”。东汉童恢曾任南其县令,因勤于政事,体恤民情,深得吏民爱戴。某年,有人被山中猛虎所害,童恢下令捕虎。因捕获两只老虎,童恢不忍伤及无辜,就对着老虎说:“王法杀人者死,若杀人者,低头伏罪,不杀人者号诉。”这两只老虎似懂人语,其中一只低头瞑目,而另一只则号诉不已。于是,童恢杀了那只低头认罪的虎,而把另一只放归了山林。后来,人称此山为训虎山。不少百姓因感其德化,曾立童公祠年年祭祀。

在人与动物的对话中,最著名的是“韩愈驱鳄”的故事。唐元和十四年,韩愈因反对唐宪宗迎佛骨之事,而被贬为潮州刺史。到任后,韩愈非常关心百姓疾苦,当他听说鳄溪中鳄鱼为害,经常吃百姓家的牲畜后,深表激愤,便用声色俱厉的口吻,写了篇《祭鳄鱼文》,并在江边设坛诵读:“……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则操强弓毒矢,必尽杀乃止。其无悔!”又令百姓在寺庙、水泽等地高声宣读。结果,至夜风雨大作,鳄鱼西迁30公里。后来人们将此地称为“韩埔”,并筑台纪念之。

其实,自然界的一切动物都有各自独特的“语言”,为了能与之沟通、交流,当今世界上许多学者、科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终于实现了人类用肢体语言、手势语言等“语言”方式与许多动物进行对话的梦想。

人与马的对话

如今,德国又出了个名叫卡罗拉·鲍曼的女子,擅长与马“耳语”。

55岁的鲍曼不是饲养员,也不是驯兽员,她曾是一所大学艺术系的教授,退休之后来到杜塞尔多夫附近的一个农场安度晚年。农场饲养了七十多头牲畜,其中有三匹马。在和动物接触的过程中,她开始迷上了对马的心理的研究。她努力观察、了解马的生活习性,并试着逐步破译马儿一举一动的含义。在此基础上,她萌发了一个念头——发明一种“马语器”,与马儿交流。一开始,鲍曼用一根布条缠在马头上,上面绑着一张纸制的“马耳朵”。她通过“耳朵”各种不同的摆动方式与马交流。经过反复试验,她逐步掌握了马的肢体语言,并不断对自己的交流工具进行改进。后来,她设计出了一种铝制的“帽子”,可以操纵“马耳朵”的不同动态。终于,她可以借此与心爱的马儿进行简单地交流了。

试验在波俄边境的曼利湖畔进行,鲍曼面对驻足在300米外的几十匹野马,戴上那顶奇特的“帽子”,缓缓向马群走去。她离马群越来越近了,马儿们警觉地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位不速之客。突然,奇特的一幕出现了:一匹黑色的马离开马群向鲍曼走来,俨然一副领袖派头。它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蹄子踢了踢草地,接着向前走来。鲍曼此刻正将“帽子”上的“耳朵”直直地指向那匹黑马。那马似乎明白了“耳语”的含义——“你可以相信我。”鲍曼走上前去,轻轻地抚摸着那匹黑马的马鬃……接着,鲍曼把“耳朵”的位置调整了一下,一只朝前,一只向后,表示“我想和你一起玩耍,我很温柔”。黑马看来理解了,它靠得更近,闻了闻鲍曼的衣服,然后朝马群扬了扬头。这时,一匹小马驹离开了马群,踱到了鲍曼的身边,围观者顿时目瞪口呆。

如今,鲍曼称她已总结出了自己所知晓的马的语言,准备编撰出版一本“马语”词汇表。她还为自己的“马语器”申请了专利,表示将在时机成熟时批量生产,使所有爱马的人都能享受与马儿“互诉衷肠”的快乐。

人与黑猩猩的对话

从古至今,各国科学家对现代猿类的语言模仿能力进行了孜孜不倦的探求。早在20世纪60年代,英国姑娘珍妮·古多尔中学毕业后只身进入非洲自然保护区,历经十余年艰辛的考察,发现黑猩猩群体社会中有一套用手势、身体姿势、面部表情和声音,来表达喜怒哀乐不同情感的信号交际系统。

近些年来,美国科学家们采用聋哑人手势语、塑料片符号,甚至计算机键盘等方法进行新的实验,结果表明,猩猩也能与人交谈。它们能把学过的词用于不同的对象,如黑猩猩先学会了“开门”的手势语后,就能把它应用到一切关着的容器上,如冰箱、碗柜、抽屉、盒子、公文皮包等。它学会手势语“更多”这个词后,就用它要求训练者更多地与它玩,吃饭时如想要添食,就自动地做这种手势。此外,它们还能把两个学过的手势语组合起来,如用学过的“水”“鸟”两个手势语连在一起,表示它第一次见到的池塘里的鸭子;用“黄色的”“苹果”连在一起表示从未见过的橘子;还会用“白色”“虎”表示斑马;用“眼睛”“帽子”表示假面具;用“石头”“饼”表示一种很硬的点心,等等。

对黑猩猩能辨认和理解一些简单句子的研究,也使不少学者认为它们已具有了思维及类比推理的萌芽因素。如当学者向它提出“苹果是什么样子”的问题时,它会挑出表示“红的”“圆的”和“不如葡萄好吃”的塑料片来回答,甚至当人用塑料片表示“把香蕉放进桶里”“把苹果放到盘里”时,它也能按命令完成。

以上种种现象充分表明,黑猩猩在特别的人工环境和作出巨大努力下,能具备与人用“语言”相互沟通的神奇能力。

人与狗的对话

在家庭宠物中,狗是较通人性的一种动物,这说明人与狗之间可以用奇妙的“语言”来交流。

英国一位动物学家为了研究人与狗的对话,常常光临国家某警犬部观察、分析。起初,当他刚跨进警犬部院子时,就有一群狗狂吠着迎上来,它们边吼边嗅,一步步向动物学家逼近,这位动物学家连连后退。在这危难之时,他突发奇想:“狗是通人性的,如果我做一些自然和蔼的举动,是不是能使它们平静下来?”动物学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停在原地,半蹲着,张开双臂,好似告诉警犬们“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来吧!”这时,原来向他进攻的警犬停止了前进,过了一会儿,其中一只灰色的狗摇摆着尾巴向动物学家臂中跑去,动物学家轻柔地抚摸着灰狗的茸毛。灰狗用它坚硬的爪子攀在动物学家的腿上,眼睛里满是友善。周围的狗目睹此景,纷纷而退,不再攻击。

经过多年的观察,这位动物学家终于掌握了狗的交流语言。他认为,狗吠不是为了威吓人,只不过是一种警告,提醒狗群中的其他成员和它的主人:“有陌生的事发生了,要警惕!”相反,狗在攻击和逃跑时是无声的,如欲凶猛地侵犯就直接冲向你、咬你。

狗的吠叫实际上是受挫的表示,即使是最富敌意的狗,通常也有点胆怯。牙齿露在外面咆哮,是恐惧之极的表现。当恐惧开始占上风时,低沉的怒吠和咆哮交替进行。它所传递的信号是:“我想攻击你(低沉怒吠),但是我将召唤别的狗来帮忙(咆哮)。”吠叫的狗通常不敢咬人。

很多人认为狗摇尾巴是善意的表示,事实不是这样,而狗摇尾巴表示愤怒的看法也不正确。在不少状态下狗会摇尾巴,当它饥饿时、要表示友好时、攻击想停留下来时,或因恐惧急着想离开时,都会摇尾巴,但是较难以区分。

懂得了狗的交流语言,日常生活中人与狗就能更加和睦地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