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着血泪的善良海豚到死都不会明白,为什么多次英勇救人却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

0227-6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海豚湾》(The Cove),大多数人,甚至是日本民众,都不会知道每年9月到次年3月,在日本太地町(Taiji)的海湾口,上演着大规模血腥的屠杀。鲜血染红的海水中,海豚的悲鸣划破天际。

理查·奥巴瑞所拍摄的纪录片《海豚湾》获得了第8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他告诉本刊记者,能获奖固然好,但“小金人”不是主要目的。他说:“全球200多个国家的人都会看奥斯卡,在日本的收视率也很高。我希望借由奥斯卡让更多人关注这部电影反映的问题,特别是日本人,然后去做些什么。改变,才是我拍电影的根本目的。”

海豚噩梦的开始

在日本本州最南部的和歌山县,有个叫“太地町”的小村镇,面朝太平洋,三面悬崖高耸。5.96平方公里的镇上,住着约3600名居民,其中约1/3从事渔业。表面上看,小镇处处标榜着对鲸类动物的喜爱(海豚属于鲸类):镇中心树立着微笑的鲸鱼模型,渡船粉饰成海豚的造型,地上石板印有拟人的海豚形象,镇上还有专门供奉鲸灵的寺庙……这里包装得好像一个主题公园,而背后,却是血淋淋。

每年,平均有2.3万条海豚被日本“合法”围杀。光是在小小的太地町,就要“处理”1500多条海豚。太地町渔民的心中,海豚只是一种鱼而已,有什么杀不得?

理查·奥巴瑞原本是世界顶级的海豚驯养员之一。1962年,22岁的他亲手捕捉了5只海豚,驯养它们,参与电视剧《海豚的故事》。他几乎天天与海豚泡在一起,其中,他最疼爱的“演员”是母海豚凯茜。1964年,首部以海豚为主角的电视剧在美国播映,节目迅速引起轰动,让他名利双收,也让电视机前的人们,产生了亲近海豚的欲望。

所谓的爱,却是海豚噩梦的开始。奥巴瑞渐渐发现,海豚是种有自我意识的动物,被圈养的凯茜日渐一日地沮丧。拿着当时最高驯养员薪酬的奥巴瑞问自己,这么做究竟对不对,但年轻的他一时敌不过保时捷的诱惑,直到有天,凯茜选择了自杀。

奥巴瑞沉重地回忆:“海豚每一次的呼吸都是有意识的行为,如果生命不堪忍受,只要通过放弃下一次的呼吸就能自杀。有一天,凯茜游到我怀里,吸了一口气后,自动关闭鼻孔。然后,它径直沉了下去。”这个动作,改变了奥巴瑞的一生。

多年来自己一直做错了,海豚想要的只是回到海洋的怀抱,和同类在一起。这些敏感而智慧的生物永远不应该成为人类驯捕的对象,不该生活在狭小的水族馆里,使他们无法展现每天遨游40公里的天性;因为压力大,它们必须服用抗氧剂和胃泰美来治疗胃溃疡;过滤系统发出的噪音严重损害着它们的声呐系统……而观众看见的,永远是它们跃出水面、奋力顶球的精彩表演。

奥巴瑞非常后悔,“如果我早知道,就会赚更多的钱,把它们全买出来放了”。

奥巴瑞用10年时间创建了海豚事业,却决定用余生的努力去毁灭它。从此,世界各地有海豚围捕场的地方,就有奥巴瑞的身影,他多次因为剪断铁丝网释放海豚而被捕。但是海洋水族馆的商机已经触动,全球各地驯养海豚的热潮在高涨。仅是美国,海豚娱乐产业就价值20亿美元。利益让野生海豚无法挣脱“捕捞”与“屠杀”的厄运。

把秘密揭发出来!

他多次前往太地町,秘密拍摄海湾发生的一切,希望更多人能知道真相。他的潜伏行为也引起了当地人的不满,认为他这是在干涉日本的传统文化。两名保护人员因割断网绳释放被围困的海豚,结果被捕入狱监禁23天。奥巴瑞成立“拯救日本海豚”的组织。但阻碍财路,就会有生命危险,已经有两名他的同事因为参与保护海豚运动而惨遭毒手。越有外力阻挠,皮斯霍斯越是觉得,这竖着“我们爱海豚”标牌的小镇里面,气氛异样,同时更加坚定了他拍摄真相的决心。

奥巴瑞拍摄到了太地町渔民围捕海豚的典型做法:渔民把船开出几海里,把一根根长柱子插到水中,然后用锤子猛敲柱子,制造声墙吓唬海豚,将疲于奔命的海豚往回赶,到了指定水域就被围起来。来自各家水族馆的驯养员在挑选完年轻会唱歌的母海豚后,屠杀开始了——蓝绿的海水瞬间变成触目的红色,亲眼看着孩子、父母被屠杀,海豚的哀叫从有到无,只剩下渔民的笑谈,海豚的尸体在水中浮上浮下……每个人都沉默了,泪水奔涌而出!拍摄纪录片大约有40个小时,真正引用到纪录片里涉及屠杀的场景只有不到3分钟,而且还是“最不血腥”的。“我花了一年半时间把它们剪到17分钟。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每天花2~14个小时看这17分钟的片段,泪水涟涟,其中一些镜头实在太血腥了,我想没人可以接受。其中最恐怖的镜头,是一只逃生的海豚宝宝奋力跳过岩石和围网,在水面上留下串串血色后,终于沉了下去……”

目前,日本国内约有近80家水族馆,其中近半数的园馆饲养着鲸类。被抓来的海豚通常在两年里都会死去。落选的海豚,成了市民的盘中餐。5000吨海豚肉出现在日本市场上,大多数普通市民却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吃过海豚肉,因为包装上写的是鲸鱼肉。而且,比屠杀海豚更骇人的秘密是:海豚肉里有汞!而且含汞量远远超出了食品安全标准范围!由于人类活动中化石燃料废弃物的排放,我们生存环境中的汞含量速度递增。

当他跟日本政府谈有毒海豚肉在市场上流通时,对方却说:“我只负责食品防御安全,不是食品安全(Food security,not food safety)。”“简直是胡扯!”皮斯霍斯在大阪、东京街头采访的时候,多数日本人不知道市场上出售海豚肉,“连日本人也不知道的传统怎么能算是自己国家的文化?”

改变未来

这不是环保者第一次关注太地町,但《海豚湾》却第一次将如此震慑人心的画面呈现在世人眼前。电影公映后,太地町海湾的警戒更严了。“这是好事,因为他们知道世界更小,真相藏不住了。”他从观众的反应中看到了希望,《海豚湾》不是令人沮丧的电影。在墨尔本电影节上,一个日本女观众哭着对皮斯霍斯说,她感到羞耻。“我拍这部电影,不单纯想解决海豚湾的事,还要让大家意识到,共同的努力能改变世界。在一些网站上,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留言说电影改变了他们,他们想做点有帮助的事情,也许是帮助海豚,或者是保护环境。这像是唤醒了人们的意识。它正改变人们的观念。”

文章来源:http://www.life.com.tw/?app=view&no=99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