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亚特兰大动物园的猩猩

0226-2

段晓毓

周楠的毕业论文是动物饲养的问题讨论。周楠认为谁都无权为了使人类高兴,而将动物关押起来,因为在笼中饲养的动物,其实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动物了。她的硕士导师、一位灰白卷发戴眼镜的白人老太太对这个选题大加赞扬。

周楠和在亚特兰大动物园打工的同学联系,约定周六去那里作实地考察。

周六的早上,天空下着小雨,周楠在寒风中走到车站。爬坡时公车巨大的车身发出低沉的颤抖,周楠将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望着雨点在玻璃窗上流下的轨迹。

大雨中周楠下了公车,走入亚特兰大动物园。同学已经在大门旁等她。俩人作完记录,时间尚早,同学建议在园内四处看看再走。“我理解你对圈养动物持反对意见。比如,水族馆喂养海豚给人类赏玩,但是人们制造的喧闹声远远超过了海豚灵敏听觉的接受范围,使得它们的寿命大大缩短。就像在国内时,我妈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在我耳边唠叨一样。”他微微一笑,稍作停顿,又问道:“不过,有时候人们对于动物的关心是不是过于直接了?”

二人走进一栋平房饲养棚。棚内居然挤满了人,仿佛整个动物园内的游客都聚集到这里似的。周楠踮着脚尖,从人缝中望过去,只见笼内有只黑猩猩,正在用一根铁棒耍杂技,它不时耍出些高难度的动作,引起一阵阵喝彩声,于是它便更加得意,又玩出些其他令人意想不到的花样来。

周楠问:“这是动物园安排的活动吗?”同学微微一笑,用手指向人群背后的一个小个子墨西哥人。那人一身帆布工作服,正靠着墙边透过人群看黑猩猩的表演。同学告诉周楠,那个人就是这里的饲养员。

“据说某日那个饲养员打扫卫生时听到鼓掌和叫好声,不知何故,便绕到饲养棚前面来,却发现居然是这只黑猩猩在表演杂技。”同学说,“但是他一出现,黑猩猩马上停下动作,做出一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表情。于是饲养员原路返回,从后门外面绕回饲养棚,躲在人群后面,发现黑猩猩又在志得意满地给围观的游客表演他从未见过的杂技。而在没有游客的日子,它就一副非常沮丧的样子。”

原来动物也和人一样,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同学微笑地看着她说:“动物和人一样,在环境改变后也会有不同的性格表现出来。”同学的声音不大,却十分有力:“而且对这只黑猩猩来说,有游客的生活才使它感到快乐——它并没有把自己当做是被赏玩的对象。”“相反的,”周楠接道,“说不定它把人类当做是自己赏玩的对象,从逗弄人类中取乐。”

据说有位心理学教授想知道灵长类动物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把一只黑猩猩放在一个大房间里,并且在中心的天花板上用绳子系着一把香蕉,正好挂在黑猩猩跃起后无法触及的位置。他又在房间里面放了好几个木板箱,当着黑猩猩的面搬来搬去,想知道等他走后,黑猩猩是否能想到模仿他的动作。

实验结果令人大跌眼镜。黑猩猩既没有等到教授离开,也没有如他设想的那样去搬箱子,而是静静地坐在原地不动,等到教授走到房间正中间香蕉下面时,它猛地跃起,跳到教授肩膀上,抓住了悬在空中的香蕉。

“教授没想到黑猩猩采取了截然不同的‘聪明’的思路。”同学若有所思地说,“也许人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以自己的眼光来衡量一切,然后将这个标准强加到他人身上。”

走出动物园大门,初秋鹅黄的阳光迎头洒下,将空中飘散仅存的零散雨丝映得透亮。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c7dbf01017yt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