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人的故事

圆观

y140221-1

一、费兰德太太

 

费兰德太太是我工作的医院里的病人。她已是70岁左右的人,可看上去只有50岁左右的样子,而且特别积极阳光。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她的丈夫坐在她床边,正把带给她的饭给她吃。费兰德太太一脸笑容,让人一下就能感到她的满足与幸福。费兰德先生经常傍晚到医院来看望太太,尤其每个周末必定会来,并带给太太所喜欢的东西。

费兰德太太从第六胸椎以下瘫痪,并且有三个很深的褥疮已在尾椎与骨股头地方发展着。每次给她洗换伤口都需要四十多分钟,可以想象那些伤口有多深、多大。她因为从第六胸椎以下高位截瘫,所以几乎三分之二的身体都没有任何感觉。她的两条腿如同面条一样,给她翻身时,抬起两条腿可以摆放到不同的位置。因不能移动身体,所以尾椎与骨股头的地方长了褥疮,而且已经发展到了很严重的程度,只好从家里移到医院来治疗照顾。照顾她久了,便和她越来越熟悉,渐渐了解到她的一些生活经历,我也常常被她的经历与毅力所感动。

费兰德太太告诉我,她与丈夫是在1967年的蒙特利尔(Montreal)世界博览会上认识并结婚的,结婚4年后不幸发生了车祸。当时一家人坐在车里,车翻的时候正好倒向她那边,她的多半个身体都被压在了车下。等救护车赶到救助他们一家时,她已经晕迷了。等她在医院醒来时,已是一个月之后了。费兰德太太告诉许多照顾她的护士说,幸好压到的是她,而她的丈夫和孩子都是安全无事的。那时,费兰德太太在医院几乎住了近一年的时间,然后身体状况才慢慢稳定下来,并转回家里继续护理。她告诉我,这些年里,她不仅完成了许多进修学习的大学课程,而且还一直工作着,并且家里人的饭菜及孩子上学带的便当都是她准备的。她还告诉我,她常给家人亲自和面做面点。

因为常常看到她和蔼可亲的丈夫,有一次在照顾她的时候我就问她:“这么多年,您先生没有想过要离开您吗?”她告诉我:“没有过!当从车祸中苏醒过来时,我就让我先生去寻找另一份生活,许多事我已不太能为他做了。但他回答我说:‘如果换成我伤成这样子,我相信你也一定不会离开我的。’”当我听到费兰德太太的这段话时,我的眼泪不自觉地直往外涌。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费兰德太太能这样乐观而坚强地生活着,那是来自她先生无比深情的大爱与支持。

费兰德先生就是大爱无限的菩萨!

 

y140221-2

二、克露依和她妈妈苏珊的故事

 

医院里新收进两个病人,是母女俩——克露依和她的妈妈苏珊。妈妈苏珊长得比较清瘦,很有一种优雅的英国女士气质,表面上一点看不出她有什么毛病。当我读到她们的病历时,我很是吃了一惊:妈妈苏珊刚刚才60岁,而且10年前就开始有了老年痴呆的症状,现在越来越严重。女儿克露依从出生开始就是脑瘫儿,现在已经30岁了,可看上去像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体瘦小得如三四岁的孩子一般。

医院把她们母女俩安排在同一间病房。妈妈苏珊的病历上记载着她是从英国与丈夫一起移民加拿大并受完大学教育的。她已离婚许多年,前夫已搬回英国,只有她和女儿相依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并从未分开过。

妈妈苏珊已经很是糊涂了,常常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什么地方,也分不太清楚早晚时间,对自己的女儿也是时尔认识、时尔不认识。有几次我在喂克露依饭时,妈妈苏珊都会跑来,捋着女儿的头发说:“我的克露依多可爱啊!我的女儿很聪明。”可有时妈妈苏珊会坐在一边,远远地看着护士给克露依做护理说:“那不是我女儿。我的女儿很聪明,正在学院念书呢!”有时,我会看到妈妈苏珊手里捧着本书坐在窗前,静静的,似乎在思索些什么,一点也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正常之处。可有时她又脾气很坏地阻止护士给她女儿做护理,还说一些不合逻辑的话。我有时想,妈妈苏珊是经过怎样一番心灵的挣扎,最后才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忘记生命中遇到的种种苦难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