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爱舍

0220-6

2013年12月19日,成都的天气比任何一天都阴冷。

快到年底了,这温馨甜蜜的周末,相爱的人们聚在一起,和家人朋友一起祈福新年,期待更美好的未来。

但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有未来。这一天,老熊爱舍(Asia)走完了它坎坷的一生,长眠于月熊墓园。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这个为熊而生的大家庭,因爱舍的离去平添几分忧伤。

在它的墓前,有兽医和饲养员精心制作的果篮,里面装着各样的水果,还装饰着圣诞节的丝带,这本来是大家为它准备的圣诞礼物之一,但现在它再也品尝不到这份清凉芬芳的甜美了。

2000年11月25日,救护中心成立后送入的第24头熊,矮小如幼仔,却衰弱似年迈。让人觉得心碎的是,它的后背有大片裸露的皮肤和触目惊心的炎症。它被命名为爱舍(Asia),是亚洲的意思。

爱舍是来自四川资阳的一只月熊。获救之前,她被关在一个养熊场里抽取胆汁十余年。和其它的熊比起来,它的身体看起来要糟糕得多,部分是源于它的矮小,更多是因为它背上的炎症。兽医莫妮卡告诉我们,对于这两者我们无从追查起源,究竟是由于基因,还是养熊场的折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养熊场主在十余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考虑过给它进行任何治疗,只是每天两次抽取她的胆汁。

爱舍身体一直不好。取胆汁和长期得不到治疗的皮肤让它本来瘦小的身体显得虚弱,6年前它和死神擦肩而过,在兽医和它自己的努力下,这个残缺破碎的生命顽强地挺了过来。为了更好地照顾它,爱舍被转移到特护区,独立活动的草地和低矮的床,让不太善于交际的它可以自由活动。

住在爱舍旁边的谢罗便臣女士回忆说:“每次我在演讲时展示爱舍的照片,讲到它虽然毛发稀少,却依然美丽的时候,观众们总是会心一笑。当我展示另外一张爱舍更加年老的照片时,观众们都笑出了声。出于对它的同情,更多是出于对这只虽然‘破烂’,但依然充满尊严的小泰迪熊的爱。”

经过救护中心兽医团队的努力,它渐渐地恢复,背上的皮肤炎症也终于在今年好转,稀疏的毛发回到了曾经满是伤痕的皮肤上。3个月前,它高兴地爬到草地上的树桩,把自己挂在枝头上晒太阳。在八月午后温暖的阳光下,爱舍的快乐显得那么简单和纯粹。谢罗便臣女士回忆着:“我可以坐下来一整天看着它快乐的踱步,享受独处的美好时光,享受阳光洒在它有点干裂而又衰老的皮肤上。”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这已经是它生命里的最后一个夏天了。

半个月前,饲养员发现它的行动变得迟缓了,也越来越嗜睡。检查后我们发现,由于年纪的关系(它已经是一位老太太了),以及活熊取胆对于它身体的摧残,爱舍的后肢失去了正常行动的能力。在取胆铁笼里关押的十多年,让它的脊柱严重受伤。这些病症会在冬天熊类减少活动时加剧,而最终带来巨大的痛苦。不得已,我们在19日告别了爱舍。这是它来到救护中心,重享自由的第13个年头。

对于普通人来说,熊是可怕的野生动物,有着巨大的身形和无法解读的内心。然而这些从活熊取胆的养熊场里救出的熊,它们与我们朝夕相处。我们看着它们一点点康复,迈出牢笼,走向草地,就好像看着这些生命从灰暗到重生,由破碎到完整。所以我们的饲养员认得每一只熊,它们的身材和毛发、月牙花纹的形状、取胆留下的伤痕,我们都记得。对我们来说,这些生命,也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它们是我们的家人。

曾经照顾爱舍的饲养员刘小燕,在爱舍的葬礼上泣不成声。她把亲手摘来的梅花放在爱舍的坟头。腊梅,是这个阴冷的季节里唯一敢于绽放的花朵了。“它很爱干净的,从来不淘气。爱舍身上有皮肤病,可它坚持了那么久,已经就快痊愈了。”爱舍走后,刘小燕站在爱舍的房间门口,看着空荡荡的笼舍有些发呆。

这是爱舍最后的故事,终止于2013年圣诞就快来临的时候。

这个故事并不完整,没有人知道它在被关入铁笼之前的一切。或许它只是一只普通的月熊,没有名字,没有价格,没有束缚。它也曾经年轻,曾有大片的山野没有探索,曾有爱情没来得及品尝,曾有孩子的呢喃没有听闻。它根本就不完整,虽然脸庞美丽,毛发柔顺,胸前自由的月牙明亮而柔和。它应该拥有并享受的,在二十多年前它被塞进铁笼的时候,都变成了无法触及的梦。

新年即将来临。我们陪伴爱舍走完它最后的旅程,在这13年里它从未感到孤独,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与呵护,但这并不足以弥补它已经失去的一切,因为这里并不是一切的开端。当每个人都作出自己的选择,决定为了其它生命的自由和福利带来改变的时候,爱舍的梦,才会在它的同伴身上实现。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b94bb2600101ref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