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揭穿——动物实验是伪科学

y140219-1

实验前可爱的兔子

y140219-2

实验后可怜的兔子

动物实验者们试图让我们相信,那些被他们冠以“科学”之名的折磨动物的旧习一旦停止,很多生病的孩子和其他病患、事故受害者们就会听天由命地死去。但是近年来,很多重要的现代研究都表明,动物并不是人体研究的好样本。

一些著名医学期刊发表的学术研究一次又一次表明,动物实验经常是在平白牺牲动物和人类的性命,也浪费了很多珍贵的资源,用于使动物感染上某种他们本来几乎永远不会感染的疾病。幸运的是,大量的尖端技术及非动物实验为人类的健康和动物带来了一个光明的未来。下面将一一揭穿一些常见的关于动物实验的迷思。

“所有重大的医学发展都归功于动物实验。”

一篇刊登在权威的《英国皇家医学会期刊》的学术文章在研究过后总结: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个说法。大多数的动物实验与人类健康并不相关,也没有对医学进步做出重大贡献。动物实验其中很多出发点都是好奇心,甚至根本没有对治愈疾病做出最基本的保证。仍然使人们相信动物实验能够帮助人类的唯一原因就是媒体、实验者、大学以及游说团体夸大了动物实验的潜能,以及他们自身在过去医学发展上的地位。

“如果我们不用动物,那新型药物就得用人做试验了。”

事实是,我们已经用人做新药测试了!无论进行多少动物实验,总有某人要成为第一个被试验的人类。动物实验是不可靠的,因此使临床试验增加了不必要的风险。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表示,92%的药物在经动物实验证实安全有效之后,在临床试验中都失败了,结果为无效或有害。只有很少一部分药物证实对人类有效,但这其中仍有半数在之后的临床应用中出现了在动物实验中没有显现的副作用,因此被重贴标签。

“我们必须在活体动物身上全面观察细胞﹑组织﹑器官之间的相互作用。”

把一个来自于完全不同物种的健康个体,囚禁在一个非自然的充满压力的环境中,人工地使其感染某种他们几乎不可能在自然环境中感染的疾病,然后作为样本去研究人类在自然环境中感染的疾病,这样的实验结果让人将信将疑。不同物种对于药物的生理反应在很大程度上是截然不同的。青霉素会杀死天竺鼠,但是对兔子却没有作用;阿司匹林会置猫于死地,造成老鼠﹑天竺鼠﹑狗和猴子的出生缺陷;吗啡,一种人类镇定剂,对于山羊﹑猫﹑和马来说却是兴奋剂。另外,实验室中的动物呈现出很多典型的源于极端心理压力的行为,实验者们承认,采用这些承受巨大压力的动物作为样本,对研究数据有着负面的影响。

“在我们与癌症的斗争中,动物起到了很大作用。”

举一个例子,1971年至今,美国已经在癌症研究上投入了近2000亿美金。然而,每年仍旧有超过50万美国人死于癌症。从1971年的癌症之战开始,死亡率上升了73%。卫生部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中国,癌症已经成为都市第一杀手。如果动物实验真的有助于治愈癌症,那么鉴于我们在动物实验上递增的投入,我们应该早就已经攻克癌症了!

“很多实验对动物来说并不痛苦,所以合乎情理。”

在中国,唯一能够管制被用作实验的动物的条例——实验动物管理条例——允许将动物烫伤﹑惊吓﹑毒害﹑孤立﹑禁食﹑强行束缚﹑人为地导致药物成瘾以及脑部损伤。无论多么残酷﹑痛苦和琐屑的实验都没有受到禁止——甚至还没有规定要采用任何止疼剂。更有甚者,即使在替代方法可行的情况下,管理条例并没有要求应该使用代替方法,因此经常仍然用动物做实验。管理条例在实验过程中,对动物的福利起不到丝毫的保护作用——相反,它甚至完全没有细化该如果对待动物。实验者从未被要求为动物缓解疼痛,所以他们也很少这么做。

“我们也不想用动物,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人体临床试验和流行病学研究;基于人类组织、细胞和大体的研究手段;精密的高仿真人类病患模拟器;以及计算机模型都是更可靠、更精确、相对成本较低,相比动物实验来说也更加人道的。一些先进的科学家已经采用人脑细胞发展出了“微脑”模型,用于肿瘤研究,同样还有人造皮肤和骨髓。现在,我们可以在蛋白细胞膜上进行刺激实验,也可以在人体组织上测试疫苗,并且用血样进行妊娠实验,而不需要杀死兔子。动物实验存留至今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好的科学办法,而是因为实验者们的个人偏见和旧习。

“医学院的学生们不是必须要解剖动物吗?”

美国将近95%的医学院——包括耶鲁﹑哈佛和斯坦福——都不用动物去训练他们的学生,无论是在校学生或申请入学的学生,都不会被要求进行动物解剖实验和活体实验。医学院的学生们采用多种方法结合的方式进行学习实践,如理论教学,精密的人类病患模拟器,互动电脑程序,用人进行安全的教育方法,以及临床试验。在很多国家,人们可以在不伤害任何动物的前提下获取医生执照。一些专业医学组织,例如美国麻醉学委员会,甚至要求医师去完成模拟训练——而非动物实验——来获得职业认证。

动物本来就是为人类所用的。如果我们牺牲1000或10万只动物有望能让一个孩子获益的话,就是值得的。”

如果我们用一位在智力上有残障的人士做实验,能够使1000个孩子获益的话,我们会这么做吗?当然不会!道德告诉我们,每一个生命都是无价的。这样的价值不会仅因为我们对别人有价值,就被取代。何况,由于动物实验如此糟糕,它不仅没有促进挽救儿童的医学发展,反而成为了其中的阻碍。

文章来源:http://www.5joys.com/cnews/n/75477318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