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缺”钱

The “Lack” of Money

 

作者:大卫·洛伊

David Loy

y140216-1

作者简介:

大卫·洛伊是一位禅修导师、作家,生态佛教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他参与编辑了《佛教对气候危机的回应》一书。

 

钱是什么?我们每天都要花钱,所以有必要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问题是我们都知道吗?对钱的熟悉感可能会使我们忽略了钱事实上是很奇怪的一样东西,同时忘记了它又是如何利用了我们。

一张美钞是什么?不过就是一张纸,不能吃,不能骑,也不能睡在上面。银行账户上的数字也一样,不论是它自身还是内在,从字面上看没有任何价值,也的确什么都不是。但钱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那是因为我们做出了这样的共同决定——认为它最有价值。这是整个社会约定俗成,并且经过法律强制规定的价值象征。人类学家韦斯顿·拉巴尔称之为“习以为常的精神病”,“整个人类同时在做一个约定俗成的梦”。有时,这个梦会无可避免地变成噩梦。

危险在于:在人们的心理认知中,手段和目的常常被颠倒,以至于手段变成了目标。正如叔本华所指出,金钱是抽象的幸福,所以无法拥有具体幸福的人会全身心关注金钱。记得迈达斯和他的点石成金么?这个传说寓意深远,甚至对今天更有借鉴意义,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比古希腊更加货币化。金钱最终正在沦落为“冻结的欲望”——不再渴望某样具体的事物,只是泛泛地想要更多钱。金钱将我们获得渴望之物的可能性符号化。因为我们通常认为幸福就是满足所有的欲望,所以金钱成为获取幸福的象征。这种思维方式经常以潜意识的方式运作,但控制力却丝毫不差。

当然,迈达斯会被今日之大众所认可——事实上,我们大部分人都有点“迈达斯”情结。生活在一个看重即时可兑换性的世界里,我们的真实感受常被忽略,我们被银行里的魔法数字或万贯家财的形而上价值所迷惑。比起用心体会一杯酒的感官品质,我们更关注它值多少钱,以及它是否能体现出我们的品味不凡。

时至今日,金钱至少有四种功用。因其作为交易媒介不可或缺,所以也发展成为我们的价值仓库。过去以牛、谷仓、仆人和孩子来衡量财富,但金、银——当今的纸币和银行账户——有自己的优势,它们不会耗损,至少理论如此。金子甚至不会腐坏,它是不朽的。这在一个被无常和死亡折磨的世界中是多么有吸引力!

资本主义巧妙地扭曲了概念,让人们上瘾。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这个观点在过去对很多人来说,不仅会遭到质疑,甚至可以说是不道德的。当然,资本主义本身就是基于资本之上的经济:钱是用来赚更多钱的。这驱使着如今非凡的经济结构更加有活力。消极面是不管你赚多少钱,都会被用来再投资,前提是你永远不能拥有太多。

这在精神层面演化为:你将永不知足。温莎公爵夫人说过,人永远不会太瘦或太有钱。若果真如此,那就意味着一个人只可能总是太胖而且太穷。这个说法当然不对: 如果像着了魔一般不知满足的话,一个人是可以非常瘦,同时也非常有钱的。这使得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进而成为威胁社会稳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天中你能吃几餐饭?出去时你需要几辆车?但资本总是能够被用来累积更多的资本。你在福布斯500强名单上排名几何?

我们为何陷入了这种偏执?对于被金钱损恼的我们,佛教中“无我”的教导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视角。自我的感受是一个复合体,由惯性思维、情绪、行为、反应、记忆、计划、动机等组成。这些都是过程而非物体,也即意味着他们所构成的自我本就不可靠,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可靠的。所以我们对自我的感受会被一种匮乏感所折磨:“我”对自我存在的核心感到空虚,就像是我哪里有问题了或者我生命中失去了什么的那种感受。但通常情况下,“我”并不了解这种感受的来源。相反,“我”将它向外投射,沉溺在那些让我相信有更“真实”感受的事物里,比如一摞摞的钞票,以及它们能买到的所有物品。

这个观点直指金钱的第四个功能——它已经成为我们最重要的“现实符号”和保障自我的最佳方式,用来对付“我们事实上并不存在”这个令人痛苦的直觉。在过去,当我们怀疑“自我”虚无缥缈时,会去寺院或教堂,通过与神连接来试图找回自我。而现在我们开一个储蓄账户,在股票市场投资,在经济上寻求自我。

无需多言,业力循环是存在的。我们越看重金钱,越用它来进行价值衡量,就越会发现它被用来衡量我们自己。我们最终被我们如此看重的符号所操纵。从此种意义上来说,问题并非是我们太物质主义了,而是我们还不够物质主义,因为我们被金钱的象征意义先入为主了。我们昏头昏脑地迷恋金钱的力量和状态胜过了钱能买到的实际物品——一辆价值不菲的汽车本身所带来的愉悦与力量总是比不上拥有一辆玛莎拉蒂跑车所带来的象征含义。女人们买1万美元的手袋不仅仅因为它们价格昂贵,还因为它们象征着身份尊贵:“我是拥有路易斯·威登的那类人!”

这种炫耀性消费的基本难处在于:我们试图通过抓住外在的东西来解决精神问题——也即是个体存在核心中的“虚无”,而这种办法永远无法給予我们所渴望的真实感。我们通过勤奋工作来获得一大笔存款,以及所有这个社会告诉我们会让我们幸福的东西;然后呢,我们仍然不明白为何这些不能解决我们的缺失感。原因仍然是我们拥有的不够多么?

对于这点的另一种阐释是,金钱不是一样物品,而是一种过程。或许用“能量”来说明是最易懂的,因为能量事实上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那些明白了金钱只是一个社会构建符号的人们可以睿智而慈悲地使用它。那些认为利用金钱会找回真实自我的人反而会被金钱所驾驭,他们孤独的自我感紧紧抓住的是一张空头支票——一张永远无法兑现的期票。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david-loy/the-lack-of-money_b_4061279.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伟

一校:圆净

二校:马卫丽﹑圆言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