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菩提心

y140212-2

自由的云

生活中我是个不太愿意有很多社交的人,因为这会意味着给自己找来千头万绪的琐事,会扰乱我内心的平静。即便如此,比较少的一些交往中也还是有许多烦恼:本来自己很忙了,可是住在一起的留学生还总是能给我找一些“活计”,出门给捎个东西啊什么的是家常便饭,即使根本就不顺路;再就是给他们写论文辅导功课,还要办很多的杂事。跟他们本来没什么特殊的关系,只是出于好心,一是自己的学习稍微好一点,再就是比较会照顾人。但因此给自己找来了大堆的麻烦,我的生活中从此就总是有这样的“差遣”,有时候甚至是一种强迫和命令,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而且对方的要求如果没有得到满足,就要么给我脸色看,要么跟我闹别扭。有一个女孩,曾经因为我拒绝办一个不顺路的服务,就跟我冷战了三个月。我后来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想要得到帮忙这么简单,而是觉得受照顾的感觉很好,于是就给我“布置”各种各样的事情,只是为了得到一份在别人那里得不到的关爱。

算命的曾说,我这世命里多小人纠缠,要谨慎被他人利用。以前因为这个很想不开,也因此得了某种程度的社交恐惧症。学佛以后,特别是学了菩提心的修法后,开始平等地看待众生。那些所谓的“小人”,老是给自己找活计、老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其实是自己的冤亲债主;今世看起来好像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但其实都是过去世的父母,有很深的缘分。

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就是自己于众生是有很多亏欠的。又想到此生此世的父母,他们生我、养我,因为现在我还是学生,没有工作,所以这么长时间里,都是他们在负担我的生活学习费用、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自己于父母亏欠得太多了,而生生世世我都受到父母这样的照顾,那么报恩是很理所当然的。

记得有一次听一位上师和他的侍者这样形容自己:我们都是众生的服务员!

阿底峡尊者在修心七要这一修菩提心的宝典中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殊胜的教言,我对其中的几条尤为印象深刻。“不颠倒是非”的教言教我们不要错误地悲悯、追求错误的目标。既然是要为众生服务,那么就要捡最重要的事做。如果单只关注他们今生的幸福、操心衣食等许多琐事,而不是把时间用来帮助他们解脱,这就是错误的行为。这些事情是做不完的,也会占据掉我们所有的时间。但是有情——特别是人类——此生一结束,等待着他们的往往是堕落,要经受漫长的痛苦。

如何利用好我们的时间来帮助众生需要智慧。以前那些不痛快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总之我现在明白,修善法的功德要回向给众生,这是最最有益的。给众生做一些日常的琐事未必有什么用,本来那些事他们自己也可以做,而且后来一回顾,有些根本就可以不做,费了很大的力气帮一些人办的事,最后根本没有用;花很多时间陪他们买来的物件最后也没有使用,甚至在搬家时被扔掉了。而且算是一点小小的经验之谈吧,他们的各种各样的要求是无穷无尽而又真的没有半点意义的。记得有一个学生曾经跟我说,我帮他忙的时候他特高兴也特感动,但是他说这些也就只能让他高兴那么一小会儿。生活中有无数的忧愁烦恼,很快就把这一点点快乐冲没了。这说明什么?世俗层面的帮忙要花掉很多精力不说,而且效果不好,不能给众生的内心带来长久的宁静和快乐。

那为什么不利用这大把的时间为他们念些经咒?传播正法于众生最有益,如果他们现在还不太能够接受佛法,那为什么不把精力用在如何帮助他们结缘这些事情上?自己在修行上的进步,比如性格变得寂静调柔,比如将一些佛理因地制宜地讲出来,不让人觉得是在说教而反感……这些正面的影响能感化他人,于众生最有利。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我们还不抓紧时间修行呢?

我学佛一度是比较小乘的心态——求自己解脱。尽管我跟着菩提协会修的是大乘法门,但在做善法的时候,嘴里虽在念那些菩提心的偈诵,心里却经常没什么想法。感恩冤亲债主的示现提醒了我,在漫长的轮回中,我已经领受了无数的恩情,这也是菩提心修法七因果中的念恩。接下来要修的一个因果是报恩。功德要为众生做,善法要为众生修,经咒要为众生诵。

我要学习上师们的精神,做众生的服务员,努力以正法、正能量来帮助众生解脱。虽然目前我的能力还非常有限,但这是我此生乃至生生世世最终极的目标和任务,也是我活着的全部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