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清晨访六角堂 苏醒身心之处

0217-7

0217-6

0217-5

0217-4

京都四周环山,东临鸭川,西倚桂川逶迤向南流经,市中心仿照中国隋唐时的长安格局设计建城。棋盘式格局,垂直交错的条坊,千年来在此布下结界,六角堂成了连接平安京的脐带。

隐身在中京区三条街弄,宁谧幽静,要不是斗大的“六角堂”石碣特别引人注意,一不留神就错过。但寺院位于市中心,开放得早,又紧邻锦市场,是个适合清晨前来,苏醒身心之处。

穿过山门,左松右柳,翠碧苍松四季皆然,枝柳垂地衬托着后方小小本堂。堂前流苏般垂地的柳条,新绿或枯枝总是结以无数白色灵签,随风摆款。五色布幔下,深居堂中的如意轮观音,右手捧着脸颊,垂目静听信众祈愿。

六角堂草创于用明天皇二年(5 8 7年),传说圣德太子当时为了寻找大阪四天王寺的建材来到此地。当晚受神灵托梦指示在此开基建立,并将自己的护持佛如意轮观音菩萨供奉于此,是日本初建佛寺之始,正式名称为“紫云山顶法寺”,但因本堂有别于京都寺院,特殊的正六角形建筑而通称“六角堂”,街坊居民更喜欢以“六角さん”昵称之。

虽历经多次祝融肆虐,现今的本堂重建于1876年,从创建至今已逾1400年的历史,比平安京建都还年早200多年。也因此,小小的六本堂,却是洛阳(京都)三十三番观音灵场名列第一寺院,也是西国三十三所第十八番寺院。

小小寺境,神迹秘谈却不少。

传说桓武天皇于793年迁都至平安京前,朝臣依风水规划建设蓝图时,六角堂恰巧挡在计划道路上,但因没人敢动圣德太子遗留古堂,当时的桓武天皇便祈求观音菩萨成全大局,就在此时,刮起一阵巨风怪云后,六角堂突然神迹似往北退了五丈(15m),而残留建造之初的六角形础石至今。而这块础石所在位置刚好是平安京的中心点,有如肚脐在人体的中央,于是后人称之为“脐石”。

神迹般的脐石至今仍平躺在地表上,中央如钱币的圆形凹洞,叠覆信徒掷入的一枚枚钱币与心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一代高僧亲鸾圣人也曾每夜自修行的比睿山下山,前来顶法寺参拜百日,两年后在梦中得到如意轮观音的四句偈文而开悟,进而创立净土真宗,成为开宗祖师。在六角堂右侧的亲鸾堂内,安置着两尊圣人“梦中之像”及“草鞋御影”像。

十六罗汉沿着活泉水瀑排出阵仗,合掌地藏正对着我侧头微笑;一抬头,千年垂樱雪瀑“御幸桜”让人在小小境院内,巧遇初春浪漫。

正殿西侧,不动明王旁的地藏菩藏两列排开,北面原为便于早晚供花献佛的“池坊”僧房,后来因寺内插花名人辈出,荟萃成“池坊流”,成为日本花道——池坊流的发源地。想起山门前的石碣六角堂大字上,刻有小字“华道发祥之地”,原来是这么回事,尔后花道门徒视此为守护寺,许多准备参加花道教师资格检定的人,都会前来祈求菩萨保佑考试顺利。

小小的六角堂常让我得以暂时净心,成群的鸽子不时占满中心点的六角形础石,遮掩视线所及,抬头对着本堂与天际棱线,想起千年前这段美谈佳话却充满画面。有回清早来到寺旁池坊会馆的星巴克享用早餐,突然看见后门旁写着此大楼非观景台,但可搭乘电梯来鸟瞰六角堂屋顶全貌告示字样。好奇坐上电梯,果真透过电梯旁的玻璃,清晰看到灰瓦排列组叠的顶法寺。

六角屋顶不偏不倚,居其正中,像徵着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清净的瓦檐等齐拉开优美线条,与下方三角灰瓦交错另有若装置艺术般的美感。

鸟瞰着俯视京都的中心点,内心也开始寻求六根清净的平衡点。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s/news/d/4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