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青年应该读的千年前信息《坛经》

0215-4

印永清

几年前,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教务处的领导,分别邀请几十位国内知名的教授,各自为两校的学生开出一份大学生阅读书目,这两所大学的教授不约而同地都把《坛经》(《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列为大学生阅读参考书目,而且公开刊登在《文汇读书周报》上。这有着非常明显的引导作用。虽然这不是教育部官方颁布的书目,但是由北大、清华知名教授精心开出的书目,又是两校所共同推广的,无疑起了引导和榜样的作用。这是非常有眼光的,令人欣慰。

我认为,当代青年在学习、工作之余,最要紧读的一本书就是慧能大师的《坛经》。当代青年为什么还要去了解一千多年前的信息?家长们也会说,大学生的功课那么紧张,尤其是重点大学,哪还有空去看佛教方面的书,不会影响考试成绩吗?有些同学说,佛经这么深奥,我们读得懂么?读《坛经》对我们当代青年又有哪些益处呢?我们为什么要去读《坛经》?它对我们的思想修养能有什么帮助?甚至还有些同学认为,我们这些年轻人又不是信佛的,读《坛经》能指导我们的思想吗?我曾和大学生们说,如果课余有时间的话,不妨去读读《坛经》,即使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去了解一下,也是大有裨益。

由于社会的变迁,当代有许多年轻人还不知道《坛经》,不知道这本书讲些什么内容,有哪些价值。

让当代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读《坛经》,不仅仅是为了信仰,而是出于文化的考虑,出于对人生的进一步思考。那么当代青年为什么要认真阅读《坛经》呢?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从中国文化的组成要素来看,阅读《坛经》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从文化这个大的观念来看,佛教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方面,从汉朝永平年间佛教传入中国,就和中国本土的传统文化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我们所熟悉的梁启超、胡适、钱穆、季羡林等国学大师,无一不是在佛学研究上有很深的造诣。胡适在写《中国哲学史》时,只写了上册,人家问他为什么不写下册,他说有些佛教问题没有弄清楚,不敢写。佛教从古印度传到中国已经两千多年,和中国的文化深深地融合在一起,佛教的基本理论、习惯用语、生活方式,已经或多或少地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例如我们经常说的“觉悟”、“修炼”、“自觉”、“功德”等词汇,都是从佛教中引进来的。因此,严格来说,不懂得佛教文化,不懂佛学,就不可能真正弄通中国文化。

作为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当代中国青年,应该了解佛教的基本含义和基本思想,而不要停留在世俗的、片面的认识上,例如,有人认为,佛教就是进庙烧香磕头,就是保佑身体健康、平安、发财等,这就是曲解了佛教的真义。而阅读《坛经》,等于是引导你走进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坛经》是进入中国佛教的第一扇门,等于为你揭开了佛教文化的序幕,此话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第二个原因,《坛经》是切入中国佛教文化的入门书。

那么,有些青年又要问,佛教的典籍很多,了解佛教为什么非要从《坛经》着手?佛教典籍当然很多,甚至可以用“汗牛充栋”来比喻。而且有些经文的确很短,也便于阅读,为什么建议青年人读佛经要先读《坛经》呢?我想,这里有两个原因。首先,《坛经》是在中国僧人著作中唯一被称为“经”的重要典籍,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献,是影响中国古人思想的宝典,而其他的佛教经典都是从印度等地翻译过来的;其次,《坛经》是禅宗的经典,是禅宗的启蒙文献,是禅宗的精华,要了解中国佛教,就必须了解禅宗,要了解禅宗,就必须阅读《坛经》。举个并不十分妥帖的例子,我们要了解中国文化,就必须读儒家的书,而读儒家的书就必须先读孔孟的著作,至少一部《论语》是必读的。这《坛经》对于禅宗而言就好比儒家的《论语》,是必读的。

第三个原因,要了解中国佛教,首先要了解禅宗。

有些青年要问,要了解佛教文化,为什么要选择禅宗的经典作为切入口,佛教的派别不是很多吗?

从佛教在中国的流传来说,禅宗是汉传佛教中主要的宗派之一,始于菩提达磨,盛于六祖慧能,中晚唐之后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也是汉传佛教最主要的象征之一。汉传佛教宗派多来自于印度,唯独天台宗、华严宗与禅宗,是由中国独立发展出的三个本土佛教宗派,其中又以禅宗最具独特的性格。禅宗祖师会运用各种教学方法,以求达到一种境界。其核心思想为“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意指透过自身实践,从日常生活中直接掌握真理,而达到明心见性。在佛教各宗派中,只有禅宗是完全中国化了的佛教宗派。如何理解禅宗的精神?《坛经》里说得很清楚,它的功夫是在文字外,是靠心去领悟,靠实践去体悟。担水劈柴、吃饭睡觉中都有禅。

净慧老和尚认为,人不仅仅是通过诵经闻法获得觉悟,在平常的生活中,在工作劳动中,都能触动心机而觉悟,这就是充满着朝气和活力的生活禅,人人可以学修,简单明了而又奥妙无穷。

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和现代儒学家钱穆先生说:“在中国学术史上有两大伟人,对中国文化有极大的影响,一为唐代禅宗六祖惠能,一为南宋儒家朱熹。”又说:“惠能实际上可说是唐代禅宗的开山祖师,朱子则是宋代理学之集大成者。一儒一释开出此下中国学术思想种种门路,亦可谓此下中国学术思想莫不由此两人导源。”(钱穆:《六祖坛经大义》,见《钱穆全集》)

古德在为《坛经》作的序中曰:“夫《坛经》者,言简义丰,理明事备。具足诸佛无量法门,法门具足无量妙义。”

对这样的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我们难道能不读他的书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1bfc41a0100ud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