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妈妈的福利宝盒

0212-6

去年夏天,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迎来小王子乔治,英国肯辛顿宫收到了来自芬兰政府的特殊礼物——一个大纸盒。纸盒一出现就在英国掀起热议,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芬兰政府为什么要送一个大纸盒?

大纸盒里的秘密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这只大纸盒被芬兰人称为“妈妈宝盒”,是芬兰社会保障部门“科拉”(Kela)免费赠送给芬兰准妈妈的大礼包。

有75年历史的“妈妈宝盒”使芬兰婴儿死亡率大大降低。虽然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不在科拉的福利名单之列,但芬兰政府希望通过向小王子乔治赠送一套“妈妈宝盒”,表示祝贺。

威廉和凯特是第二对从芬兰政府得到“妈妈宝盒”的外国夫妇。2012年2月,为了庆祝瑞典小公主的出生,芬兰也赠送“妈妈宝盒”道贺。

“妈妈宝盒”里装了些什么?有婴儿用的连衫裤、男女同色同款的开裆裤、小毯子、睡袋、防雪装等等,总之,婴儿用品应有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宝盒里还装着避孕套,提醒新父母先关心好新生命,暂时别“添乱”。

更特别的是,盒子里还有小床垫,很多芬兰人把纸盒当作第一张婴儿床。芬兰政府还在“妈妈宝盒”清单里准备了非一次性尿布(更环保)。所以,如果你看到有人在肯辛顿宫晾晒棉布尿布,千万别大惊小怪。

无论贫富  都有资格

世界各地的人纷纷联系科拉,表达购买愿望,不过它是不卖的。到底谁有资格得到这个“妈妈宝盒”呢?在芬兰,无论贫富,所有孩子都有权利得到这样一个“妈妈宝盒”,给他们的人生一个平等的开始。芬兰政府会给准妈妈们两个选择,“妈妈宝盒”或者140欧元的现金补贴,但95%的家庭认为宝盒更加超值。

上世纪30年代,芬兰还是一个贫穷国家,婴儿死亡率很高,平均1000个新生儿中有65个死亡。但在随后的几十年里,这种状况迅速得到改善。2012年,新生儿死亡率为3.4‰,而世界婴儿平均死亡率为49.4‰。“妈妈宝盒”功不可没。

“妈妈宝盒”的诞生需要追溯到1938年。当年,芬兰政府颁布《妇产补助金法令》,2/3的准妈妈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现金补贴、“妈妈宝盒”或者两项的混搭组合,但当时只有低收入家庭才能领取宝盒。1949年,芬兰取消了申领“妈妈宝盒”的收入审查,发放范围扩大至所有家庭。

盒子精致  代代相传

49岁的内贾·克莱曼蒂是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公民。她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去邮局领取“妈妈宝盒”的情景。“盒子那么精致,真让人激动。我妈妈和亲朋好友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克莱曼蒂的母亲78岁。

回想20世纪60年代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对“妈妈宝盒”更是爱不释手。因为当时,她完全不知道要为新生儿准备些什么,而宝盒都为她考虑到了。如今,克莱曼蒂23岁的女儿索伽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索伽收到宝盒的时候和克莱曼蒂一样激动。

对贫穷家庭而言,免费的“妈妈宝盒”是很大的福利。对另外一些人而言,宝盒帮他们节约了大把时间。缇塔·瓦利恩怀第一个宝宝时需要长时间工作,无法抽出时间购买婴儿用品,更不用说到处比较价格。瓦利恩也得到了宝盒。她说:“政府确实对我们关怀备至,即使在经济不太景气的时候也一如既往。”

等到瓦利恩第二个孩子伊玛丽出生,她选择了现金补贴,因为宝盒里面的东西可以重复使用。而且那些东西不分男女,颜色比较中性。

平等人生  从纸盒始

看看孩子们用过的“妈妈宝盒”,很容易就能判断他们是哪年出生的,因为每年的盒子略有不同。宝盒里的内容也有变化,能反映时代的变迁。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盒子里有布料,因为当时的妈妈们习惯给新生儿做衣服。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芬兰国防部紧缺法兰绒和棉布,妈妈宝盒里用品的布料被换成纸质材料。1957年,宝盒装入了婴儿成衣,取代以往的纤维布等缝纫材料。1968,睡袋首次出现在妈妈宝盒的清单里。1969年,增加了一次性尿布。

20世纪70年代,考虑到越来越多妇女孕期仍需工作的实际,易清洗弹性棉布材料的衣服取代了无弹力的成衣,颜色和款式也更加多样化。2006年,出于环保考虑,棉尿布回归,取代一次性尿布,同时为了鼓励母乳喂养而淘汰了奶瓶。自此,母乳喂养的家庭确实增加许多。

2012年,芬兰对宝盒包装重新设计,盒子外面画了一棵生命树,衣物上的小动物首次出现了一些芬兰没有的动物,如大象、老虎和熊猫等。

“做个好父母”是宝盒政策一直坚持的初衷。赫尔辛基大学教授潘鲁·普尔玛说:“过去婴儿都跟父母一起睡,我们不建议这样做,这个宝盒可以当作婴儿床,作为孩子独有的睡眠空间。”

在宝盒里放些图画书,是想鼓励婴儿去摆弄这些书籍,直到有一天他们学会阅读。

文章来源:http://www.redcrossol.com/sys/html/lm_7/2014-01-07/1039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