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的愈少愈自由——从台湾到大陆的简单生活之旅

 周霞芳

《环境与生活杂志》

燕山学堂/供图

0212-4

在重庆,区纪复带领大家平躺在大地上,感受自然,净化心灵。

中国低碳网讯 前不久的一天,在北京某咖啡馆的一场主题为“回归自然简朴的生活”分享会上,《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见到了留着长胡子的台湾人区纪复先生。身为化工博士的区纪复,30多年前放弃高薪工作,到台湾花莲乡下,建立了一处叫“盐寮净土”的房舍,倡导过一种简单、简朴的生活,弘扬“愈少愈自由”的生活哲学。30多年来,他的简单生活理念,从台湾到大陆到世界,影响了越来越多的人。

0212-41

区纪复在广西南丹推广简朴生活途中

创立“盐寮净土”

区老毕业于台湾大学化工系,曾留学瑞士攻读高分子化学,1973年学成后在台湾某大型塑胶及纤维企业从事研究工作,担任部门主任。10年的职场生涯里,他常听到来自朋友对他们企业的负面评价。有位在附近教书的朋友对他说:“你们工厂排放出来的废气很臭。”而他自己也目睹由工厂排出来的废水很黑,有毒,附近村民因此不敢种菜。区纪复曾给老板写改善污染的建议书,但是落实这些措施需要大量资金,老板不肯接受。经过思考,他不愿意再从事这份害人害环境的职业,于1983年辞职。

区纪复这样介绍自己:“我姓区,欧洲的‘欧’没有‘欠’字旁。不欠钱,不欠情,不欠物。”30多年前,他就已将一切外在的物质、名声放下。辞职之后,区纪复大方地把汽车送人,把书籍赠送给大学图书馆,开始了几年的环球旅行,寻找出路。然而兜了一圈之后他发现,在科技进步的国家也并不能彻底解决环境生态问题。

1988年,他与6位同道好友决定在台湾花莲的一个小村落,建起一处叫“盐寮净土”的宅子。“盐”有防腐、消毒、清洁和调味作用;“寮”是一些简单的房舍及设施;“净土”是指净化环境与身、心、灵的地方。区纪复希望通过“盐寮净土”净化人心,净化大地。

0212-42

在重庆,大家一起掰玉米粒。

大部分东西是捡来的”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汲泉而饮,采野而食,名利于我,何有哉”,这是区纪复及其夫人黄秀娟真实生活的写照。

在盐寮,入口处连门都没有,只有一根竹竿,来人要弯腰才能进入,意味着“谦卑”。当初创立盐寮的时候,区纪复秉着不破坏自然的理念,不用水泥铺路,而是用从海边捡来的石头铺就,慢慢捡,慢慢铺,一条几十米的小路足足铺了一年,石头缝隙间的各种野草自由生长。建房子也是用捡来的石头和木头。别人拆旧房子时,区纪复跑去帮人拆屋,别人打算扔掉的旧材料,他捡回来派用场。当地还可捡到大理石,也是造屋的天然材料。捡来的废电线杆被他做成了瞭望台。

“这个院子,大部分东西都是捡来的。”区纪复的理念是动脑筋,不要动钱,要用头脑代替金钱。

关于如何不花钱得到想要的东西,区纪复总结了有趣的几条经验:一是捡,二是跟别人要,三是借,四是自己做,五是买二手的,六是耐心等待,总有一天可以捡到、要到、借到,或者到那时自己也不需要了。

因为不担心任何东西被人偷走,他家从不锁门。

0212-43

区老用废品即兴做成的作品《爱》

美丽的乡野生活

“野地的花穿着美丽的衣裳,天空的鸟儿从来不为生活忙……”,30多年来区纪复没有工作,没有赚钱,一切自给自足、顺其自然。他抛弃了现代化的物质,与大自然共生共荣。

区纪复盖房子时,会顺着地势而建,并且特别设计四面都是窗。在台风来的方向种上树。可以透过窗看大海,伸手就能摸到窗外的树,可以摘香蕉树上的香蕉吃。25年来,除了小维修之外,房子没出任何大问题。

盐寮的树,只有少部分是人工种的,其他都是野生的。院子里的桑椹,他们从来不打,上层的专门留给鸟儿吃,菜地里的菜也留一个角落给虫子吃。洗涤刷牙,都用溪水解决。吃饭也很简单,一直用的是25年前跟别人要来的一口铁锅,用捡来的柴烧火。在海边经常可以捡到“漂流木”,很耐烧,这成为区纪复做饭的柴火。

饮食上主要是吃素,用蒸、煮、烫的方式烹调,油是用“滴”的方式滴进去,少放盐、糖以及其他调料。吃饭的时候怀着感恩的心。

区纪复开心地说,在当地有三四十种野菜可以吃,从不买菜的他,平常还会去市场里捡别人不要的菜。在台湾的菜场角落里,常有很多卖相难看的蔬果被丢弃,其实还可以食用。现在一些年轻人也跟着区老一起捡菜吃,并不觉得难堪。在区老看来,这不是没面子的事,反而是在做好事。

0212-44

在广州站,大家烧柴火煮面条。

穿过世亲人的衣服

区纪复把简朴做到了极致,他说如果有一百块钱,他只花一块钱,甚至只花千分之一,永远有剩的。在生活上,他坚持“不要有一滴污染环境”。他在盐寮生活25年,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生活哲学,包括灶前修行、水修行、餐桌修行等等。比如水修行,主要是节水,每次吃饭,区老都会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因为用油少,吃完饭碗本身就很干净,洗起来很省水。

穿衣方面,区老已经30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一直穿着多年前的旧衣服,或者别人不要的衣服。一般情况下,家里长辈去世,衣物会被烧掉,而区纪复不这样做。父亲去世后留下的衣服,区纪复洗净后自己穿。他说,这也是缅怀亲人的一种方式。他从不去医院,因为他极少生病。

这种简朴到极致的生活,区纪复并不觉得是一种苦,相反觉得是“乐修”:每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喝着洁净的溪水,看到漂亮的日出与日落,听着鸟鸣,读读书写写字,不失为一种享受。

0212-45

到云南平寨拜访汉族村落途中的美景

到大陆推广简朴生活理念

到花莲盐寮净土拜访过的人早已过万。区纪复夫妇出外传扬简朴生活的第一站是香港,他们选择香港郊外的村落、离岛等僻静地方短暂居住,并举办简朴生活体验营。10年后,他们终于在香港找到一个“不花一块钱”的地方——盐田梓,建立了盐寮净土的另一个基地。香港之后,区纪复又到澳门和内地推行简朴生活教育。他出生在澳门,成长于广东与澳门,因家境困难,在香港工作了一年,才能升学到台湾,因此他自称是“两岸四地”的中国人。

受公益组织燕山学堂之邀,近几年区纪复夫妇每年都来大陆,分享“愈少愈自由的简朴生活”。今年,由于多家机构的联络帮助,从7月至10月,“简朴生活之旅”推广到广东、广西、云南、重庆、四川、福建、山东、山西、北京等12个省市共30多个地方。

接待区纪复夫妇的团体涉及教育、文化、环保、农耕、公益、社工等,他们还会组织一些人参加体验营,大家一起捡柴、生火做饭、干农活、聊天等。有一些年轻的志愿者与区老全程同行,区老的思想、言行对他们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在体验营,吃饭之前区纪复会教大家做“水修行”:用矿泉水瓶装上水,在上面戳个可以喷出细小水柱的小洞,大家排队,用很少的水安静地洗手。40多个人用两瓶水就把手洗干净了。

在推广简朴生活的旅途中,区纪复夫妇和志愿者们会自备睡袋、餐具。为了减少临时消费,也尽量在每段路途的起点准备一些食物。途中,看书、聊天是他们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区老说,走在城市的道路上,他从不会被广告吸引。确实,绚丽光鲜的广告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0212-46

在简朴生活体验营中所吃的食物都是自己动手做的,简单却不寒酸。

这样的生活考验生命活力”

来自黑龙江的80后小伙木耳(化名),从事过教育、体验设计工作,他作为志愿者跟随区纪复参加了福州、广州、南丹(广西)、北京等地的分享会与体验营。据他介绍,体验营的时间一般为2至3天。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会跟随区老一起劳动,捡柴、煮饭、锄草、嫁接果树等。所吃的食物虽然简朴,却并不寒酸。

今年夏天当他再次参与广州站的活动后,木耳感受到,“在简朴生活中,人是可以直接感受心灵自由度的,由心灵的自由带来选择的自由。但是简朴生活的确和我们今天的教育与价值取向太矛盾了,如果你实践简朴生活,真好比逆流而上的马哈鱼,虽然艰难,但却最考验生命的活力。”这正与区纪复所说的“拥有的越少越自由,放弃的越多越富有”的理念相吻合。

“简朴生活之旅”的发起机构燕山学堂地处北京密云县石城镇西湾子村,属于偏僻山区,买东西都要到县城。有七八位年轻人在这里从事着自然教育方面的工作。来自河北河间的海霞就是其中一位。她也参与了简朴生活体验营。据她介绍,区纪复老先生已在燕山学堂举办过4次分享会与体验营,每次4至5天,最多的一次有40多人参与。她说:“我们做得没有区老那么好,但是我们会以他为榜样,努力追求。”

一位名叫普参的年轻人,今年7月参加了福州站的简朴生活体验营。他与区老在一家名为“故乡农园”的农场里,同吃同住,做摘菜、洗菜、切菜、捡柴、生火、煮饭煮菜等生活琐事。

他这样描述:“对我个人而言,最大的体验莫过于从菜园到厨房、到餐桌,完整地经历了食物从大自然到我嘴里的整个流程,确切地感受到是大自然养育了我们。无论是食材、柴火还是烹饪工具,都来自大自然母亲慷慨的馈赠。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从超市、餐馆或菜市场获取食物,但不要忘了农场、农村才是它们的真正源头。”

0212-47

区纪复的简朴生活理念试图重建人与自然的关系

0212-48

小孩子也参与到劳作中来

这些志愿者每到一地都引起听众们的好奇:“这样旅行,你们不需要工作吗?”区纪复对此有他的见解:“我常常对人讲,环保第一课,在餐桌上。我们夹菜,要顿一顿,才不会让菜汁一路滴洒造成污染而产生附加的工作。这些朋友,其实也正在‘顿一顿’,反思之后再踏上对自己对环境皆有益的人生路。”

在北京西直门的分享会上,年过七旬的著名学者、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说,在“过度发展而带来奢侈、浪费、破坏、污染”的今天,中国大陆正急需像区老这样的反思和试验。他认为区纪复先生倡导的“简朴自然的生活”,重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使人的生命本性得到回归与升华。他坚信,这样的从自己做起的民间社会的变革是具有扩散效应的。

文章来源:http://www.ditan360.com/News/Info-1-137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