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纺巨擘的财富观

0210-6

张生

企业家在其商业角色之外,如何更加“有结构”地生活、如何面对财富的增长、企业的兴衰,如何找到心灵的宁静,个人的幸福?以聂云台为代表的上海商人群体给出了一种答案。

聂云台为当今国人所熟知,大概源于其母曾纪芬,曾国藩的季女。但如果我们仅仅用“曾国藩外孙”这几个字去概括聂云台,把民国官二代或富二代的标签贴上去,实在辱没了这位近代中国的棉纺巨擘。

聂云台(1880~1953),号其杰,法名慧杰,号息忏,湖南衡山人。父亲聂缉 ,字仲芳,曾任江苏巡抚,曾国藩的女婿。云台自幼随父亲聂缉居住上海,学习英语、电气、化学、工程等知识,加入华新纺织新局棉花加工厂学艺。居移气,养移体,上海的学习生活,锻炼了他的意志,塑造了实业家应有的品质。

创办“模范纱厂”

1904年,聂家组建复泰公司,聂云台担任经理,开始独立经营企业。1909年,聂家收购华新纺织新局,改组为恒丰纺织新局,聂云台担任经理,更成为聂家主要决策人。他审时度势,利用外国资本忙于一战而无暇东顾之机,采取措拖,对恒丰纱厂进行卓有成效的改造。

1912年,聂云台引进电力马达,以更新动力设备为中心,对纱厂生产技术进行改进;改善企业管理,革除封建陋规,废除包工头制度;重视人才培养,提高职工素质。聂云台担任恒丰经理后,为解决纺织技术人才的缺乏,委托南通纺织工学院代办训练班,甚至资助纱厂优秀职工远赴欧美学习。

1925年底,恒丰纱厂资本总额由收购时的31万两增至108万两,纱锭由1909年的15000枚增至44400枚,布机由350台增至614台。恒丰所产的16支云鹤牌棉纱,人马牌14磅棉布,均被华商纱布交易所作为产品标准。

聂云台并未满足于恒丰纱厂的进步,他将利润转化为资本,创办和参与新的企业。1919年,聂云台公开招股,创办大中华纱厂,任总经理,该厂规模和设备均属一流水平,号称“模范纱厂”。次年,与王正廷、吴善卿、李国钦等人发起建立华丰纺织厂。

1921年,聂云台与张謇、荣宗敬成立中国铁工厂,致力于实现纺织机器设备的国产。同年,与穆藕初、闻兰亭等人发起成立中华劝工银行,筹集创办新企业资金;鼓励国民生产、使用国货;使市民、工人成为股东,在扩大国民生产中发挥作用。此外,聂云台还在长沙创设协丰粮栈;发起成立对外贸易组织中美贸易公司,与人合办了维大纺织用品公司、大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泰山砖瓦厂、益中福记机器瓷电公司、上海纱布交易所等。

由于企业经营活动的一系列成功, 聂云台在1920年代前后声名卓著,成为中国纺织业和上海工商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先后当选全国纱厂联合会副会长和上海总商会会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外国资本卷土重来。从1922年秋开始, 棉纺织业最先受到日商冲击。聂云台呕心沥血创设的企业纷纷面临严重的危机。1924年大中华纱厂被迫出售,1927 年华丰纱厂被迫标卖。

通过宗教信仰建立商业网络

聂云台早年信仰基督教,是上海基督教青年会的领袖,但他在中晚年时舍耶入佛,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1920年,聂云台到欧洲各国游历学习,对一战后欧陆各国的惨苦情状深有体会,归国后,他目睹国内人民流离失所,更加痛心疾首。

在1920年上海总商会改组和会长选举中,聂云台如众星捧月般地被推到上海总商会会长宝座上。20世纪初,上海总商会不仅在沪举足轻重,在全国也影响颇大,其著名董事和会员中,半数以上为佛教徒,或倾向佛教者。如王一亭、周舜卿、简照南、简玉阶、穆藕初、荣德生、闻兰亭等人,时人戏称,“以上海总商会为佛教后援会亦无不可”。

在这样一个商业组织里,佛教信仰和商业来往交织互动。聂云台和佛教居士有着很多事业上的往来,如与闻兰亭、穆藕初等共同创办中华劝工银行;与穆藕初等组织上海纱厂联合会,中华植棉改良社,筹建上海纱布交易所等。

而在私谊方面,聂云台和他们大多有浓厚的私人交情。张謇、聂云台、荣宗敬和穆藕初,被时贤称为中国民族棉纺织业四大巨子,他们之间也过从甚密,聂云台与穆藕初的关系更是紧密,而他与王一亭、闻兰亭和简玉阶等人亦是多年至交。

这种既是事业伙伴又是朋友的职业网络,对聂云台颇有影响。这从聂云台的社会活动中亦可窥视一二,如聂云台曾与王一亭等人举办赈灾会、孤儿院等各种慈善事业。改宗佛教后,聂云台更与这些实业界的佛教居士一道致力于上海佛教事业发展,与王一亭、简玉阶、闻兰亭、黄涵之等人共建上海佛教净业社。

传递正确的财富观

聂云台早年曾翻译有《无线电学》、《托尔斯泰传》等书,并著有《勤俭救国说》的小册子。在1942到1943年间,聂云台为劝诫世道人心,撰写了《保富法》一书,在《申报》上连载,激荡时人之心。

“富贵荣华”是世间人所追求的,可是这种追求必须有节制,否则其副作用非常可怕。聂云台的《保富法》汲取儒释道三家之精华,充满东方人的睿智与智慧。他引用《大学》的话说:“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聂云台认为,此乃经济学定律,亦如数学公式,不能移动。

当下,中国企业家“商业身份”背后的一面——那个关乎情感、信仰、梦想、旨趣的部分受人关注,企业家在其商业角色之外,如何更加“有结构”地生活,如何面对财富的增长、企业的兴衰,如何找到心灵的宁静,个人的幸福?以聂云台为代表的上海商人群体给出了一种答案。宗教信仰人人有别,但善的价值却是永恒的。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35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