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乔创造生命奇迹依靠佛法

0206-6

“妈妈,如果你爱我,就杀死我吧,因为我实在挺不住了。”

1985年5月5日,巴乔右腿严重受伤。一个月后,在法国圣艾蒂安医院,布斯凯教授为他动了手术。手术时医生用钻头在胫骨上钻孔,用刀将肌腱割断,然后将肌腱通过胫骨孔拉紧,最后缝了220针固定。

手术后,他的右腿萎缩得如同胳膊,他像个有三只胳膊和一条腿的畸形儿。整日整夜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那一年,巴乔才18岁,还没有踢过一场意甲联赛,医学界认为巴乔已经绝对不可能重返足球场。

但他还是回来了。

“从那时起,我就是以一条半腿在球场上踢球。每天对我都是一场考试,每次训练都可能是最后一次训练。”巴乔说。

近20年漫长的足球生涯里,巴乔没有摆脱过伤病的困扰。受过16次严重伤的他一次次地考虑着退役但一次次地留了下来。谁也不清楚巴乔他那并不狂放的性格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能量与韧劲。这是一个奇迹,是什么让他忍受着这么巨大的伤痛坚持足球事业而没有想到放弃?

是对佛教的信仰。

在自传《天堂之门》里,巴乔这样讲述自己学佛的故事:

1987—1988赛季,我在佛罗伦萨踢了27场比赛,进了6球。我的进球比较少,主要是伤痛作怪。我很少参加训练,上场比赛时往往10分钟后就精疲力竭。我在这个困难的时期开始信佛,这并非偶然。

1988年元旦对我是个有象征意义的日子。这是新年的开始,也是我新生活的开始。元旦清晨7点半,我敲响了毛里齐奥的家门。他是我在佛罗伦萨的一个朋友,他是佛教徒,一直劝我皈依佛教。

我原来是天主教徒,小时候常去教堂做弥撒,但我对天主教的信仰并不深,当我停止做弥撒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我的一个习惯罢了。在毛里齐奥的一再坚持下,我对佛教产生了好奇心,开始羞羞答答地到书店找一些佛教书籍看,最后在1988年元旦决定试一试。

和许多人一样,毛里齐奥通宵达旦地欢度除夕,3个小时前才上床睡觉。他睡眼朦胧地开门说:“是你啊,出什么事了?”我回答说:“我必须开始信佛,现在,立即,如果你现在不答应,那就算了。

毛里齐奥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说:“你疯了,应该把你绑起来。什么时候不行,偏偏现在?你脑子里有魔鬼吧。”他当然没有拒绝我的要求,就在1988年元旦寒冷的清晨,我揭开了人生新的一页。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停下。我每天至少打坐念经2次,每次至少1小时。在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我都从不间断。

佛教的基础是革命性的,讲因果报应,每个人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负责。当年受伤时,我经常问自己的问题是:“为什么偏偏轮到我?佛教让你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人生就是苦谛。我身上伤病很多,很容易产生停止踢球的念头。但后来我明白了,生活就是挑战,佛教则教我不断地挑战。

佛教让我寻求觉悟,给我力量,帮助我避免迷失。举个例子吧,我在维琴察儿童队时,我们踢得很漂亮,有时会有千把人来看比赛,但最后踢出名堂的只有我。数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消息,我当时的一个队友因为吸毒而被捕。我很痛苦,为了这个朋友,也为了自己:又是一个人迷途了,而我未能帮助他。

迷途是容易的。如果没有佛教,我现在可能正在卡尔多尼奥和父亲打铁,或者更糟,沉迷于吸毒或其他恶习中。

佛教使得巴乔对命运不再抱怨:“我的目标从来就不是让两条腿获得民主和平等,因为我永远不会再有一条腿同另一条腿完全一样的福气了,但我希望它们之间尽可能地相似一些。”为此,巴乔不得不多花几千个小时专门去训练他的右腿。

巴乔的绿茵生涯是坎坷的,但他并没有消沉和堕落,反而意志更加坚强。巴乔颇有感触地说:“佛教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它使人变得更加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让人对自己有更清醒的认识,同时教会我对自己更有信心。内在的精神修炼使我的精神彻底放松,精神高度集中。信仰佛教使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并学会如何克服这些缺点,战胜自我。”巴乔的佛教引路人德尔波里尼说:“有一点可以肯定,信佛教、静思修炼使巴乔从中得到了很大的帮助,这不仅对巴乔从事足球运动有所帮助,而且对巴乔高尚人格的形成也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巴乔认为,佛给了他很多启示,激发出他的许多潜能。他说,男人如同一座冰山,你最初看到的仅仅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那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大的潜能则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现在我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力量、能量、集中精力、热情、创造性等,将自己的所有价值都体现出来。

从18岁到37岁,近20年的意甲生涯里,巴乔的右腿膝盖接受了6次手术,巴乔用残缺的双腿打进了205粒联赛进球。

这奇迹属于巴乔。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0/101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