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是种很深奥的修行

0211-3

一行禅师

摘自《你可以不生气》

吃什么?

我们现在所吃的鸡大都饲养在大型养鸡场中,它们完全无法走动、奔跑或在地上觅食,所有的鸡都由人类喂养,且被关在小小的笼子中无法动弹,日夜都必须站着。试着想像自己没有任何行走或奔跑的自由,还必须日夜站在同一个地方,你一定会疯掉。同样地,这些鸡也会疯掉。­

为了让鸡生下更多的蛋,鸡农便以人工的方式控制日夜的循环。他们以室内光源缩短日夜循环的时间,让鸡误以为二十四小时已经过去,因而产下更多的蛋。这些鸡的内心充满愤怒、挫折与痛苦,只好以攻击身边的鸡做为发泄,它们用嘴相互啄食、攻击,导致彼此流血、饱受折磨,甚至死亡。于是现在鸡农都将鸡嘴切除,以避免它们因内心的挫折而相互攻击。­

因此,当吃了这样的鸡或它所生的蛋,你就吃下愤怒与挫折。所以要觉察,小心自己吃了什么。如果你吃进绝望,就会表现绝望;如果吃进挫折,就会表现挫折。

我们必须吃快乐的鸡所生的蛋,不要喝生气的牛生产的牛奶,应该喝有机牛奶,因为它们来自以自然方式饲养的牛。

所吃的食物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愤怒、挫折与绝望的情绪与我们的身体、食物息息相关,比如我们当吃了一颗蛋或一只鸡,知道在蛋或鸡肉里可能也蕴藏许多愤怒。我们把这些愤怒吃进肚子里,很自然地也会把它表现出来。­

­

以其他的感官“吃进”愤怒

我们不仅以食物滋养愤怒,也透过眼睛、耳朵与意识所接受的资讯滋养它,文化产品的消费也与愤怒息息相关。因此,发展一个好的消费策略是很重要的。

我们在媒体上所接收的资讯也可能有毒,它们可能都包含愤怒与挫折。一部电影就如同一块牛排,可能含藏某种愤怒,如果你接收它,就吃下愤怒与挫折。报纸的文章,甚至人与人之间的对话,也都可能蕴藏愤怒。­

有时你可能感到寂寞,想找个人说话,如果你找朋友聊了一小时,对方所说的话就可能带来很多毒素,你因此而接收许多愤怒,之后就会把它表现出来,所以正念地消费非常重要。想想看,当你听到一则新闻、读了一篇报导,或与某人讨论某件事,你是否就像糊里糊途地乱吃东西一样,吃进了许多毒菜呢?

­

怎么吃:吃得好,吃得少

“吃”是种很深奥的修行。当进食时,细细地品尝每口食物,充分地觉察它,觉察自己正在吃东西。我们可以练习念念分明地进食,清楚地觉知自己正在咀嚼,小心地、慢慢地咀嚼,内心充满喜悦。有时可以停止咀嚼,而与身边的朋友、家人、僧团——所有的同修接触,感谢我们能坐在这里慢慢地咀嚼食物,什么都不必担心,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当我们如此念念分明地进食,便不会把愤怒、焦虑或未来的计划吃进去,相反地,品尝的是别人精心准备的食物,是多么令人愉悦啊!­

当嘴中的食物咀嚼到几乎成为液体时,你会更清楚地感受味道,它也变得非常可口。今天你就可以试试看如此慢慢地咀嚼食物,当开始练习时,要清楚觉察嘴巴的每个动作。你会发现今天的食物变得非常美味,即使它可能只是片完全未涂奶油或果酱的面包,但它真的很好吃!接下来,你可能会喝一些牛奶,我从来不喝牛奶,而将它倒入嘴中咀嚼,持续念念分明地咀嚼,你可能不知道光咀嚼牛奶与面包就非常可口。­

当嘴中的食物成为液体时,会与唾液混合,这表示它已经被消化一半了。等它到了肠胃,就变得非常容易消化,牛奶与面包中大部分的养分就可被身体吸收,你会在咀嚼的过程中获得许多快乐与自由。当你开始如此进食时,很自然地就会吃少一点。­

当做饭时,小心你的眼睛,不要相信它们,因为它们会让你吃太多,其实你无须吃那么多,如果你知道如何念念分明并充满喜乐地吃,就会发现只需要吃眼睛告诉你的一半份量。试试看,吃些非常简单的食物,如小胡瓜、红萝卜、面包与牛奶等,这可能成为你这辈子最好吃的一餐,这真是很棒的体验!­

我们在法国的禅修中心梅村,已经试过以这种念念分明、细嚼慢咽的方式来进食。请试试看,它能让你的身体、心灵与意识都感到比以前好多了。­

我们的眼睛的胃口总是比胃还大,所以必须以正念的能量训练它们,才能知道身体真正需要的食量。在中文里,出家众的“钵”意指“用来适度秤量的工具”,它帮助我们不被眼睛欺骗,当钵盛满食物时,就知道已经足够,只要吃这么多。

每个人都需要一种以爱与奉献为基础的、有智慧的饮食方式,吃何种食物,观看何种电视节目,阅读何种书籍,以及交谈的内容,这些策略都是为了让你们能保护自己。­

在梅村,我们为了保护自己,绝不消费会滋养愤怒、挫折与恐惧的事物。要真正念念分明地消费,我们就必须定期讨论要吃什么、如何吃、如何少买一点,还有如何吃高品质的食物,包括真正的的食物与其他感官所“吃进”的其他事物。

文章来源:http://user.qzone.qq.com/1667135122/blog/1290937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