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往生 祈愿再来——著名诗人作家陈所巨预知时至、往生净土记

0202-6

莲觉居士(《百花洲》女编辑、作家)

陈所巨:男,1948年8月出生,安徽省桐城市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职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任安徽桐城县文化局创作员、创作股长、副局长;桐城县文联副主席、政协桐城市副主席、桐城市文联主席。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

发表、出版作品千余万字,多次获奖。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明宫奇冤》(合作),诗歌《乡村诗集》(合作)、《在阳光下》、《玫瑰海》、《阳光·土地·人》、《回声与岸》,散文集《陈所巨旅行散文选》,长篇报告文学《痛苦与冲决》、《一个年青的市长和一个古老的城市》、《丰碑昆仑》、《跨越地狱之门》、《川藏雄风》(合作)等。其作品曾多次获奖。主编《中国十大民间传说》等五种。

2005年9月24日,安徽省作协副主席陈所巨先生因病在桐城逝世,享年58岁。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所巨兄就以精美的田园诗、散文诗和散文享誉大江南北,成为一代文学青年崇拜的偶像。

自1997年始,所巨兄成为我编辑的“百花洲”文学专版头条的作者,在频繁的稿件、信件交流中,以及后来的文友相聚中,我们从文学到人生,从哲学到宗教,基本上无话不谈,成为娑婆世界可遇不可求的知音。

所巨兄是佛教徒,他的书房内供奉着观世音菩萨。

所巨兄与佛教的因缘,得从娘胎说起。在他之前,母亲生了一位哥哥,婴儿时便不幸夭折了。母亲又怀孕后,生怕腹中的胎儿保不住,于是来到桐城著名的投子寺求签问吉凶。

寺庙老方丈告诉母亲,胎里的婴儿是男胎,且不是一般人,前世就是一位天神,若不送到寺庙出家,保不住也会早早升天。

孩子呱呱坠地后,果然生得面阔嘴方、相貌堂堂。身为农民的父母实在舍不得让儿子出家,就用了一个折中的法子,抱着婴儿到投子寺拜老方丈为师父,做了一名小居士。

此后,每到初一、十五或观音菩萨的圣诞、成道日,所巨兄都要跟着母亲到投子寺烧香拜佛,拜见师父。师父教他诵经念佛,教他行善尽孝,一直坚持到文革期间毁庙驱僧为止。

老方丈的确是慧眼,所巨兄虽说生在农家,但天资聪慧灵性十足,加上老方丈的教诲,从小心地就善良淳厚,是家乡中、小学中品学兼优的“神童”。

文革前一年(1965年),兄以优异成绩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遵母命回乡娶妻生子侍奉父母,并以大量精美的诗歌、散文、剧本、小说等文学佳作驰骋于中国文坛。

数十年来,所巨兄虽然功成名就公务繁忙,但他的宗教情怀一直没有减退。

投子寺重建之后,虽然老方丈圆寂了,所巨兄还是经常去寺庙供养三宝,即便在外地采风或开会,一有空闲便口念佛号静心打坐。

所巨兄确实来历不凡,从他出神入化、鬼斧神工的文字,就略知他的境界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所能企及的。

所巨兄总说,他随时能来看我,他说只要一入定,他的神识就能离开躯体神游,或能看到千里外的人与事。

起初,我以为所巨兄是在讲笑话逗我玩儿。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证明了他的话真实不虚!

有一次,我去修水县采风,在东津水库乘机帆船游湖。那天,风很大,湖水波涛汹涌,我不顾同伴的劝阻,站在高高的船头上拍摄风景。

正在此刻,手机铃声响了,是所巨兄,他焦急地呵斥我:“下来!下来!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干什么?”

我惊问:“你看见我站在什么地方?”

所巨兄说:“朦朦胧胧像是在船头,四周都是雾蒙蒙的深渊。”

我瞠目结舌,终于明白了宇宙间真有不可思议的境界。

所巨兄的神奇,还在于他知道自己的归命期。

2003年秋,所巨兄应邀来江西井冈山参加旅游文化节。在朋友小聚、杯箸交错中,他说,他之所以勤奋写作,是知道自己来日无多了,他断定自己活不到60岁。

对于所巨兄的预言,众人哈哈一笑置之,我却心怀隐忧。因为,我知道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2004年春天,他的胃出现症状,我曾力劝他上医院好好检查,但他忙于电视剧《父子宰相》的改编,无暇顾及。

2005年初,当所巨兄罹患晚期胃癌的消息传来,我的心一片悲凉,在那个令人不堪承受的预言将要变成事实之际,所巨兄又一次启示了我,人的生命和命运的确不是一种偶然的存在。

在与病魔搏斗的八个月当中,所巨兄表现出超常的乐观与淡定,他说他每天都念佛、读《金刚经》和观音经咒。

他说,病若是好得了,便继续写作,好不了,便往生净土。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除了每天祈求佛菩萨保佑他,其他我无能为力。

为了不让我看见他的病容,所巨兄甚至不准我前往桐城探病。但所巨兄的虔诚信仰感染了我,影响了我,启动了我诵经念佛归命西方净土七宝莲池的因缘。所以我认定,是所巨兄把我度到佛门清凉之地,我与所巨兄今生今世的相遇和相知,也决不会只是一种偶然。

所巨兄归西后,遵照兄的意愿,我没去桐城与他的遗体告别,而是在南昌佑民寺焚香送行。我发心遵照桐城风俗,待清明后专程去桐城祭祀兄。直到2006年冬,才得因缘具足,与女友李寅寅女士(亦是所巨兄文学作品的崇拜者)一道成行。

在所巨兄公子陈曦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位于桐城投子寺下方的西山。

所巨兄的遗骨,就长眠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向阳山坡上。墓地很大,呈圆形,素净的墓碑上刻着“陈公所巨”的字样,简洁而明快,宛如所巨兄一生的个性与情操。

我把金黄色的菊花和紫红色的玫瑰轻轻放在碑前,长跪在墓地,欲诉无言。

在失去人生知己的切肤之痛面前,语言是如此的苍白和无力。

当我终于含泪把皈依三宝的消息通报给所巨兄时,陡然间山风骤起、林涛哗然,犹如兄谈诗论文时的朗朗笑声。

从西山下来,我们径直去所巨兄家拜访夫人樊女士。我第一次应邀去桐城游玩时,大嫂曾亲自下厨热情款待过我。

一见到我,大嫂就痛哭失声,她悲泣着告诉我所巨兄生病后的所有事情,如何手术,如何化疗,后因肿块转移到肝脏而濒临绝境。

大嫂把我们带到所巨兄的书房,书房还保持着原样,桌上供奉着瓷质观世音菩萨像,电脑也干干净净,随时可以打开写作,只是供所巨兄写作时小憩的小床上的铺盖不见了,上面堆放着所巨兄数十年的手稿,洋洋洒洒近千万字,散发着浓郁的墨香。

大嫂也是佛教徒,她一口咬定“老头”是往生净土了。

她领我上二楼来到所巨兄的卧室,她指着屋中央的床告诉我,所巨兄就是在这张床上往生的。

作为桐城市政协副主席,所巨兄从上海手术回来后,就一直住在当地医院干部病房。

最后几天,兄高烧不退,大嫂便劝所巨兄忏悔业障,以减轻痛苦。

临往生前一天,兄吵着要回家。家人担心回家后医药跟不上,但所巨兄归意已决,他说观音菩萨已经告诉他了,就要来接他去西方极乐世界了。

大嫂说:“也真是奇怪,在医院用尽办法都不能退烧,回家后老头的烧就退了,而且神志清醒,面色红润。”

家人正在庆幸病情有了转机,所巨兄却在下半夜进入弥留状态,两眼直勾勾盯着床对面墙上挂着的佛珠,说不出话来了。

见此情景,大家知道时间到了。家人把墙上佛珠取下放到所巨兄手边,在观音菩萨像前燃香,然后围在床边大声念佛,直念到清晨7时左右,所巨兄突然三次绽开灿烂笑容,安然往生了。

大嫂欣慰地说:“老头是预知时至往生的,往生后面容栩栩如生,而且一直含着笑,给他换衣服时,身体像婴儿一样干净柔软。”

站在所巨家楼房的房顶平台遥望西山,能看见兄的墓地。大嫂指给我看,但那天天色灰蒙蒙的,最终我也没能看得清楚。

说实话,我并不遗憾,墓地只是一个壳,一个安放神识弃下的白骨、供未亡人祭祀的所在,所巨兄走了,离苦得乐了,去了一个凡夫无法想象与领略的美妙世界。

如今回想起来,所巨兄在2004年春天寄给我的最后一篇散文诗《猜测与暗示》中,就蕴涵着西归之意了:

“……空气中悬浮着浓厚的腐烂气味,那些白色的时间的骨头散置着,那是一樽樽窖藏着的千年美酒么?我的脖子如此僵化,石雕一样生硬。但我知道,一切应该如此!我没有看见自己的尸体,也没有看见曾经的帝王们的尸体,甚至也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遗留的尸体。我同样知道:一切应该如此!

灰烬的存在,说明火的存在,我的存在,说明罪孽的存在。

那些窖藏的美酒在启封之后,最先逃走的是不是我陌生的魂魄?斜靠在灰烬上的阶梯,让多少人登上顶端之后只留下一声叹息?我存在于我自己之外,像这些被抛弃的存在于时间之外的时间。那些骨头一样封装的美酒,究竟封存了多少秘密?

一切应该如此!这是我知道的。但我无法回过头来,揭下拼贴在墙上的图案,因此也无法给许多事情带来转机……”

“我存在与我自己之外。”

“一切应该如此!”

这便是人生,这便是世界,这便是宇宙的真相和铁律!

无明和贪欲,是所有花花世界的成因,“我的存在说明罪孽的存在。”

有了我,就有了人我是非,有了爱恨情仇,有了无边无际的渴望与绝望。

来自非凡的所巨兄,终于突破了隔阴之迷,勘破红尘幻境,以一位天才的资质,留给世人目不暇接的美妙文字之后,匆匆撒手西归,给我们演出了一幕苦空无常的老戏。

所巨兄往生的瑞相,不仅更加坚定了我的净业行程,而且给了李寅寅女士极大的信心,离开桐城后,我们直驱庐江实际禅寺,李寅寅女士虔诚皈依佛教。

以行善弘法度人,以往生瑞相度人,这就是行菩萨道,这就是发菩提心!

我相信,安坐莲台的所巨兄,一定会不违安养,分身无数,乘愿再来,救度与他有缘的无边无量的凡夫众生。

我还相信,终有一天,我会与所巨兄在西方净土相会,谈笑风生中共叙前缘!

文章来源://blog.sina.com.cn/s/blog_601a7a500101sww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