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死刑的念佛人

摘自《当代念佛感应纪实录》

董师兄、何师兄:

阿弥陀佛!

昨天听到刘甲往生的消息,感受颇多,特书于信,与你们共享法乐,共明法理。

2002年8月至2003年6月的10个多月中,我在看守所先后与六位死刑犯同舍。众生都贪生怕死,尤其是预知死期的人,在等待被枪决的日子里,更 感死亡的恐怖,因而本能地渴求解除这种恐惧,亦渴求此次生命终结后,下期生命能有一个好的安身立命之处。因此他们几乎都能闻信佛名。

尤其令我感动的是2005年元月11号才执行死刑的刘甲,两年多一直非常虔诚地听闻名号,在看守所时,我们在一起住了三个月,几乎每天他都要问一些 问题,后来我到了九五厂,我们几乎是每周一信,他从一个对佛法什么都不知的门外汉,到一个很有念佛心得、至诚至信的念佛人,他的求道历程质朴而艰辛,非常 令人感动。他有一位好姐姐,对他关爱备至,看守所是不允许看法律之外的书籍的,他姐姐就按他的需要为他请经典和祖师论注,然后用书信的形式抄写给他,我一 直被他和他的姐姐感动着、激励着;我们的通信也就唯佛是念,唯疑是解,不涉其他,真算得上是名符其实的“莲友”。他现在已栖身净土,法身清净,报身庄严, 如毗卢遮那,如卢舍那,有能力游步十方,行权方便,任运度生!在看守所有十七、八个人,二十四小时挤在一个四十平方米的房间,其中还有十六、七平方米的劳 动空间,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他每天固定念佛一万声,后来增加到二万,散念更是不断,每天还要礼佛拜几百拜,这对于一个戴着脚镣的人来讲,该是多么的不 容易啊!

有个叫刘乙的,也是接触我后才开始了解佛法,他对我讲:“我活不了几天,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明白佛理,我也听不懂那么高深的理论,你就直接告诉 我,怎样才不会再犯罪?怎样才不会下地狱?怎样才能赎清我的罪业?”我说:“再好不过的了,那你每天就跟我一起念南无阿弥陀佛吧!阿弥陀佛为你解决你所担 心的所有问题。”他问:”管用吗?”我说:“除此无别!”此后他便不再高声喊叫“冤枉啊!冤枉!”不再骂天骂地,而是一心一意称念名号。我2004年8月 15日进看守所,他9月1日被宣布执行死刑,宣布后他又在刑床上锁了十天,9月10日才执行枪决。这期间,特别是他的手脚都被固定在床上的十天时间,我每 天给他喂饭、点烟、擦身,帮助他大小便,令他非常感动。他问我是不是阿弥陀佛派来的?我说我也是被阿弥陀佛所救的人,你念佛我也念佛,我们到的是同一个地 方,他听了欢喜得不得了。

9月9日晚,他对我说:“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我觉得我不是去赴刑场,好像是赴国宴,刚才在梦中我好像是到了一个非常非常清洁、干净、一尘不染的地方,我一高兴就醒来了。老师,你没骗我,我好感激你,好感谢阿弥陀佛。“

10日早晨5点钟,我让全舍十八人都为他念佛送行,我一边给他沐浴更衣,一边对他讲:“等会儿出去你会碰到你的其他三个同案,希望你保持正念,不要 随他们瞎闹,你只管念佛,等到枪声一响,你便是极乐中人,升沉在你,你要好好把握! ”他道:“你放心吧,老师!我就是因为傻,才判死刑,我不会再傻了,一定念着佛赴刑场,念着佛等阿弥陀佛来接我!”我说:“好!你见了阿弥陀佛后,请他早 点来接我。 ”他早上被带走时问我:“能否叫你一声师父?“ 我说:“我是俗家弟子,没有资格当师父,你还是叫我老师吧。”说完,他跪下说:“请老师受我一拜。”我让他拜阿弥陀佛。他三拜后,便被法警带出监舍,此时 他的脸上洋溢着新生的幸福和满足。

同舍有个叫杨丙的问我:“我背了两条命债,不知阿弥陀佛要不要我?我的罪业这么重,是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我不想下地狱,不想再受苦,而且我还想去救 被我害死的那母子俩。老师,我的生命是以秒为计算单位了,很快就会死的,救救我吧,老师!我给你磕头了! ”我对他说:“你给阿弥陀佛磕头吧!只有他才救得了你。 ”

于是我把阿弥陀佛如何发愿,如何修行,如何成就极乐世界,以及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必定往生极乐世界的功德,特别是善导大师“善恶凡夫得生 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以及“念佛皆得往生”等道理讲给他听。他越听越欢喜,对念佛往生的信心十足,法喜充满地对我讲:“老师我懂了,我 好像听到了阿弥陀佛在呼唤我,我一定会紧紧抓住阿弥陀佛不放,一定跟他到极乐世界,到时候我与阿弥陀佛来接你。”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看到他每天念 佛如醉如痴的样子,真像一个很有修行功底的老修行在念佛,对名号以外的事都不感兴趣。

有人问他:“你不是天天都要写上诉状吗?为什么现在不写了呢? ”他说:“以前总想侥幸苟活,总想推脱罪责,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对亡者的再次亵渎,是对亡者的再次犯罪,自从老师给我讲了因缘果报的道理后,我就知道,即 使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也逃脱不了困果报应,所以我不再昧着良心搞什么上诉,我还是安心念佛去往生,然后再来救他们母子俩吧!”由于调监,我们分开了, 但听其他人讲,他每天除了念佛还是念佛,而且还叫其他人跟着一起念。后来,有一位从看守所到九五厂来服刑的人对我讲:“杨丙刑前让我告诉老师,他说请你放 心,他会念着佛走上刑场的,他一定不会让老师和阿弥陀佛失望的!”听到他人说他刑前如何沐浴更衣、烧香(香烟)、拜佛、念佛,气定神闲地念着佛跟着法警出 监舍时,我不知是什么心情,居然流泪了……

还有李丁等三位也是念着佛走上刑场的,因为篇幅,就不再细述,将来我会为他们写往生集的。

莲友们,假如当你面对那些戴着脚镣手铐,并用脚镣手铐固定在床上的人时,你会用什么方法去救度他们呢?

“十方众生 ”意味着什么?我们有些人说“只念佛不能往生”,那像他们这些临死前才遇到佛法、才知道名号的人,且除了只能念佛而其他毫无所能的人,就真的只有眼睁睁地 看着他们下地狱了吗?他们就不属于“十方众生“之内吗?极乐世界就没有他们的份了吗?那阿弥陀佛岂不还有凡夫的分别之心?有是理乎?愿深思之!深思之!南 无阿弥陀佛!

念佛之人无怨叹 念佛之人无哀泣 念佛之人多欢喜 念佛之人多庆幸

念佛之人,一切忏悔,一切感恩,一切一切,归于南无阿弥陀佛!

  刘** 合十 2005年1月18号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SHGS/BY/2013-12-14/19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