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与传染病的战争

作者 : 张梦颖 闫冰

几天前,通过向被神化的互联网巨头们的高科技计划唱反调,成功地让全世界人民再一次关注到依然在地球某些角落肆虐的疟疾以及相关危害。这是已经退休的IT界元老、慈善家盖茨的一次漂亮“进攻”。

这次“进攻”的背景是盖茨基金会试图从源头上干涉传染病的传播——在过去几年中,他们已经在众多对人类有很大影响的传染病疫苗研发端开始布局,试图 搭建多个全球化的链条。通过支持研发,使得那些容易受到传染病侵袭的人们得到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防护。这其中,中国也成为非常重要的一环,防治乙脑和脊 髓灰质炎的疫苗研发及改良的链条源头均可追溯到中国。

盖茨从微软退休时,曾特别制作一个有趣的告别视频,他被诙谐地塑造成了被人们急于表达“不再被需要”的好脾气先生,被开玩笑地表示他不是那么重要的人物。但没有几年,他下出了一盘更大的棋。

盖茨基金会中国区代表叶雷转述盖茨的真正想法:“盖茨觉得好的疫苗能够便宜地供应的时候,他得到的回报就是最大的。”

网站能缓解疟疾的痛苦吗?

几天前,英国《金融时报》刊载一篇文章中,盖茨措辞犀利地向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开炮。这位科技界退休元老直斥这位青年才俊所谓50亿人 联网的设想就是一个笑话,他认为优先次序搞错了。从2008年就转行慈善的盖茨对人间疾苦有了更深的理解,他说:“哪一个更重要,是联网还是疟疾疫苗?”

这并不是盖茨第一次对类似计划唱反调。大约3个月前,谷歌公布了一个计划,将发射数百至上千个绕地球漂浮的高压气球,为世界上50亿没有互联网接入 的人群联网,方便他们获得重大新闻、教育资料和健康信息。但听听盖茨怎么说?“如果你患上疟疾奄奄一息时,我猜抬头看见这些气球不会有任何帮助。或者是当 孩子得上了疟疾,没有一个网站能缓解他的痛苦。我肯定是数字革命的信徒。基础医疗中心联网、学校联网,这些都是好事情,但实际上这些没有作用。对那些真正 低收入的国家来说,除非你直接表示要采取措施控制疟疾。”

盖茨的“进攻”很有威力,谷歌公司甚至搬来救兵,请流行病学家拉里·布瑞林特(Larry Brilliant)做公关工作以证明那些气球能够帮助到这些被疾病侵袭的人民,但最后项目还是关闭了。对此盖茨评论:“他们现在只是在做自己专业上的事 情。这样很好,但对只做自己本行的演员来说,他们帮不了穷人。”

谷歌和扎克伯格的想法,和依然在不少地区肆虐的疟疾,像地球的两级,一端是火,一端是冰。是的,帮50亿没有联网的人联网是件大事,但是很多人不知 道的是,这其中有2亿人,因为遭受疟疾的侵袭,随时可能死去。盖茨基金会网站上的数字显示,疟疾在近100个国家里出现,全球患者超过2亿。这与通过上千 个气球使整个地球被包围在看不到的数据信号中相比,究竟哪个数据听起来更加不可思议?

从输血到造血

从IT界出身的盖茨对资金的效率从不忽视,这在数年来盖茨基金会与中国的关系上来看就可窥豹一斑。

盖茨基金会13年前成立时,就将主要目标定位于健康卫生方面,所以6年多以前盖茨基金会正式进入中国的时候,一开始将主要目标设立于高度配合中国政府重视的传染病防治工作。这其中相当大一部分的实际工作是资助中国本土相关领域的NGO的成长。

举例来说,盖茨基金会对于中国艾滋病防治领域的投入有目共睹也最广为人知,2007年11月,盖茨基金会在中国宣布了一个5000万美元的项目,承 诺初期投入50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相关工作,其中2000万美元将交由中国卫生部用于艾滋病预防工作,2000万美元将提供给中国艾滋病防治领域的非政 府组织,另1000万美元用于技术支持。

5000万美金的持续投入,盖茨基金会认为在这个部分的工作中至少完成了三大目标:扶植相关领域NGO成长,让他们有活干,有饭吃;推动这些NGO 对于这个领域的深度参与,如生长速度最快的“男男”群体的HIV检测活动;第三个目标是“政府接盘”,在去年11月已经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表态。

盖茨基金会中国代表叶雷在与《公益时报》记者对话时说:“在中国帮助艾滋病防治领域我们三阶段目标都达到了,现在在艾滋病领域的工作并没有停下来, 而是从输血转为培养这些NGO的造血能力。这几年我们的工作模式在发生变化。两年多以前我们的办事处开始转型,因为我们全球绝大部分卫生领域的工作都在做 早期或者中期的新产品或工具研发,要制造出物美价廉适合贫困人群的药品或技术,让他们的生活得到改善和提高。我们全球50%以上的投入都在这方面。”

然而,艾滋病项目只是全球健康项目之一,结核病的防治方面基金会在五年内(2009-2014)为中国提供3300万美元资助,来检验新工具和创新 的卫生服务提供方式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并将其推广;中国医疗烟草项目上,基金会通过全球烟草技术支持协会为美国艾默利大学提供了1400万美元的资金,用 于支持其与中国城市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共同研发有效的烟草控制措施和政策等等。

成功的“投资”

叶雷和他的同事们其实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评估相关领域的发展状况,叶雷说:“中国有没有能力也变成重要的卫生、农业工具产品的研发基地、供应基地? 我们认为这些年来中国相关领域的能力在大幅度提高。我们要在这里做一些投入,能力强的我们合作,有潜力、还需发展的我们来支持配合加速它的发展。”

谈到这个环节的工作,“投资”一词更多的被叶雷使用。只是这个“投资”在叶雷眼中好处很多,“一方面加强了中国的研发能力、产品质量和管理水平。生产出好的疫苗和药品,出口非洲,中国也有好处。”

叶雷说:“在中国最值得打的疫苗是什么你知道吗?是乙肝。我们在没有乙肝疫苗以前,20年前就引进了美国的技术在中国研发,如果没有这个疫苗,那么 今天,20岁以上全中国感染过乙肝的患者应该是50%以上,大部分的人生病可能都没感觉,这50%得病的人里面又会有一部分人乙肝病毒再也不会离开了,你 就变成了乙肝病毒携带者,这其中又会有1/4的人会得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医疗花费是天文数字,死亡的人大部分是40到50岁之间。可是所有这些可怕 的事情,如果你在孩子时期注射过乙肝疫苗了,那么就不会发生了。”

叶雷对《公益时报》记者又讲了一个成功的“投资”故事。七八年前盖茨基金会就乙脑疫苗的改良与中国成都的一家研究机构达成了合作,2013年秋天这 个疫苗成为了中国第一支拿到世界卫生组织去验证的疫苗,经过这个验证,任何国家使用这个疫苗都不用经过当地卫生部门批准了。叶雷将这件事形容为“伟大”, 他说:“整个过程我们投了一笔钱,本土的医药企业投了更大一笔钱,他们想借这次契机成为一流的药企。而我们和他们签的协议是,这个疫苗的售价全世界都不能 超过美金0.25元。而实际上,目前全世界范围能买到的乙脑疫苗价格都在美金2块左右。”

就在盖茨“进攻”扎克伯格的消息刊出的前一天,葛兰素史克公司和赛诺菲公司与盖茨基金会签订了一项关于疫苗研发的协议。协议中葛兰素史克公司将负责 疫苗热稳定性方面的研究以便生产出不需要冷藏便具有活性的疫苗,这一难点如果能够克服的话将有助于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推广。而赛诺菲公司将和盖茨基金会一 起研究如何加速发展中国家新型疫苗研究进程的问题。

这将是又一个故事的开始。

来源 :公益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