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发生的邪淫做恶现报录

古语云:“万恶淫为首”,果真不假。我辑录一些在我身边所发生的邪淫及做恶之报,供读者为证,以示邪淫恶报的真实。

一:我读初中时,我有一个同学,名叫车某。

他有一个堂兄,全名叫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他叫工头英。

他是建筑队的包工头,十分富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便有百万家产,在那个年代已经算很富有的了。他大小老婆娶了七个,全镇人皆知。

我年少时曾记得有一次他带了二三个老婆到我家喝酒,非常风光,不可一世。

几年后,他的工程败了,小老婆也跑光了,他本人也因嫖妓过多生了梅毒,阴茎切了一半,成了我们当地的一大笑料。

二:我们的家乡的某一任小学校长。

他为人十分好色,常和我家邻居某人去嫖妓,任我们小学校长后,成绩十分不理想,不久被教委降职(学校在我家门口,所以我听闻此事)。

三:我的亲叔叔,莫某。

为人十分聪明,口才一流。

读小学到高中都当班长,后来因为我爷爷觉得无钱供他读大学不让他考大学。

后来他回家开了一间商场兼营药店,是当地的名流。

我读小学时便听闻叔叔和学校某女老师私通,后又闻与我妹妹的女同学私通,后来又听左邻右舍说他是我们当地几个镇的“鸡窝”的常客。

后来竟选村书记当选,当书记后他最积极的事是搞计划生育,多少婴灵断送他手。

但三年后他落选了。同年,又因他生意落败,欠他人一百多万,债主上门逼债,全家背井离乡,远逃他方。数年后,他的土地与房产,数个种有数万株荔枝的山岭,几乎全部被债主强行兑债兑光。

至今连我这个亲侄也不知他在何处安身,数年间只见过他一面。这是我亲眼目睹的现世报的典型。

四:我邻村的村前任书记吴某。

他为人十分好喝好嫖。

某日,应友到县城水东叫鸡,当天去县城叫鸡的路上被车撞死,死后成为乡里的笑料。

五:我邻村有一个退休老师颜某。

有一次邻村一人贩子从别处骗来一年轻女子,他便和朋友几人轮奸了那女子。

不久,东窗事发,他判了十几徙刑。他本人的儿子后来也没有出息,游手好闲,听说后来他有两三个儿子都吸毒。

六:我有一个在浙江上虞从事美发行业的同乡,颜某。

几年在浙江慈溪市曾开过三间美发店,他老婆开美容院,二夫妻年收入近百万。

他早在十几年前,在杭州打工时便有上万元一个月,福禄财运不可谓不丰厚。

但他为人十分好色好喝好嫖好赌,常背着他老婆与店里的顾客去开房。他私通的女人我基本都认识,因为他和那些女人来往并不回避我们老乡,因为信得过我们不会向他老婆打小报告。

后来他竟二次被老婆捉奸在床。

他老婆后来和他离婚,他的女儿、房产和美容院归他老婆所有。离婚不久,他经营的美发店倒闭,后来他本人郁郁寡欢,染上了毒瘾。

从前是大老板,风风光光,现在却到上虞市的一个小镇里当发型师。提起他,几乎所有的老乡都替他可惜。

七:我从前的一个同事,陈某。

他为人聪明能干,相貌白净,英俊潇洒,说起话来口若悬河,一套一套的,口才不可谓不好。

他在店里上班的时候,别人一个月才卖两个洗发护发产品,但他几乎每天都可以卖出七八套洗护产品。别人来五六年才有每天六七个老顾客,但他刚到店学二个月,他每天的老顾客就可以达到七八个,可谓销售奇才。

但有一点不好,就是太惹女人喜欢了。常有女顾客求欢,跟他约会。据他说,泡过的女很多。

那时候,因为我们是同事关系,我常跟他讲一些人生的道理和佛法的知识。

我常说:“福禄厚的人泡妞多是折福,但福禄薄的人泡妞玩女人就是折寿,因为福禄薄,没有福禄可折,那只能折寿了。”

所以,他和我一起上班时还算听我劝告,对女色有所收敛。

后来,他到别的地方和朋友一起开店,可惜的是,他们几个朋友都是好色的酒肉朋友,没多久,又和从前一样放纵自己,半年不到,就泡了很多女人。

后来他来看我,说他又泡了哪些哪些女人,还有一些是处女。

我听了很担忧,又劝他,适可而止,这是折寿的事。

他来看我大约二三月左右之后,有一天早上雾很大,他坐电瓶车去接他的女朋友,在半路上被汽车撞死,人被撞飞十几米,脑袋撞去了一半,惨不忍睹。

他死后,我在他的七七之期,念佛念经给他,未知他至今是否解脱。当耗劫传来时,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非常惋惜。

八:我在上虞小越开店时,认识当地的个朋友,陆某。

此君好酒好色,是个水电工。

他跟我说,他常在外面找小姐。有好几次,他请我和他一起去找小姐,我拒绝了他,并和他说了很多因果报应和邪淫的果报等佛法的道理。

当时,他碍于我的面子,勉强听从。

后来,近三个月我不曾见过他的踪影。我就打电话问他,近来怎么不来看我。

他说不久前,有一天晚上,坐摩托车去嫖妓,在半路出了车祸,撞断了脚。后来他花了近二万元,约半年,身体才复原。

九:我的从前的同事某君。

此君十分好色,早年曾走过黑道,残害过的少女不计其数。

曾入狱,出狱后在我店当发型师。

我认识他后,其劣根性不改,常看A片和黄色小说,几乎一有空就看,而且他依然常去召鸡,哄骗店里的女顾客去开房。

后来,我发现他印堂上长出悬针纹,此纹乃大凶之纹,上克父母,下克妻儿。

约三年左右,他父亲得了癌症,花了几万元,他母亲也得重病,他老婆常和他吵架,他儿子动不动就生病,也花了很多钱。真是上克父母,下克妻儿,一点都不假。

他本人曾和我说过,他曾梦见他儿子是投胎来讨债的。

后来他曾开过二家美发店,均不到一年就倒闭了。

十:我从前的同事小王与小林。

此二君与我同是我公司的股东。

小王原有公司的百分之十股,小林原拥有我公司的百分之五股,我拥有百分之九股。

小王小林均好色之徙,据他二人讲,玩过女人数都数不过来。小王曾开“鸡店”数年,小林曾在广东做过“鸡头”。

我们公司是当地生意比较好的美发机构,手持有股份不但工资高,过年还可以分数万元的红利。

后来小王被派到我公司一间分店当店长,后来那间店生意好了,他和小林独吞那间店的股份,就在他召开股东大会时,他宣布要收购那间店,我不想和他们争,但我想不到众股东要逼我收购那间店,不肯卖给他,后来我成了那间店的大股东,他们二人和另一个老乡股东退出。

这是他们第一次败给我。

但我想不到的是三年后,他们想收购总店的股份,那时我已经离开那间店三年了,老总多次来找我,要把公司的百分之三十股低价卖给我。读者不要以为那是 生意不好的店,事实上那间店是当地最好的店。这真是钱找人,公司的老总要低价卖股份给我的原因是小王小林想收购公司的百分之四十股,老总气不过,所以宁愿 卖给我也不卖给他们。

后来,老总把他们二人的股份收回了。事实上,他们的技术和口才很好,能力和业绩远在我之上,我在公司向来都是业绩最差的,几乎每个月业绩倒数第一。这是小王小林第二次意外败给我。

他们离开公司后,东奔西跑,居无所定,在家做无业游民很久。

后来,我看《了凡四训》和《寿康宝鉴》中记载,很多人很有才华,因为无德,阴府不让他考中,反之,有些人虽然才华一般,但积有厚德,阴府却助他高中,衣锦还乡。

很多时候,人发不发达,富不富贵,跟能力、才华、学历,并无很大关系。可惜,世人多不相信因果报应之事,于是放纵作恶,以为无人知,但难逃天地人法眼,劝君老实做人,坏人斗不过天的。

古人曾说:“人定胜天”是真的,不过,那是圣人,而不是凡人坏人恶人。

十一:我乡某老头。

此人是个孤寡老人,无职业,无收入。

乡人见他可怜,叫他去荔枝岭看荔枝,住茅屋。

此人好色,有一点钱便到镇嫖妓。

有一年三十晚,他把“鸡女”叫到岭上的茅屋上作乐,后来脱阳而死。第二天,村人发现他时,发现他赤身裸体,精液满地,已死多时。后来有知情人说他晚上曾叫“鸡”,但此时“鸡女”早已逃之夭夭。

人老孤寡,说明福薄。大年三十,本是交合大忌。又,荒郊野外,孤魂野鬼,妖魔鬼怪又多,最喜吸人精气。集于众因,想不死也难。

十二:我的舅父,吴某。

我舅父为人善良,乐于助人,亦孝顺父母。合于众德,故少年得志。

十七八岁随乡人到镇学做雨伞,雨衣生意。二三年小有成就,便到广州做生意。二十出头,便是万元户,那时才是八十年代初。

不久,又随友人到杭州做电水壶生意,年赚十数万(在八十年代是很多的了)。后来他又带我父亲、三个舅父和几个堂舅、亲戚到杭州做生意,利益了很多亲戚。赚了钱后亦常赞助钱建学校,修路修桥。

可是,我舅父为人好色。我少年看到舅父在杭州带回来的相片中有不少女人,知情人告诉我,那些是你舅父的情人。后来,我到杭州工作后,听一老乡说,他有一次和舅父等四个老乡,另四个女人,八个人同时在一间房做爱。真是荒诞之极,禽兽不如。

1997年年底,舅父在杭州突然因心脏病去世,享年不到四十岁。他的尸体后来还是我和表哥阿伟帮他抬出,送到火葬场火化的。

我亦因此感到人生无常,而决心修行。此事在我的文章《我修佛的因缘》一文中有记载。

我舅父因人品不错而少年得志。二十出头便成当地名流,可惜的是,好赌好色。英年早逝,恐怕跟女色脱不了关系。

三年前,我在茂名市人民广场旁作法施食。施食后回到客房,在我将睡未睡,似醒非醒时,看到他来到我房中,头灰面土,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站在我面前 傻笑。我发现他穿的衣服竟是他去世时,穿来火化的那套西装,但已经很烂了。很可能他是刚从地狱受刑出来,衣服大概是在抱铜柱时烧坏的,早时不见现示,大概 是不能出来吧!

至于地狱中的刑罚果报,各位可以去看《地菩萨本愿经》。

还有一点,施食确实是可以利很多鬼道的众生和亲人。

望读者慈悲,有空可以学一下施食法,此法不难学,你只要在百度上打上施食咒三个字,就能找到很多关于施食的资料。

十三:我爷爷的酒友。

我爷爷退休前是信用社职员,而且是全电白县工龄最长的。

所以,爷爷是我们镇的名流,每天上门讨酒喝的猪朋狗友不计其数。但其中有几个人跟随爷爷喝酒时间最长,约二三十年之久。据说,他们还是爷爷的结拜兄弟。

大约三年前,我回家看爷爷,见他独自一人喝酒,不见一个酒友。在我的印象中,爷爷的酒桌上永远是高朋满座的,今天怎只他一人喝酒?

回家后我问父亲才知道:

原来,爷爷从前的酒友早在几年前一个一个地去世了。现在,与爷爷同龄的酒友,全乡都找不出几个人了,难怪他一人喝闷酒。

在我印象中,爷爷的那几个酒友几乎没一个好人。

二口酒下肚,口沫横飞,说长道短,每次喝酒都要把全乡人的是非评论到齐,左右邻镇所有的“鸡女”亦评论到齐,如那里来了新“鸡”,那里的“鸡”漂亮那里的“鸡”便宜。

谈论尚如此,行为就不必说了。

我记得我早年时曾与父亲说:

爷爷相貌堂堂,两耳轮又厚又长,乃前世积有厚德之相,命中注定有福禄寿。而爷爷的那些酒友,个个都尖嘴猴腮,头尖额窄,都是贫贱孤寒福薄之相。他们这样跟爷爷享福作乐,是无福消受的。

果然,他们后来都先爷爷去世。他们酒色破家,贻害子孙不说,还有更过份的。

据说爷爷的某结拜兄弟,曾奸污过儿媳妇。早年时曾在国家单位任职,后因某缺德事被开除。爷爷的酒友数他死早,后来还听说他是突然暴毙的。

因果报应,果然不爽,至于有快有迟,乃结集各种恶因与善因,错综复杂的。

还有一点,人宜节福积德,少享福多磨炼,人若福薄,一享福便折寿。如今之世,独生子女多娇生惯养,不肯受苦磨炼,而为人父母的,又不信因果,故望子成龙往往望子成虫,望天下父母三思而教子。而年老之人,欲长寿当吃素念佛,节福积德,方是长保良方。

十四:我父亲的朋友王某。

王某早年曾跟我父去杭州学做电水壶生意,并帮我父亲打工。

他家大概先人不积善,他兄弟约四人(陈年旧事,记不太清楚了),有一个瞎单眼的,有一个打铁,有一个是做专门埋葬死人工作的。其中二个是单人到老的,还有一个当铁匠的,我就不记得了。反正他们家族的人都是孤寒贫苦人家,几乎没有一个日子过得好一点的。

自从他跟我父亲做生意后,他是他们家族中最发达的人了,村人那时都说他家风水发了。

由于我父亲与他是朋友,年龄长我父亲几岁,所以我一直都叫他王伯。后来,电水壶生意难做了,我父亲与王伯均赋闲家中。

王伯五十一岁那年,他朋友邀请他一起开“三包公司”(即骗钱公司)。起初,那些人也叫我父亲加入,说我父亲相貌堂堂,骗钱比较好骗,可以当他们的经理。

但我父亲说:“人穷要穷得有骨气,就算我穷得没饭吃,也不做这种勾搭!”

后来,那些人才叫王伯参加的,他们说王伯有文化,可以当他们的军师。

我父亲说:“王兄,你今年流年不好,有关口,还是不要去的好!”(我父亲是看相的好手)

王伯不听,还是去开了个偷鸡摸狗的“三包公司”。后来,王伯开“三包公司”才一个月左右,就在广西玉林中风了,全身不能动,全靠家人照顾打理,拖了约三年才死。

事后,我父亲跟我说,他很早以前就看出王伯是不得善终的相,五十一岁是他的关口,这种流年修善还来不及,还敢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天不灭他灭谁?

十五:爷爷的同事们。

我爷爷退休前是霞洞镇信用社的职工。

我小时候记得爷爷的同事十余人常来我家作客,很多脸孔我现在都还可以想起来,他们个个相貌堂堂,红光满脸。

只是奇怪的是,爷爷的那班同事十余人,到退休年龄还活着的,包括爷爷在内,我想不出三个人。

他们一个一个都早早离爷爷远去。

比如同乡的王某,五十岁不到就因心脏病死了。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傲气的人,身边的很多人他都看不起。他和爷爷喝酒,总喜欢说大话,而且喜欢压爷爷,而爷爷总是让他,不和他计较。

又如邻乡的吴某,信用社主任。他家开石场,非常有钱,亦常来我家作客,但他也是不得善终的。他快退休年龄那年出车祸,出车祸不久又中风,中风不久, 石场又出事故,出几条人命,拖了一段时间就死了。还来不及退休享受天伦之乐命就没有了,如此人生,又何言富贵?纵然富贵又能如何?虽享瞬间荣华与富贵,然 而还是贱命一条。

是故,古人云:寿为百福之首。

又如邻乡的罗某,未退休前腿残废,拖一段时间就死了,亦不能善终。

佛有十个名号,其中有一个叫“善逝”!要“善逝”可真不容易。

三十余年,我见我的亲人,朋友、同事、乡亲无数人,无数熟悉而亲切的面孔,一一浮现于脑海,能得善终的人少之又少。

何谓善终?平安到老,老了无疾而在家终,临终时无众痛苦,儿女在前,终后能生善道。当然,这是在家人、凡夫的善终标准,而不是出家人,修行人的标准。出家人,修行人的标准是跳出三界六道轮回,往生西方极乐国土或其它佛国土,临终前能见西方三圣来接引。

话又说回来,爷爷的那些同事为什么很多都不得善终?而且不到退休年龄就走了?后来听爷爷说,那些人基本上都手脚不干净。至于爷爷手脚干净不干净,我又没有看见,作孙子的也不便问这种问题。

不过,有一点,我曾听爷爷说过一二回,那就是:爷爷说他当的是老百姓的钱财官,要管老百姓的死活。他救过很多人的命,比如说人家生病没钱的;生小孩没钱的;家里出了突发事件的;诸如此类,爷爷把信用社的钱贷款给这些穷苦人的事很多,我小时候亲眼见过的都有很多回。

国家的钱放在你手里,你可以贷款给人家去杀人放火,也可以贷款给人家救命,为善为恶全在一念之间。

爷爷的那些同事手脚不干净,没有被国家发现制裁,可是,他们一个个都没有逃过老天爷的法眼!

古人云:善恶到头终有报。福祸无门,唯人自招。一个人命好,不是没道理的,而一个人命不好,也不是没道理的。所以,看见别人命好,你不必眼红,你修善,也可以像他一样风光;看见别人倒霉,你也不要兴灾乐祸,倘若你作恶,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我们村里几个淫乱及作恶男女的下场(因果报应,真实不虚)

我家在大庆的一个农村,我们村里发生的几桩悲惨的事情,想想,都是因为邪淫。

第一:崔某是一好色之徒,经常带小姐到自己家中,邪淫放荡,妻子管不了。他本身就有点虎,就是傻。2010年的某天,因为闹玩,被人追赶,跌倒地 上,摔坏小腿。日后只能拄着拐杖。2010年的7月份,儿子出车祸,命归黄泉。儿子和他爹一样,好色。现在夫妻俩,孤零零地生活,痛不欲生。

第二:孙某,我的小学同学。爱偷东西,心坏,总想着怎么坏别人。大年初一那天,因为电线失火,自己去屋里拿钱,进屋后,浓烟滚滚,分不清方向,被掉下的梁柝砸死。火灭后,骨头已被烧焦,只露出骨头。全村人都恨他,真是罪有应得。

第三:周某,原村长,人大代表,贪污腐败,为自己家谋得非法利益。2009年的一天,被一头驴踢坏了肠子。

第四:崔某,人坏,自己的儿子被车撞死,女婿也相继被车撞死。第二年买了假玉米种子,收秋时颗粒无收。

第五:王某的妻子,在外偷情,和很多男人发生关系,感染性病,最终宫颈癌去世。

以上案例真真实实发生在我得身边。要做善事,积大德啊,否则会遭天谴的!

淫乱让青年有为的老板丧失性命

这是我遇到的一件真实事情,这位年青有为的老板姓张,是1972年出生的。他年轻的时候是很上进很吃得苦的人,早年十多岁就与他姐到广州闯天下,什么苦活累活都做过。后来生意兴隆,事业一帆风顺,他做的产品品牌在国内外都很有名气,身家也有上亿,还当上了市人大代表。

但不幸的是他老婆只生了一个女儿就不能生了(这可能是他吝啬,好色的报应),看遍多少医生都不起作用,他又求子心切,就开始在外面与很多女的发生关系,想要那些女的为他生一个儿子,还有他身边的女秘书经常换,且多数都有发生不正常的关系,他还在外包二奶。

就在2007年那年中的一天晚上,他出差回广州,本来一路有司机开车,但快到广州的时候他为了自己去会情人不让司机知道,就叫司机下车坐的士回家,自己开车去会情人,他自己开车没多久就撞上了一辆大货车,伤得很严重,请了好多名医医了一个月就过世了。

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据说他与情人生的二个儿子后来经检查都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是情人与其他人的。还有他过世后他老婆知道他的丑事后,为了报复也跟了好几个男人。

我恳请犯邪淫的所有人士,以此为鉴,为自己的幸福人生负责任!我愿将这真实的事例做为反面教材,愿曾经迷失人生方向的人,都能从此断恶修善,改过自新!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afa3f80102e2t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