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扬钦哲旺波的神奇示现

白雅活佛

二世宗萨钦哲仁波切塑像

蒋扬钦哲旺波(第一世宗萨钦哲仁波切)事业的化身是我们的具德怙主上师、真正的大金刚持:蒋扬钦哲•确吉罗卓(第二世宗萨钦哲仁波切)。

上师的传记有《自传偈句》、《密传手抄本》以及顶果钦哲仁波切写的《大传记》等几种版本,可惜在动乱时期丢失了,后来找回零散页,如今被收放在《钦哲文集》中,其中的内容就不在此重复了。

以下所写的是一些我亲眼见过或者亲耳听过的关于我的具德怙主上师蒋扬钦哲•确吉罗卓的事迹。

蒋扬钦哲•确吉罗卓小时候, 有一回在宗萨寺,我看见他把用来供养的青稞颗粒抛撒到滚沸的大茶锅中,粘在茶锅口沿外边的青稞颗粒竟然没有被火烧坏,一直贴在那里。

在噶陀寺铜色吉祥莲花殿开光时,我看见上师手中抛出的青稞颗粒象星星一样嵌入莲花生大师塑像左前方的大柱子上。

我的老师丹真绕杰告诉我,他亲自看见上师在第一次传授《成就法总集》的时候,在场所有人手中的荟供用青稞啤酒都变成了甘露水。

又有一次,上师在传《成就法总集》中的黄色多闻天时,天降金子雨。

另一次,上师在宗萨地方的多瀑沟里举行普巴金刚供修法会时,坛城中的木制金刚橛跳跃了起来。

我在十三岁那年,即藏历木鸡年(公元1945年),上师在传授《大宝伏藏》时,大家手中的青稞啤酒又一次化成了甘露水。

藏历火狗年(公元1946年),上师在传授《窍诀藏》时,一个僧人被鬼魅附身,上师用自己的靴子在这个僧人的脊背上敲打了三下,僧人就恢复正常了。

藏历火蛇年(公元1953年),上师第三次传《成就法总集》,现场中西藏贡觉县的一个铁棒喇嘛疯了,众人难以压制住他,上师叫人把他带出法场,到了法场外那僧人立即就好了。在那一次和另一次传《窍诀藏》时,个别弟子看见智慧尊者降临。

宗萨寺康谢佛学院的一幅文殊唐卡要开光,当时唐卡在佛学院里,上师住在自己的精舍吉祥长寿喜苑的卧室里,远观抛撒出来的青稞粒子,三次撒落在文殊唐卡上面。粘在唐卡表面上的青稞粒子一直没有落下来,直到唐卡被收起来保存时为止。

一次,甘孜县良昭寺请求上师前去开光。开光那天上师一直在寺院,并没有动身去良昭寺,可他撒出的青稞粒子却落到了良昭寺中,此事众所周知。

藏历木羊年(公元1955年),上师经过拉萨前往印度,途中东果寺请求上师为新佛塔开光。那时候上师离东果寺还很远,大约有三十天的脚程,他答应某月的十五日会为佛塔开光。结果那一日到来时,花雨神奇地降落在佛塔上。

某一次,宗萨寺举行一年一度的大威德供修法会(藏历十二月二十九日),金刚舞场上的大神像舞者跌倒了。那时上师在自己的精舍中,并没有前去观看舞蹈,可他却说:“啊呀,大神像跌倒了。”身边的侍者立即跑去察看,只见大神像舞者确实跌倒在舞场中。

德格更庆寺有一个叫塔克嘉措的僧人,他在前往萨迦俄寺的途中落水,口中疾呼:“确吉罗卓!”刹那间,确吉罗卓真的显现在他眼前:“你说什么?”上师边说边把这个僧人从水中救了起来。

1951年,我的另一位老师病倒了,于藏历九月十九日临近圆寂的那天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时,他感觉到金刚持确吉罗卓上师来到了他的身边。为了便于区分,上师在他的右肋间盖了一个很大的四方形印章。

西藏贡觉县的绕赤寺举行开光典礼,那时上师正在很远的西卓地方仲让嘉珠活佛精舍的花园中,他摘取园中的藏红花为绕赤寺开光。结果在绕赤寺的开光典礼上,真的有藏红花从天降落。

我在宗萨寺康协佛学院时,麦宿(宗萨寺所在地)泽东达地方准备要新建一尊佛塔。修持镇地仪轨时,上师在洞中镇伏了一只红鼠。当时红鼠准备跑出洞外,上师说:“别让它跑了!”说着等红鼠再次进入洞中时,当即镇伏了它。

1948年,上师身体不适,似乎要圆寂。司徒•白玛旺秋和顶果钦哲仁波切等大师一再请求他遵照前世钦哲旺波开示的那样迎娶密妃。最后上师迎娶了甘孜地方拉嘎家族的女儿——空行母慈玲秋珑为密妃。

白雅活佛与慈玲秋珑仁波切(白衣女性老者)

夏果喇嘛喜绕嘉措有一次去拜见上师,闻到一股很香的藏香味道,心想如果我有这样的藏香的话,就可以在做功课的时候供烧,那该有多好啊。临走时,上师送给他一把上好的藏香,说:“这是给你在做功课时点的。”夏果喇嘛见上师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感到非常害羞。

普巴喇嘛络腮胡看见上师的摇鼓上镶着一枚很好的天珠,他想:我要是有这样一颗天珠多好。金刚橛长寿祈愿法会结束时,上师赐给他一颗很美的天珠,说:“这是给你镶摇鼓用的。”普巴喇嘛听了也非常羞愧。

1955年,上师前往拉萨的敏珠林寺,我一直跟在身边。上师即将离开祖国、与我告别的时候,我知道这将是与上师在这一世最后的见面,心中充满悲伤, 送了一程又一程,我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泪水模糊了双眼。这时上师停下来说:“不要再送了,会很累的。”我请求上师摸顶,上师把自己的额头靠在我的头顶, 说:“就到这里吧,记住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学会放松,放松,再放松……”这是上师最后一次给我的珍贵教言。后来我经历了许多磨难,这句教言成了我 的法宝。

在我的心中,上师与蒋扬钦哲旺波无二无别。八邦寺的司徒•白玛旺秋曾这样说过:“如今的转世活佛就像老鼠的尾巴,一代比一代逊色,不如前世上师。但是,蒋扬钦哲•确吉罗卓却不一样。说他比前世蒋扬钦哲旺波更加殊胜的话,恐怕是说过了,可他们的断证功德却真的是等同的。”

上师为了继承和弘扬佛法,毫不混淆地传承了萨迦、格鲁、噶举、宁玛等各大教派不同特点的见地、修持、梵行和果法、仪轨、唱腔音调、铃杵手印、法衣法帽等,各派弟子均像对待自派的高僧一样信奉、恭敬和爱戴他。

我这一生中最大、最幸运而有价值的事情,就是遇到了这位真正佛菩萨化身的根本上师——一切智者之主蒋扬钦哲•确吉罗卓,并且获得了上师传赐的各教派 甚深法门、灌顶、传承、秘诀、甚深教授等无数珍贵的法门,这是善缘中的善缘。为了钦哲的教法能够长久驻世,我曾尽力讲授、弘扬这些传承法门,现在也正在传 授和弘扬着这个没有分别的“利美”传承。对于“利美”二字的理解,我也是随心中所想而写。

白雅活佛——持明者蒋扬索朗旺波,于2007年8月1日写成上文。愿成就妙善吉祥!

——转载自“钦哲利美网站”,题目为转载所加,原题为《蒋扬钦哲•确吉罗卓(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