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顿群培大师在狱中写的一封信

gdqp

根顿群培

狗年,赞普居吉·热萨搪,这里有一个谁都不易理解的问题,即“永仲”神之登天长绳将众生无边之法性系于心灵上,将心灵之爱子系于躯体上,又将躯体之石垛系于饮食上,将饮食又系于外部条件上。如此一绳一扣,没有割断之处,不过也有可割之处,只是谁都不愿选择它罢了。因为切断这个,就等于切断躯体和心灵的联系,生命也就要随之终止。还有一个谁都不可理解的割断处,便是当这条绳索腐烂时,本性就会与心灵混为一体(指成佛)。

心灵是无际之仙女,这宇宙本不是仙女之故乡;从心灵仙女的一个脚趾被这条绳索系于躯体之上起,直到这条绳索断却时为止,躯体遭受什么,心灵也就遭受什么:当捆住小脚趾时仙女有束缚之感,小脚趾作痛时仙女也作痛;给小脚趾加以什么样的安乐和伤害,仙女就担受什么样的安乐和伤害。看来还是断掉这条绳索好,可是宇宙万物却都惧怕断掉它,一直设法保持这种联系。但大家同时又看到这条绳上到处都缠绕着荆棘,为了防备荆棘的芒刺,大家都各修各的一套本领,都在忙于从事这种防刺的差使,直到死亡为止。这种无可休止的忙碌,亦是大家公认的来世事业。当有如太空般的心灵之一部分陷入血肉构成的躯体泥滩时,才会领受到这无穷无尽无休的寒暑、饥渴、盼望、猜忌、恐怖之痛苦。只要进行百折不挠的努力,这被知识点缀着的躯体,依照法性女天王之授记,就多少还能维持几年的生命。我的道歌就唱到这里吧!

上文据说是大师在狱中亲笔写的一封信。

根顿群培(1903-1951)是现代藏族史上的佛门奇僧、学术大师和启蒙思想家,是人文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他在历史、地理、宗教、考古、语言文字、文学、艺术、民俗、伦理乃至医学等十多个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他一生撰写了大量的译著作品,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他的学术成果和治学方法在藏族学术史上具有划时代的影响,他运用人文史观和现代科学方法研究藏族和南亚的社会历史文化和宗教语言,继承藏族传统文化、反对教条主义,大胆进行民族启蒙和学术创新。这种态度在弘扬藏族传统文化、制定宗教政策、促进藏族社会的发展和藏民族的强盛等方面都具有借鉴和参考价值。

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他倡导民众要自尊自强、热爱祖国、热爱民族。他跳出寺庙、藏区和藏族的圈子,以不怕死的精神,显示了其非凡的胆识和超人的气魄。但这样一位划时代的大师命运却很悲惨,最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投入囹圄。直到张国华军长带领十八军和平解放西藏时,根顿群培大师才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可他此时已身患重病,当张国华军长得知大师重病在身的消息后,立即派军医进行治疗,但其生命已垂危到无法抢救的程度,竟在48岁的盛年圆寂而与世长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