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睡眠”作为对境的禅修引导

sm

 明就仁波切

摘自《请练习,好吗?》,原章节题为“睡眠禅修”

很多人都要我教“睡眠禅修”,现在我们终于要睡觉了,睡眠禅修有两种:一个是有所缘的,一个是无所缘的。

有所缘的睡眠禅修

有所缘的睡眠禅修是你用这个想要睡觉的感觉,来做你睡眠禅修的对境。知道为什么是一种昏睡的感觉?你知道这种睡眠的感觉吗?

有些人会突然睡着,但在睡着前,你会有一些呆滞的感受。也许现在垫子很舒服,而且你也有点累了,你也可以运用这些感受。多数的人,在真的入睡前,会感觉到一股睡意,就是看着那个感受,也许你就开始睡着了,持续地看着那个感受,再持续、持续地看,这时候你可能又清醒了一点,但依然持续地看着,让你的心不要跑到了101(转注:应该指台湾省台北市的101大楼)。如果你能够持续地和这种睡意同在的话,睡眠慢慢来了,这中间睡眠的心就抓住了禅修的心,于是你整个睡眠,都成了禅修,直到你醒来为止。

这种睡眠禅修的征兆,有两种:第一种征兆是没有梦,不会有任何的梦。如果你做了梦的话,那就表示没有睡眠禅修了。第二个征兆是,当你醒来时,你的心直接保持在禅修中。换言之,如果当你醒来时,你的心已经丢失了,那么你也没有在睡眠禅修;你醒来时好像是从禅修中醒过来一般,感觉到充分的修习,你的身体也感受到非常的轻安,你看到的一切都感到非常的新鲜、清晰。即便你只是睡了十分钟,也会觉得有助于休息,这就是有所缘的睡眠禅修。

无所缘的睡眠禅修

无所缘的睡眠禅修,就是安住在无所缘的禅修中,然后就入睡了,这样做的话,睡觉也能成为禅修。但没有运用禅修的技巧,它就不会变成睡眠禅修,有些人问我说:“我这样睡觉,是不是也是一种禅修呢?”但是当我反问他们一些问题后,就会发现他们不曾学过任何一种禅修的方法。事实上,没有任何训练,就想让睡眠直接转化成一种禅修,是不可能的,虽然这样好像很好,因为你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就成佛了,现在我们要来试一下睡眠禅修,因为要睡觉,我们要关掉灯。

但平常可不要为了想睡觉,就假装在作睡眠禅修。长修“心性”的人,这时也可以运用睡眠来观修心性,这就会变成“光明修持”的一部分。

睡眠禅修的练习

开灯。

现在,先做无所缘的禅修。

眼睛往上看,放松的,只是稍微的往上看。

不要把头太往后仰,保持平常的姿势。

闭上眼睛,觉知到你的睡意。

如果你没有睡意的话,就去觉知到你的呆滞,持续的去觉知,直到你睡着了为止。

现在,你睡着了都没有关系。

张开眼睛,联系无所缘的禅修。

好。

当我们试着练习睡眠禅修的时候,慢慢的、慢慢的,我们的睡眠,就会进入到禅修中,现在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当我们睡眠时是不是在睡眠禅修?你只能在睡醒后,透过两个征兆来判断,才能够知道你是不是没有在睡眠禅修中。

如果你能够一再地去练习这个方法,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当你在睡眠中,你就会知道你是在作睡眠禅修,你可以看到你的房间,你可以看到一切,不管是开灯或关灯,都没有关系了,这就是止的睡眠禅修的结果。

如果你有这种新型的睡眠禅修时,你的智慧就会变得更大,当你在睡觉时,你可能知道整个台北,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你会知道每一件事情。但是,在这里是没有概念的,当你醒来时,你就忘了;你知道自己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没有办法形容。当你一再地去练习之后,你就会知道过去、未来跟现在,即便你醒来,也不会忘记。

但不用想说:“谁知道呢?好像我现在睡觉也是这样子耶!我好像也知道些什么耶!”对我们现在来说,那还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我们不必刻意去制造好像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