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状元醒世诗话——罗状元修行心路历程全纪录、醒世诗23首

作者: 罗洪先

罗状元名洪先,字达夫,族谱称彦明公。出家后法号念庵。他生于明代嘉靖年间(一说嘉靖八年中状元),江西省吉水县人。出生未及两月,父亲就死了。母四十多岁,生了子亡了夫,祸福相连,家庭生活,勉强过得。她始终于苦难中,养育了他。他很聪明,喜欢念书,念过的都能背诵。二十多岁时,考到头名进士。为人公正,人格高尚,办理事务,忠直殷勤。

自古为人欲见机,见机终久得便宜。

人非已事休招惹,事若亏心切莫为。

得胜胜中饶一首,因乖乖里放些痴。

聪明少把聪明使,来日阴晴未可知。

仕官以后益加勤读,受了阳明学的影响,尤其“良知说”感化了他的言行。王阳明云:“心即理,良知是本体,遍满宇宙,凡圣俱有,气禀偏正而差,良知无私,唯恐物欲蔽塞。”儒的物欲,佛的无明,同是烦恼、邪见妄执。因愚而有物欲,因物欲而生苦恼。罗状元认定物欲就是道法的魔军,罪恶的根源。从此以后改变了他的人生观,无欲为本,把富贵当作浮云。

要无烦恼要无愁,本分随缘莫强求。

无益语言休着口,不干已事少当头。

人间富贵花间露,纸上功名水上沤。

看破世情天理处,人生何用苦营谋。

做官多麻烦,不舒服,不自由,闹市场中,不能修道,他终于求道心切,愈讲究愈生兴趣。

新命传宣墨未干,栉风沐雨上长安。

低头懒进三公府,跣足羞登万善坛。

闻戒固多持戒少,承恩容易报恩难。

何如及早回头看,松柏青青耐岁寒。

他又看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得了深刻的感悟。陶渊明是晋末宋初的隐逸诗人,曾著《五柳先生传》表示了他自己的人生观。辞云:“觉今是而昨非…归去来兮…世与我而相违…感吾生之行休。己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何不委心任去留!胡为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 这里罗状元想仿于陶渊明,辞官隐居,栽花种菜,做个逍遥人。

终日忙忙无了期,不如退步隐清居。

草衣遮体同绫缎,野菜充肌胜饱肥。

世事纷纷如电闪,轮回滚滚似云飞。

今日不知明日事,那有工夫理是非。

他看世人,太重于名利,名利重而身心忙,愈来愈厉害,遂而失了生命。他又感觉人生的无常,痛苦难堪,不早回头,恐怕无法救度了。

得失万事总由天,机关用尽枉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事到头来螂捕蝉。

无药可延卿相寿,有钱难买子孙贤。

得过一日过一日,一日清闲一日仙。

结果他辞了官,逍遥自在,居家教子,其子已十岁。一日欲试其子的学力,把“对”作试题问:“天对什么?” 只因儿子幼稚,尚未顺口答对,看见母亲在傍,指地教示,即见地上一堆鸡屎,答云:“天对鸡屎。”罗状元发现了儿子愚钝而失望,又问:“父对什么?”子又不会。母亲拍拍胸前,子就答云:“父对乳!”罗状元喝道:”冤枉你!读书何用?”他懊恼了,怀疑着为什么辞了官?所谓清闲在那里?

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

是是非非何日了,烦烦恼恼几时休。

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

他感觉烦恼是有贪爱的结果,因有烦恼才有生死轮迥,烦恼是解脱的魔军,正法的劫贼,真的可怕!

为人不可不回头,名利英雄有日休。

千种情怀千种恨,一分荣辱一分忧。

红尘大厦千年计,白骨荒郊一土丘。

开口对人闲借问,为谁不了为谁愁。

他感觉所有的苦恼都由执相而生,人、我、众生、寿者四相由遍计所执而生业惑,修道者最好打破这四相。这里他就以“外游”为辞,而跑走了。

衣食无亏便好休,人生世上一蜉蝣。

石崇不享千年富,韩信空成十大谋。

花落三春莺怨恨,菊开九月雁悲愁。

山林幽静多清乐,何必荣封万户侯。

他已经离开了虚浮的俗缘,断绝了一切的系累,出了家乡,游行各地。信步行,随路走,追怀过去,瞻望前程,路上又多风景。他接受了自然的感召,好像脱下了一切的牵缠。

别却家园出外游,当时冷眼看公侯。

文章盖世终归土,武略超群尽白头。

不如静坐蒲团上,莫惹凡间半点愁。

一日三餐充饱腹,但休休时且休休。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他已不干世事,投于鼓山出家,在厨房当行者作杂役。如是十三年间,假装愚钝,其实内秘菩萨心,外现凡夫相,相仿于寒山拾得。

荣辱纷纷满眼前,不如安分且随缘。

身贫少虑为清福,名重山丘长业冤。

淡饭尽堪充一饱,锦衣那得几千年。

世间最大惟生死,白玉黄金尽枉然。

他以为修行人,应以慈悲为本,忍辱为先,方便随缘,才能适合于求道。

宽性宽怀过几年,人生人死在眼前。

随高随低随时过,或长或短莫怨愆。

家富家贫休叹息,自无自有总由天。

平生衣食随缘过,才得清闲便是仙。

他认定人生的苦恼概由无明而生,所以道人应以修心为本,止恶修善,清淡安分,不可强求。贪婪,巴结,欺骗,虚伪,阴谋等,都是因为物欲所致。

人情相见不如初,多少贤良在困途。

锦上添花天下有,雪中送炭世间无。

时来易得金千两,运去难赊酒一壶。

堪叹眼前亲族友,谁人肯济急时无。

他对于尘世的纷杂,名利的厉害,人生的归趋等等看得很清楚,正是“觉今是而昨非”,这里修行的乐处说不完了。

有有无无且耐烦,劳劳碌碌几时闲。

人心曲曲湾湾水,世事重重叠叠山。

古古今今多变改,来来往往总循环。

将将就就随缘过,苦苦甜甜命一般。

修行的闲叫做清闲,没有业惑二障,他自从出家以后,身心安好,清闲而无牵累,杂务以外,坐禅念佛,看经参道。有一时忽然想起家乡的事情,心里有些难过,就把自己心境的经过,作诗回示了夫人。

为官终日细沉吟,紫绶无心懒整襟。

阳业案前由我造,阴司地府有谁亲。

愿将官职为仙职,除却凡心即佛心。

寄语贤妻休再问,从今不必问来音。

夫人本是一个贤良的妇女,前已看出他弃世的心思,并无阻碍他,只有忍耐着,而今明白了一切,不单任其自由,而且赞叹他的志愿,鼓励他的道行,还要盼望他后日返来度她,完结善缘。我们可以看出下面这首夫人回答状元的诗,真实的贞烈而悲哀了。

箴书一到折开吟,读罢儿童泪满襟。

烈女不堪重改适,贤夫不必再相亲。

君今已悟为仙去,奴也随修舍色身。

但愿西方同善会,九莲台畔礼观音。

这里笔者不觉流了热泪。夫人从此以后在家奉佛,一面专心教子。今据罗状元以下的回示,可以推定他对于家庭的事,已无何等瞩望,至于夫人的改嫁与否,当然是不管了。可是夫人益加贞烈,费尽苦心,以子为伴,一师一徒,日课为乐,如是经过了十三年,结果儿子又考取了状元,名闻远布。因为是父子同科,一时亲朋满门,闹热如街市,但是这种现象,在罗洪先看起来,不过是凡尘的俗事。

富贵从来未许求,几人骑鹤上扬州。

与其十事九如梦,不若三平两满休。

能自得时还自乐,到无心处便无忧。

而今看破循环理,笑倚栏杆暗点头。

龙生龙子,虎生虎儿,夫人想把光荣的消息报慰丈夫,只因去向不明,无法投报。可是罗洪先听说了一切,舍不得回乡一次,及至状元府,站在门前,不愿进去。仆人以为和尚化缘,入禀夫人,出告贫僧云:“夫人慈悲,施米一斗。” 他不受,求见主人,仆认和尚贪心,复返报告,随出施钱一贯。他又不收,即索纸书,题诗云:

斗米千钱我不收,十三年返故乡游。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

仆把诗稿入呈夫人,和尚跑走了,夫人明白了,跑出来,不见和尚,懊恼得很,派人前追又寻不到,探知僧由福州来,即令新状元到处探访,每逢僧人,即以罗汉鞋结缘。因为罗洪先脚底有痣可验,结果在鼓山认得,即迎回家,朝晚款待如王侯。可是正在修行中的罗洪先,锦衣玉食都已无兴趣了。

为人不必苦张罗,听得僧家说也麽。

知事少时烦恼少,识人多处是非多。

锦衣玉食风中烛,象简金鱼水上波。

富贵欲求求不得,纵然求得待如何。

罗洪先的理想在清闲,家人的企图在荣华,目的相反,虽是山珍海味,他的心神还是空虚,孝养也难挽留,反而招来了讨厌。

贪名逐利满世间,不如破衲道人闲。

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富贵百年难保守,轮回六道易循环。

劝君早办修行路,一失人身万劫难。

儿子向他说:“生活事不算什么,所有需要,愿皆遵命。”他说:“余住鼓山多年,打坏常住碗碟七块,常念在心,要你偿还。” 即命配江西磁船满载,赔补鼓山。

戈盾随身已有年,闲非闲是万千千。

一家饱暖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冤。

象简金鱼浑已矣,芒鞋竹杖兴悠然。

有人问我修行事,云在青山月在天。

罗洪先求道心切,怕贪物质,堕落红尘,他为解脱生死,求道有年,今因被困在家,身与心违,闷闷不乐,念起今世不修何世修?今生不度何时度?焦急了。

看破红尘待若何,犹如新燕补旧窝。

辛苦到头还辛苦,奔波一世枉奔波。

积金万两空白首,争名奋利尽虚浮。

算起万般浑是梦,无如急早念弥陀。

被请回来未及半年,只因世道无味,又逃走了。即投于福建漳州龙裤国师,朝禅暮净,亲近了多年。

尘世纷纷一笔勾,林泉深处任邀游。

盖间茅屋牵萝补,开个柴门对水流。

得着闲眠真可乐,吃些淡饭自忘忧。

眼前多少英雄辈,为甚来由不转头。

龙裤国师法号樵云,明代高僧,罗洪先受了他的指点而证得道果。罗洪先圆寂后,受赠“光禄少卿”,追谥“文庄”。他因叹息世人迷妄,而发出醒世的警语,裨益社会的功德无量矣。

独对青山一举觞,醒来歌舞醉来狂。

黄金不是千年业,红日能消两鬓霜。

身后碑铭空自好,眼前傀儡为谁忙。

得些生意随时过,光景无多易散场。

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1392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