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家的家庭悲剧

和谐家庭

我的生父在1995年不幸去世时,我当时只有16岁。妈妈2001年远嫁北京。继父家哥嫂从俄罗斯留学回来在北京雅宝路做俄语翻译,收入颇丰。在我印象中,哥哥既孝顺,又富有,还很帅气,年轻有为。当年在老家小县城的我,特别羡慕哥嫂有这么好的条件。2002年左右,当时他们能花700元在北京租房,当年我在老家刚刚参加工作,记得当时每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2003年,他们能花30多万买房、10多万买车,这对于我来讲更是天文数字。

妈妈到北京后,和继父在双桥一家节能灯具厂打工,他们在双桥租用一间两居室。当时双桥的房子只有15万左右就能买下来,而继父对妈妈有私心不肯买房。继父希望他们过几年不打工了,就和哥嫂一起生活,帮哥嫂照顾孩子。

哥嫂一直待我妈妈不错,经常给零用钱。哥哥家里条件特别好,无锡、三亚、江浙等地到处旅游,毫无节制地吃用,我妈妈也确实过了几年特别快乐幸福的生活。

当年每到五一、十一、春节等长假时,我都要到北京度过。哥嫂带我到北京的各大景点游玩。故宫、颐和园、圆明园、小汤山龙脉温泉等等尽情地玩,还买礼物给我。在北京的生活向我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我的眼界开阔了,这是我一个小县城的孩子想也不敢想的生活。继父和哥嫂都表态,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到北京来打拼,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帮助我,我特别感恩。其实如果没有继父一家人,我不可能有今天的生活。后来在2005年时我真的来到北京和我现在的老公一起生活。

无肉不欢

独生子的哥哥一直是备受父母宠爱的对象。他的生母因直肠癌去世多年,但继父特别溺爱哥哥,生怕家人吃不好。那几年妈妈每天特别辛苦,每餐都是六七个菜,骑着自行车很辛苦地买菜做饭,还要接送侄子上下学等。这一家人餐桌上没有肉几乎就是不能吃饭的。哥哥和侄子特别爱吃牛肉和金枪鱼,家里就是一种无肉不欢的状态。听妈妈说,家里的牛肉、带鱼等都是成件买回家的,水果、牛奶都是成箱搬回家的。

当时,我不会用学佛的眼光来看这一切,而是觉得人家的生活是什么都好,吃不完用不尽的。

2009年左右,由于毫无节制的吃肉,哥哥被确诊得了高血压、肾小球肾炎等病。侄子学习并不好,脑子反应慢,一点也没有小时候聪明可爱的劲头。后来,我接触了地藏七,正在逐渐吃素。再后来,我给哥哥送过传统文化的光盘,也试图劝他学佛,但哥哥嫂子的高学历让他们的傲慢心很重,不肯接受佛法。后来妈妈也打了七,但是面对不学佛的家人,也毫无办法,只好继续她每天辛苦的家务事。但是妈妈自己吃素了,继父和哥哥总是劝妈妈要吃一些肉。

灾难初露

后来哥哥和嫂子手里有了大概几十万的存款,他们先后从单位辞职,嫂子在雅宝路租用了一间店面,主要是对俄贸易。他们以为辞职后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特长——俄语。但是做生意并不是他们的强项,当时嫂子就完全不懂童装的制作流程,只是拿回来两件样衣就照猫画虎地做童装,哪知道生意做起来,拉链、纽扣、里料等等细节操作起来就傻了眼。好不容易有了订单,可是衣服因质量问题一再遭遇退货。还有很多细节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的生意一直都不顺利。

继父呢,早就有乙肝,嫂子很嫌弃他。妈妈做过几次化验,有抗体,自身有免疫。继父在北京地坛医院先后做过几次化验都无大碍,所以也就没太在意,直到去年十一,被确诊为肝癌,并且已经扩散到肺。我当时正在打七,第四天放生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特别难受,一点也没有放生的轻松快乐之感,后来我才知道是妈妈心里难过的缘故,以心传心。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难过,想想继父以前对我的好,也许我报答的机会真的不多了。

听妈妈说,在这个噩耗之前,家里已经初露灾难端倪。嫂子因为嫌弃继父一直没什么好脸色,一向非常孝顺的哥哥和父亲反目。听说主要原因是哥哥的生意一直不顺利,而继父因为嫂子的原因又不肯出钱,所以他们夫妻对老两口有很大的成见,日积月累,父子终于闹僵。侄子将自己爷爷的身份证复印了十多张,在每张上都写着骂爷爷的话,这是继父在一次偶然中发现的,他深受打击。

后来老两口搬了出来,在北京大运河森林公园附近的小村子里住下,并在附近一家工厂打工。听说哥哥连去都没有去过,也没有问过老两口住在哪里。

几个月后,继父发现肝癌了。我心里酸酸的,一位善良的老人怎么就得了不治之症呢。

后来实在是不清楚什么原因,他们父子的关系竟然非常紧张,继父被确诊的当天哥哥也去了,但是在这之前已经定好了去参加嫂子弟弟的婚礼。继父确诊癌症,哥嫂的行程却没变,走了半个多月才回北京。哥嫂因为这件事一直备受亲戚朋友指责,继父嘴上说没事,可是我能看得出来,他很伤心,只有接到哥哥电话时他才能开心一点。

继父的两次手术是我和妈妈一直陪着,我还告诉可怜的继父:“要是哥哥真的不管您,我是一定会管您的,放心好了!”我还傻傻地陪他憧憬以后的生活,我告诉他要帮我带孩子,我老公一直喜欢狗而没时间照顾,我告诉继父病好了以后帮我养只狗,这些话带给继父很大的希望,可是我很难过,我知道这些仅仅是个美丽的梦想,只是安慰一下继父那颗冰凉的心而已!要是没有继父,我一个小县城的孩子不可能到北京来生活,在这点上,我是感恩继父一家人的。如果继父还活着,我真的愿意陪他继续实现这些美丽的梦,我愿意多吃些苦多受些累照顾他们,只要他能活着,我妈妈就有个家,我就有个完整的娘家!

家道衰败

妈妈在医院陪护时也一直坚持念《地藏经》。妈妈很清晰地做过一个梦,说是家里很多很多动物全来了,鸡飞狗跳的,乱极了。还梦到嫂子用果盘端出来两条小青蛇,还是活着的。妈妈知道,冤亲债主们是不会放过他们了。我非常心疼和着急,可是没有一点办法!

继父其实也打过一个七,但是家里的障碍比较大,终于没能对佛法升起信心。

哥哥嫂子一直到最后也没能把继父接回家去,而是继父用自己的钱在我家附近租了一间两居室。病痛中,继父也忏悔过去的私心,如果当年不是跟妈妈留个心眼买下房子,自己的晚年生活绝对不会这样惨,这些年受够了嫂子的脸色。况且当年15万的房子已经涨到了200多万。如果不是自己坚持要和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说不定还不会得这么重的病,也许自己还能多活几年。

从继父确诊到死亡,只有8个月的时间。继父去世当天,哥哥嫂子还在外忙活侄子上学找学校的事。我认为哥嫂肯定是为了侄子上学而没有学校肯接收的事特别着急,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亲爹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而自己还在外忙呢?那一定是被逼无奈,一向聪明的哥哥心里肯定能分清孰轻孰重的。我在医院里心中默念佛号,妈妈带个小念佛机也一直在唱佛。继父在最后一刻都是很清楚明白的,我问他要不要喝水,他很清楚地回答不要。他额头上沁出汗珠,告诉我他很热。我告诉他要念佛,看到阿弥陀佛就和佛走,一定记住。后来哥哥嫂子回到医院时,就不让我们当着他的面念佛了。我就在心里一直默念佛号。哥哥回来后不到十分钟继父便断了气。

当天我在医院一点都不害怕,我知道佛菩萨就在我左右。我知道继父的神识还没有脱离躯体,我一再在心里默默告诉他快些走,快些走,要念佛,要是大夫发现了会碰你的,并忍住很快要掉下来的眼泪。继父是个好人,他给了妈妈后半生踏实和幸福的生活,给了我心理上的支持和依靠,这一点我是穷其一生也报答不完的。但愿他乘阿弥陀佛的大愿不再受苦。

继父去世还不到49天,哥哥就要开车回老家下葬,尽管我和妈妈一再提醒他要到49天后,可是哥哥不知道什么原因执意要开车回老家。不幸的是在公主岭地段遭遇车祸。当时妈妈正在念《地藏经》,哥嫂没什么事,我妈妈却肩胛骨、肋骨骨折,我放弃工作飞回老家守着妈妈20多天后才接回北京。虽然妈妈在夏天最热的日子里受了很多罪,可是我却一直坚信,妈妈一定是重罪轻报了,否则,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的。

妈妈和继父一起生活13年,这13年中,有欢乐,有痛苦,从富裕到贫穷只是几年的光景。从前几年一路顺利到后来的琐碎小事都能让他们遭受很大的损失,冥冥之中有一种破坏他们的力量,他们所吃过的众生们是一种多么强烈的怨恨力量!

后来妈妈和我一起生活了,妈妈说哥哥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不好,生意赔光了所有的存款,哥哥到处找工作未果,曾经一度抑郁失眠。嫂子雅宝路的店倒闭了,在摆地摊。侄子呢,小升初就没有学校肯要他。由于户口不是北京的,要找人托关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牛栏山中学,一周回家一次。后来听说,孩子在学校也很不顺利,特别不受同学们欢迎,同寝室的同学以他脚臭为由已经被换过好几个寝室。

印光大师开示过:杀业最碍往生。即不往生,更须不食肉。庶免未来偿身命债。念佛吃素往生西方,是世间第一功德事。(文钞三编·复许止净居士书)

我知道,帮助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接触佛法,接触地藏七,其实解决他们问题的办法就在眼前,只是他们一直都不肯相信。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放下嘴里的肉!愿他们早日接触佛法,早日放下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肉食,早回头,早受益。

北京依云(女33岁)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67d4b10101ay5g.html?t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