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对业力的误解——我们应该怎样面对业力?

 

The Problem With Karma,What are we going to do about karma?

作者:大卫•洛伊

David Loy

作者介绍:大卫•洛伊是一位禅修导师、作家,生态佛教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他参与编辑的书有《佛教对气象危机的回应》。  

对业力的错误认知于当代佛教已成一桩过患,对此自欺欺人无济于事。佛教在着重教授“无常与缘起”(进化论和生态学)、“空性”(物理学)、“妄语”(哲学)和“无我”(发展心理学)时有着颇多的现代方法,但在“业力”问题上却不尽然,虽然它是有序整体中不可改变的道德法则,但这并不意味“业力”的教义可以被摒弃或忽视;恰恰相反,这促使我们向这些教法提出质询:“业力”对如今的我们意味着什么?

对业力的理解至少存在两大误区。原始佛教教义中早已明确表示在家居士也能证悟,但如今被广为奉行的在家众的主要作用是护持僧伽。在家众以这种方式获得“功德”,通过积累功德有望实现更好的转世。这种做法将“业力”商品化,成为了一种与佛陀的教诲大相径庭的“精神实利主义”。

业力还使性别歧视、种族主义、等级制度、经济压迫、天生残障等几乎一切现象合理化。依文解义地说,业力可以为政治精英的集权辩护——因为业力,他们理所应当地享有财富、权力和下属,而那些无福的下属也正感受着往昔恶行的果报。倘若一个人的行为和其命运之间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那么社会公正就无需作为了,反正这已是宇宙道德体系的一部分,还犯得着对抗那些不公吗?

正由于这些原因,业力成为了当代佛教最重要的议题之一。究竟它是一种宿命论的学说,还是改变命运的方法?为了明了佛陀的甚深教义,我们需要领会其教法的独创性。

佛教兴起前的印度已广泛接受了业力和轮回,不过婆罗门教法对业力的理解是机械性的:妥善地举办一次吠陀供奉,迟早可导致期望的结果。而佛陀的精神革命,通过专注于思(cetana)(意即‘取舍’或‘动机’)将仪式主义的方法转化成为了一种道德原则。诚如《法句经》所强调的:“心是诸受的前导者和制造者。人的言行若依恶心而起,苦受随之将至,有如车轮追随拉车的老牛;若人以清净之心言行,乐受亦如影随形。”

业力(karma)一词的字面意义为“行为”。按通俗理解,业力法则是一种左右将来某时所要发生之事的方法,而仅仅关注行为的最终结果,如同将马车放到了马的前面,本末倒置地错失了佛陀的革命性本义。

业力应被更好地解读为灵性发展的关键:通过转变当下行为的动机来转变人的生活状态。因此业力不是一种被自我拥有的东西;更准确地说,它就是自我意识,因为人的自我意识能被自觉的选择所改变。正如我的身体是由吃下和消化的食物所组成的,“我”也是由相续、重复的精神状态构成。通过选择改变我的动机,使自己断恶从善。

有首匿名偈子表达得好:

播种思想收获行为

播种行为收获习惯

播种习惯收获品行

播种品行收获命运

应该播种什么样的思想和行为呢?佛法将苦(dukkha)追根溯源至三种常驱使人造作恶行的根本不善业——贪、嗔、痴。它们需要各自被转化为正面的对应物:贪转化为不执著和布施,嗔转化为慈悲,对独立自我的谬见转化为了知自己与他人相互依存的智慧。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仅因为所行,且因为所成而感受业果,是有意的行为造就了我们的所成。换言之,我们也是因此遭受惩罚,而非因为“罪恶”。斯宾诺沙(Spinoza,1632-1677,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说:幸福不是美德的酬报,而是美德自身。要变成一个不同的人就是要用不同的方式来感受世界。面对世界所呈现出的种种挑战和机会,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世界也会以相应的方式回应。

我们的行为方式还包含了由他人组成的反馈系统。他人不仅注意我们的所作所为,还会留意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可以间或骗人,但假以时日,当我的动机变得明显时,品性也昭然若揭。贪嗔痴的动机越强烈,就越想操控世界以达成所欲,结果就是与世界愈感疏离;当他人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更会与你渐行渐远。这种彼此间的不信任促使双方愈发相互利用。

另一方面,如果动机越慷慨、越慈悲、越智慧(了知缘起相依的智慧),我们也会越放松,越能向世界敞开;越是真诚地对待他人,就越不会想利用或虐待他人,他人也因而会越来越相信我们并向我们敞开。以这样的方式,从改变自己的动机开始,不仅仅会改变自身的生活,也会影响到周围的人,毕竟我们不是遗世独立的个体。

这种对业力更自然的解读,并不排除其他关于行为后果的更为玄妙的可能性;业力因果或也有不容易被了知的其他方面。然而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有一点是明确的:通过转变当下的行为动机来转变人们生活状态的业力法则,并不是一种宿命论的教条。恰恰相反,很难想象还有比这更能赋予力量的精神教义。我们不是被动地接受生命中的棘手境遇,反而是通过慷慨、慈悲、智慧的处理方式,以鼓励我们改善自身的境况。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amarnath-amarasingam/the-problem-with-karma-no_b_831093.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净

一校:仁青达吉

二校:马卫丽、圆言

终审:刘奕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