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花团锦簇到青灯古佛

 

——为了证悟,你会放弃一切赋予你身份定义的身外之物吗?

From Fashion To Buddhism, Could You Give Up Everything That Defines You For The Sake Of Enlightenment?

作者:丹尼尔•华纳

www.picnicdontpanic.com的作家和导演

发表于2013.04.05 16:31

Daniel Warner

Writer and Director of www.picnicdontpanic.com

Posted: 05/04/2013 16:31

这周,我的一个朋友会离开他如日中天的服装生产事业。他将关掉iPhone,关闭苹果平板电脑,退出脸谱网、推特微博和其他所有的社交媒体。

他将放弃使他的时装公司得到全世界认可的雄心壮志。他也将结束每天在数百人中穿梭来往的社交生活。

这个星期,我的朋友将成为一名佛教僧人。作为一个局外人,一个骄傲的无神论者,我敬佩他愿意远离这些驱使他不断进取和象征身份的东西。在喧嚣的商业社会中,人们善变的心就是获取钱财的关键。时尚瞬息万变,当然,经典品牌也将继续存在,并且让我们相信,其风格会长存于世。但是为了获得证悟,我们真有足够的勇气去放弃我们的激情、正在壮大的事业、我们的爱情,抑或是我们最中意的饮食吗?就算只是为了积累福报,我们能放弃这一切吗?

环顾这些年所积累并围绕在我身边的东西,不只是物质财富(当然,它们为数不少),也包括我精心培植或已离弃的各种关系和友谊。我的习惯行为和“怪癖”让我每天早晨离开家时,都精心准备好了当天的情绪和行为,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做到真真切切地抛开它们?我尝试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但是当我想到使我日常生活进展顺利的各种细枝末节——例如地铁准点到达,上车有座位,或在截止日期前完成手头的工作,乃至到健身房中我最喜爱的淋浴室中沐浴等等。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放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来进行为期仅一月的冥想和安静的思考。我们中有人愿意放下这些完全可以自己控制的事,以便更深入地洞察到使我们日复一日流转的原因吗?

我朋友决定成为僧人是他自己的决定,与他交流后,我了解到他的寺院生活,与我们绝大多数人目前的生活完全不同。我说的不是精神或道德准则层面,而是指我们的生活方式充斥着细节和散乱,我们的内心永远充满了并不真正需要或无需学会的内容。我们中有多少人会仅仅因为咖啡师没有按照喜爱的方式调制咖啡或是没有收到群发邮件而被惹怒呢?

我们中又有多少人能真正集中精力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或是关注我们应该关注的人呢?专注于有建设性的事都是如此困难,而当我们专注于自己时,也通常只是关心我们的头发多么好看,而不是“今天怎样才能使自己变得更好、更平静”。

“给我什么我就只吃什么,不能要求任何东西,我得睡在地板上,轻声细语,只睡很少的觉,吃得也很少。从每天醒过来的那一刻起,就要时时训练忍耐、自控力和自我觉知。作为僧人,关键是要觉知自己的起心动念。不去渴望任何东西,不屈服于饥饿,抑制性欲,甚至连想都不要想。当我走路的时候我只专注于行走,当我冥想时,就只专注于冥想。” 

听起来像地狱,不是吗?严肃地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或者我是否愿意去做。我甚至想过,或许这只是他想逃离时尚圈的轻浮和潜在的虚伪而制造的完美借口,但时尚业是我朋友的事业,而且他很擅长。出家的决定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或“我需要给自我来个放松的假期”等诸如此类。这不是一个“美食,爱,祈祷”的探索之旅,这是他个人的决定,也是他修持的一部分,受他的教育背景,以及他如何做出人生选择的核心观念的影响。

在与马克交谈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出家的原因——想要远离一种某些人认为是光鲜的,而另一些人则觉得毫无意义的生活。对他来说,退出原有的生活,让生命呈现原本的样子更有意义。但是他太受理想的因素驱动了,他的公司可是他财政上的生命线啊。老板不只是去度假了,他成为一名僧侣,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他会回来,但是却永远地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我出家前不久,一个美国朋友说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作为佛教徒还可以活跃于时尚界。我对他说,你可以从事任何行业,无论它的环境多么尔虞我诈,你仍然可以是个佛教徒。如果你没有和那些负面情况联系起来,不去制造它们,不把自身置于这种消极情况之下,十有八九你会发现自己和它们没什么瓜葛。我的一些朋友是无神论者,说他们不相信佛教。我对他们说,即使都是骗人的,即使业力、轮回、功德都不存在,至少我学到了一门心理学,知道了如何简化自己的生活,也知道怎样让我的每个行为都出于善念……如此,好事还不会因之而来吗?”

我不是佛教徒,但对我来说,这些正是我在尝试,并让我过上自己想要生活的一些简单原则,不过我仍然不知道我是否能牺牲那些令我生活舒适的小小便利,还有那些令我更强大的人际关系,而去为获得真正的平静或我们大部分人所追寻但又难觅其踪迹的“证悟”而努力。从马克的人生旅程中,我们得出的最激励人的一点是——他也不确定自己会发现什么。

我曾问他最挂念的是什么,他告诉我是他的合伙人。他很难放弃他的生意,这使他无法不关注,但他也确信没有他生意仍然会继续。虽然我的朋友曾从事的是时尚行业,但他不会再留恋剃掉的头发、眉毛或昂贵的牛仔服。他也不再会去注意曾经期盼的假日和休闲,因为他将会披着绛红色的袈裟盘腿打坐,享受平和的寂静。

我不知道绛红色是否是当下的流行色,但我想,从托马斯•马克•泰勒的例子中,我们最终得知,一旦你处于时尚行业中,就不可能彻底地离开它,即使当你成为一名僧人的时候。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daniel-warner/from-fashion-to-buddhism-_b_3004524.html?utm_hp_ref =佛教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隆信

一校:圆精、明心

二校:圆阳、圆莉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